娱乐城(1)

娱乐城(1)

长篇连载:

长篇小说《娱乐城》内容简介:

灯红酒、藏污纳污的娱乐城,让多少人洗尽了铅华,现出其本来面目;软香温玉,裙裾飘飘的小姐们,今多少权贵铤而走险,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围墙高大、铁门危耸的娱乐城,使多少受骗少女生不如死,堕落沉沦。

曾当过知青的殷红军,在边远的山村里吃尽了苦头。村姑“小芳”给了他慰藉,并怀上了他的孩子,他返城后,她嫁了别人。殷红军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掌有实权后,誓将失去的青春岁月弥补回来,他疯狂地吃喝嫖赌。这天,他在娱乐城与一位小姐亲热时意外地发现,她竟是他的亲生女儿……

怪异的情感,复杂的亲情,爱恨情仇,生生死死,带给你深层的震撼!

 

 

第一章

                                一
     正值农历六月二十几的月黑头,太阳一落下山去,黑夜就像渔网撒下来一般,把整个大地都罩严了。惟有方唐镇这块小天空是另外一片天地似的;那十几处娱乐城的霓虹灯如同一只只卖弄风情的媚眼在向路人闪着迷人的光束,也把方唐镇这片天地都照得妖媚起来。

方唐镇离县城十来公里,镇子紧靠山边,是全县最边远的一个小镇。这里的土地贫瘠,人们没有“靠山吃山”的优势,惟有流过镇中间那条被称为麻柳河中的水是从山谷中淌出来的 ;其水清澈透明,据说可以直接装瓶当矿泉水卖。那河里“咚咚咚”的流水声清澈悦耳,河 水长年也不会断流。随着季节的转换,这声音或变成轻柔舒缓的慢板,或如急急匆匆的中年 汉子在跑步;或像被惹怒了的彪形大汉在河中狂奔。

麻柳河边长着两排弯腰擦地的柳树。柳树撒下的枝条像女人头上的长发;却又比女人的头发 更显得翠绿葱郁,水灵灵的逗人喜爱。河两边是公路也是街道,但方唐镇真正的交易市场却 在与麻柳河成丁字形的一条老街上。方唐镇镇政府在西街的终点。这条麻柳河两边近几年来才建起了楼房。当你白天来到麻柳河边,那青青的柳树,那两排崭新的楼房,无处不显示出 这是一个繁荣的山边小镇。

方唐镇是以方氏和唐氏这两个家族的姓氏而得名的。两大家族泾渭分明,就是建房也有一条不成文却又不言自明的规矩。方氏家族的人建房一般都在东边。唐氏家族的人建房一般都在西边。在麻柳河的中段有一座才建起不久的桥,桥的两边各开了一个娱乐城。东边那个 取名“半生缘”娱乐城。西边那个娱乐城取名叫“明月楼”。明月楼娱乐城是一个名叫唐昌金的人开的。

这时,一个小女孩从明月楼娱乐城那扇半开着的卷帘门里扭着屁股走出来,嘴里还跟着娱乐 城内的音乐声在哼。看年龄不过四、五岁的样子,那扭动的样子如同在地上曲线滚动着的一只足球。

正在这时候,一辆长安双排座拖斗车忽然从公路上驶下来,两道光束朝小女孩射过来,她慌忙朝一边躲去。汽车在小女孩身边稳稳地停了下来。随即从车门口伸出一个圆圆的脑壳, 对小女孩喊道:“你是唐小倩吗?你是‘二十一世纪’吗?”

小女孩终于看清了正在关汽车门的人。她不紧不慢地也学着来人的腔调说道:“你是吴老板 吗?你是吴嫖客吗?我是‘二十一世纪’。请里面坐吧!伍琳琳小姐正等着你呢!” “‘二十一世纪’,看我扇你两个耳光!”关好车门的吴老板吴财富就跑来追这个小女孩。人称“二十一世纪”的唐小倩拼命地朝娱乐 城奔去,嘴里喊着:“外公,外公!”

明月楼娱乐城里走出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就是这明月楼娱乐城的老板唐昌金。 他一把将外孙女抱在怀中,吴财富也追来了,举手就要打“二十一世纪”的屁股,嘴里还责问道:“谁叫你喊嫖客?谁叫你喊嫖客?”

唐小倩的外公抱着她打旋子,吴财富的巴掌始终没有打在“二十一世纪”的屁股上,却不小心将巴掌打在唐小倩的头上,唐小倩顿时觉得眼冒金光。但这一切连唐小倩的外公唐昌金并不晓得,他还在教唐小倩要喊吴老板叫吴先生:“以后不准乱喊人了你晓不晓得?”   

“不准乱喊人啦你晓不晓得?!”吴财富又重复着。

唐小倩冷笑一声,你矮胖子吴老板算啥东西?你这一巴掌把我打成了神童,我要你晓得神童厉害。“吴老板,你白天像教授,夜晚像禽兽。”

“啊!你这‘二十一世纪’是跟哪个学的?说,你到底跟哪个学的?”吴财富又要来打她的 屁股。唐小倩却正色地说:“你再打还有好听的,你打呀!”

吴财富居然被唐小倩的严厉的气势吓得不敢动了。他扭头对唐昌金说道:“唐老板,不晓得你们唐家是那辈人修得的福气,才出了个小神童外甥女。”

唐昌金说道:“都是你们这些老板来教的坏话,不然她咋晓得这么多?才四、五岁的人呀!吴老板你说是不是?好了,你快进去唱歌吧。”

吴财富满面笑容跨进了明月楼娱乐城,他满以为与他相好的伍琳琳小姐会从里面迎出来,把他接进 包间里去。但大厅里并没有她的影子,吴财富开始那一刹时间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他正要回过头来问唐昌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恰巧从舞池中走出一个袒胸露臂的风骚小姐来,那一声“吴老板”把他浑身都喊得麻酥了……

二

吴财富转过头去一看,只见从包间中走出一个穿着齐腰的背心,那两个乳房像小山似的叠立 在胸前的高个子小姐。吴财富本想去抓住那两个乳房来玩玩,又怕伍琳琳忽然从阴暗处走出来扯他的耳朵。吴财富那双淫邪得像死鱼般的眼睛老盯着这位小姐的胸前不移动。在明亮的电灯光下,吴财富觉得那两座小山不断地起伏着的波浪,真好看啊。

许久,吴财富才将目光往上移动,直移到那位小姐的脸膛上。小姐的脸上很是遗撼地起着好些红色小山头。只看脸上,吴财富心里就凉了半截。刚才的情绪便消失殆尽了。

“丽丽大姐,你好。”吴财富到底认出这个小姐来了。

“吴老板,你咋不喊我阿姨?丽丽大姐,未必本小姐就老得很吗?告诉你吴老板,我只比你的那位伍琳琳小姐大三个月嘞!”

“你到底大了三个月,我叫你丽丽大姐还是没有搞错嘛!”

丽丽向吴财富要了一支香烟,自个儿点燃抽着。一口烟从她那张不太小的嘴里喷出来,烟 雾几乎把吴财富包围了。“大姐、大姐的,喊得好亲热,算你吴老板还有一点孝心。”停了停 ,丽丽不等吴老板开腔又说道:“今天我们几个人想好了一个游戏。看你吴老板能从哪一个包间中把你的伍琳琳小姐找出来。”

吴财富笑道:“这明月楼娱乐城巴掌大的地方,找个人还不容易?等我把车开进来再说。” 一边说着,一边往门外走。吴财富把汽车从另外一道门口开进去。原来这明月楼娱乐城 一共有四个门面,全是一色的铝合金卷帘门,吴财富开车进门后顺着围墙开进了长二十米, 宽十米的一个小院。后围墙边一排小楼,下面是一排四个小包间,上面是隔开的八个小姐住的单身寝室。吴财富将车开进去靠在围墙边将车停好。此时,丽丽小姐也从大厅里出来站在吴财富的面前。“吴老板,开始吧!”

吴财富把汽车钥匙边走边往皮带扣子上挂,对丽丽淫笑了一声便走过去用手推开第一间小包间的房门。吴财富把背向着门口看电视的一位小姐的露肩膀抓住往上一提,正看电视的小 姐立即站了起来,原来是一个矮个子胖小姐。只听这位名叫茜茜的小姐粗鲁地骂道:“妈哟,你搞错没得哟!”待茜茜看清楚是吴财富时,才将那快要骂出口的脏话咽了回去,脸上又铺上了一块笑布。“哦,是吴老板来了嗦,咋个开起这种玩笑来,今晚又要请我们吃火锅嗦?”

吴财富开始愣了一下,直到这位小姐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一阵,他才看清楚了这位说话的人是这明月楼的胖小姐茜茜。吴财富看不起茜茜小姐,但茜茜爱跟着伍琳琳去吃零食,所以 就混得比较熟。吴财富说道:“我以为提起一个草堆堆哟!”

“吴老板,这胖有胖的味道。你老在娱乐城里浪荡,这点道理你都不晓得嗦?唐明皇就喜欢胖子女人杨贵妃嘛,你没看过那部电视剧?”

吴财富说道:“这娃娃鱼爬上树——横看竖看也不是人。还想当杨贵妃。”吴财富说着就走出门去了,茜茜骂了一句脏话吴财富假装没听见又要去打开第二个包间。正在这时候,唐昌 金也走了过来,问道:“吴老板,你坐哪个包间?今晚都喜欢唱哪些歌?我好叫人给你放影 碟。”

“唐老板,今晚伍琳琳在跟我藏猫猫,等我抓住她再说。”刚要转身才反映过来,这唐老板为的是钱。“没关系,从现在起你就开始算台费吧。”吴财富康慨地说着又去开第二个包间。他肯定地想,伍琳琳一定会在第二个包间里。

唐昌金看着吴财富往第二包间里去了,不禁暗暗地摇了摇头,心想:这吴财富硬是不值得。听说他家过去也不怎么富裕,因为他父亲是村主任,所以才把村上的土砖瓦窑承包了。这三 年来他的确也赚了些钱,但现在成天在这娱乐城玩,我看他迟早要变成讨口叫花的人。可是他们这些人不来娱乐城玩,我这明月楼娱乐城咋个开得了门?我修房子借了那么多的债咋能还?我这是替人穷操闲心。他不变成乞丐难道让我唐某人去讨口?管他娘的,要得富走险路 。既然上了这条贼船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俗话说,鸭子不屙尿——自有它的去路。

唐昌金正在边走边出神,外孙女又在外面喊了起来。他顾不得多想,也不管吴财富又在哪个包间里怎样鬼闹,便急匆匆地朝卷帘门外跨了出去。

此时,吴财富已经来到第二个包间门口,一掌便把那门推开了。里头正有一个小姐在那架单人席梦丝床上睡,一台旧电扇有气无力地对着小姐扇着风,一张花手巾搭在小姐的脸上一起一伏的,随时都会被风吹掉似的。吴财富有些兴奋,心想这次定是伍琳琳无疑了。他轻脚轻手走过去,对着躺在沙发上的小姐大喊一声:“起床了!”躺在沙发上的小姐吓得一下子就 站了起来。吴财富也吓得退了几步,因为那小姐的个子比吴老板这个中等个子男子汉还要高 。

三

唐昌金听到外孙女的喊声,忙跨出门来,却不见唐小倩的身影。唐昌金感觉得很奇怪。他 朝四处看了看,在远处,有两个一高一矮的黑影子站在那里,唐昌金便大声喊道:“小倩!唐小倩!”一边喊着,一边朝那一高一矮的黑影走了过去。

原来,唐小倩正被她的外婆拉着。不知为什么,她外婆却不准她回答外公。直到唐昌金走到她们的跟前,他才从黑影中认出是自己的婆娘刘光碧。唐昌金竟然有些生气——这婆娘走到 这门口却不进门,啥子意思嘛!未必硬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光碧,走到门口又不进门,你这是装啥怪嘛!”

唐昌金的老婆没有说话。其实,刚才一路上想好要说的话她现在却一句都说不出来。刘光碧能对自己的男人说自己在家里整天提心吊胆地为他操心吗?外面的传言她不可能不往心里去的。因为她听说,有位娱乐城的老板就跟自家的结发妻子离婚,与三陪小姐搞到一堆去了。又有一回,她刚走到隔壁邻居中去,一大群人的嘴巴像立即被贴了封皮似的,连蚊子声音都 没得。脸皮又麻又烫的她觉得像有虫子在脸上爬一般,恨不能往土里钻。但是世上也没有不漏风的墙,刘光碧终于从长舌的女人嘴里了解到了真相:人们都在传说明月楼娱乐城里的老板唐昌金也经常跟一位三陪小姐上床。刘光碧这才读懂了人们眼睛里的同情和怜惜的目光。也许人们会说,下一步唐昌金就该与她刘光碧离婚又同娱乐城的三陪小姐结婚了,那才是三九天吃冰棒——令人寒心嘞!刘光碧前思后想怎么都想不通。想当初家里很穷的时候,自己 屋里屋外勤扒苦做,使唐昌金能够安心地在外做猪儿生意,家里也逐渐富裕起来,还修了一套四合院瓦房。唐昌金时常说再也不想往外跑了,他做梦都想在这方唐镇当一个坐商。于是 ,两口子多年来的心血就压在了这栋楼房上还不算,债务又一次压在了两口子的肩头上,使他们缓不过气来……在唐昌金那句“要得富、走险路”的思想指导下,他们办起了明月楼娱乐城,并招来一些妖艳 的小姐在娱乐城里搞起了违法的三陪营业。刘光碧很难得走进这栋新房。虽然老屋离这明月楼只有一里多路,她始终守在原来那座四合院瓦房里;刘光碧舍不得离开自己用血汗修建起来的这几间房子,现在也被人们赞叹不已的四合院瓦房。想着,刘光碧说道:“方唐镇这个名字没有取好,不晓得老祖宗咋会取这个镇名。他爹,只要这人不荒唐,这名字又能管啥用呢?当真话这名字又不是菩萨,能管啥子用呢?他爹,你说是不是?”说着,刘光碧 将站在地上的外孙女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唐昌金顿时有些怒火升起,他说:“光碧,看你说些啥子话,我们都是老夫老妻;我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未必还……”唐小倩冷冷地看着外公。心想,外公现在还糊里糊涂,我要刺他一刺。她打断外公话歌唱般地说:“如今世道硬是怪,五六十岁才学坏。嘴里唱着迟来的爱,怀中抱着下一代。”

唐昌金张着嘴许久也没有说出话来。虽然是黑暗里他也把外孙女看了老半天才气得大声吼道 :“指拇大的人,你尽学些坏话,以后不准你在娱乐城玩了,跟你外婆回去守老屋。再说这些坏话看我不打你!”

“外公,倩妹是二十世纪的神童,二十一世纪的天才,你敢打?”

唐昌金就再次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刘光碧说:“他爹,童言无忌,百事顺遂。你自家注意就是了。倩妹跟我回老屋去了。”说完,也不给丈夫说话的机会,便背着外孙女往老屋去了。 

唐昌金望着妻子远去的身影,却不知如何是好。这些年来,妻子顶着半个多家,他除了四处赶场当猪儿贩子,大田里的生产从未过问一下,那两个女儿长大后读书,以及后来大女儿出嫁,小女儿招郎上门,还有唐小倩出世,全是妻子一个人操劳。其实妻子啥子都过得去,就 是对开娱乐城十分反感,她宁愿小女婿去外地打工,也不准来娱乐城帮自己的忙。可见她这人的脑筋是多么的顽固不化。她一个家庭妇女咋晓得这世界变化有多大。虽然经营这娱乐业就如同杂技演员在走钢丝绳,但不走这条险路又如何能把修房欠下的债尽快还清呢?唉!由她去吧。正在这时候,两束汽车灯光朝他射过来,又有客人来到了明月楼娱乐城。唐昌金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怔了怔神,便朝汽车迎了过去。

汽车门一打开,就下来几个人。这些人没有看见唐昌金,于是有人便大声地喊道:“唐老板 ,接客哟!” 声音自然传到了隔壁,邻居屋子里一个男人低声地骂道:“跟你们这些开妓院的人做邻居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骂声刚落,又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小声些,莫让你昌金哥听见了。你自家有本事也去开一个嘛!”隔壁果然就悄声没气了。

四

吴财富见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小姐比他还高,不禁倒退了两步。他睁大眼珠子一看,这又不是伍琳琳。从后面跟进来的丽丽说:“吴老板今天硬是把油吃多了,眼睛也起雾了。连伍琳琳小姐的气味都闻不出来嗦?”

吴财富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他说:“我今天是一个斤斗栽到花丛里了,咋全碰到些美女呢 ?我吴某人行了桃花运了是不是?你们今晚这游戏硬是整得安逸。这么多的美女与我见面,难得呀!”

高个子小姐娜娜此刻才用鼻子冷笑一声说:“看吴老板这样子倒是个有钱的主儿。可你晓不 晓得,有一类老板越有钱越吝,光想捡便宜,哪有一点老板的气概、有钱主儿的德性。呸哟 !”

吴财富仿佛被这位高个子小姐批得矮了半截。他把娜娜重新看了几眼,这才回过头来对丽丽说道:“我都是金钢钻,却碰到了这么难钻的瓷器活。走,难得跟她蚊子咬秤砣——操嘴劲。等我有空再来跟你娜娜小姐摆龙门阵。”吴财富说着就要往外面退。而娜娜本来就不想理这位伍琳琳的相好,只因为刚才吴财富破坏了她在电扇风下所做的好梦,才气得跟他说了些 刺话。但吴财富在这明月楼娱乐城舍得花钱是出了名的。谁也不知他在伍琳琳小姐身上花费了好多银子。娜娜常常羡慕伍小姐攀上了这一个有钱的老板。

从娜娜那个雅(包)间冲出来,吴财富看了一眼第三个包间,他只看了一眼竟跨过去直截了当地推开第四个包间。这个包间中正有一个小姐背着门口在看电视,看那背影必是伍琳琳小姐无疑,吴财富便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

当吴财富那张嘴刚要碰到小姐的脖颈时,小姐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回吴财富没有后退 ,这是因为这位小姐有同伍琳琳一般苗条的身材,脸面又是与伍琳琳一样鲜艳。吴财富先是神经质地愣了一下,不禁脱口说出了一句调侃的话来:“先人板板,伍琳琳给老子藏猫猫,把老子惹得心急火起,等会找出她来,我要给她好看的。”

这位站起来的小姐转过头来一看,见吴财富神经兮兮的样子,不禁笑道:“这有啥嘛,吴财富没有伍琳琳陪你唱歌也可以玩嘛!”

吴财富认真地看了看这位小姐的表情,又忽然笑着伸手去摸了一下小姐的脸盘子,说:“我 当然是求之不得想跟你玩,只怕是你们一会儿就去把琳琳小姐找来扭我的八频道,那就惨了 。”

跟在吴财富后面进包间的丽丽说道:“难怪伍琳琳对你吴财富放心得很。吴财富当真是一往情深哟!我们都该为伍琳琳高兴才对。娟娟,你说是不是?”

原来这位小姐是娟娟。吴财富很认真地把这个名字记住了。他胸中那颗贼心在想,也许将来 有一天这个娟娟小姐能够成为伍琳琳的后补也未可知。他正想着,只听丽丽说道:“吴财富 ,我们今天几位姐妹对吴财富的考试你吴财富还算基本合格。现在我们几个也不难为你了,去找你的伍琳琳吧!”

吴财富还想上前去亲娟娟一口,但丽丽挡住了他伸过去的长嘴。吴财富有些遗憾地往包间外退去,嘴里同时说道:“娟娟,我们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吴财富出了第四个包间,站在门口一看,如今只剩下这最后一个包间了。伍琳琳不在这个包间里又会在哪里去呢?这回看你往哪里跑!想着,吴财富便来到自己未曾进过的第三号包间门口。他猛地推开门,大声地喊叫着冲了进去。 然而,包间里除了电视机里正有一个女歌星唱着那首“你可知道……”的歌声外,连个人影影都没得。吴财富愣了一下,他晓得了——伍琳琳一定在她的睡房中等着自己。吴财富又慌 忙退出来,风急火急地要往楼上小姐们的住房间去找伍琳琳。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唐昌金带着几位客人从大门外走了进来。正在爬楼梯的吴财富回过头来一看,只见唐老板带着客人中为首的是一位戴眼镜的知识分子模样,大概有五十来岁。他曾 经几次在明月楼娱乐城碰到过这个眼镜。但他从来就没有去打过招呼,或者认识一下。他自知自己是个老土,没有啥文化,看那人那么高雅的样子,自己也许难以跟这个人搅合在一起的。现在他也难得跟这些人打招呼,扭过头去继续往楼上爬。

唐老板看见吴财富的样子,忙喊道:“吴老板,你慢些走,慢些走。”

吴财富也不答应,自顾自地往楼上去敲开每一道小姐的寝室门寻找伍琳琳小姐。

几位客人被唐昌金安排进了包间里唱歌。随及,唐昌金又招呼道:“娟娟、娜娜、丽丽、小张、小胡你们该上班了。”

不一会儿,包间里便响起了“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的歌声。

五

吴财富推开伍琳琳小姐住的寝室门,脸上立刻灿烂地笑起来。他本想找着伍琳琳后给她来一个猫洗脸,但伍琳琳那甜蜜的,白里透红的脸上有两个逗人爱的酒窝窝在向着他微笑; 还有她那额前的刘海把那张圆脸衬得好可爱哟!吴财富已经没有力气去责备伍琳琳小姐了。 他就像一个喝醉酒的酒鬼,还没有走到床边屁股便朝伍琳琳身边靠了过去。

伍琳琳说道:“今天咋一进门就这么色迷迷的嘛!”

吴财富说:“你今天跟我藏猫猫。你伍琳琳就是跑到天边去,我吴某人也可以把你抓出来。你信不信?”

“吹牛,你吴财富除了吹牛啥也不行的。”伍琳琳望着吴财富那一副五短身材的样子,脸上被一层阴影盖住了,那张嘴巴高高地翘起,很有些不满的样子。吴财富想缓活一下气氛,便想将自己的嘴凑过去亲热。谁知却被伍琳琳用手挡开了。伍琳琳又说道:“你说在城里给我买一套住房为啥还不兑现?”

吴财富一脸的委屈,忙说:“忙啥嘛!”其时,吴财富的心里也有难言的苦水倒不出来。原来自己的确也赚了一笔钱,不过在这明月楼娱乐城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如今他手边上也不过几万元现钱,给伍琳琳购买一套房子后他那砖瓦窑的生意也会倒立起来资金就无法转动了。伍琳琳又问:“是不是你屋里的那位妇女主任把钱给你管起来了。”

吴财富既点头又摇头,但终究不好与伍琳琳说得太深沉。吴财富的妻子高菊花,当年也曾经是全村的标牌美人,要不是自己的老父是村主任,要娶到高菊花恐怕是件相当艰难的事情。去年,吴财富的老婆还被选为村妇女主任,听说正被定为入党积极分子在接受村党支部的考验。但是,自从他把性病传染给他老婆高菊花后,时常都见她有些神经兮兮地看着一样东西出神。有时吴财富也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婆娘,因为他一次又一次将性病传染给高菊花。她那嫩白红润的脸色也逐渐变得焦黄了。但只要吴财富跨出自己的家门,这一切都忘记了;因为多情的小姐正等着他去过花天酒地的生活。从吴财富认识伍琳琳那一天起,他认为这是至今为止最让他赏心悦目的三陪小姐和性伙伴。他在这明月楼娱乐城里已经玩得不能自拔了,每天都要开车走很远的路来到明月楼娱乐城。他要守住伍琳琳,不能让她去陪任何男性客人。

见吴财富不开腔,伍琳琳知道这个“财神”又在想他的妇女主任了,便刺他说:“你是不是害怕屋里那只母老虎?要是真的是这样,我们好合好离嘛!”

吴财富看了伍琳琳一眼,额头两边的太阳穴又红了起来。他大声地对伍琳琳说道:“我就是流氓我还怕哪个?”

伍琳琳哼了一声说:“你不是说你有四怕吗?你一怕公检法,二怕国地税,三怕坐台小姐,四怕黑社会。只是这第三怕我一直闹不明白。你何需怕坐台小姐呢?”

“狗日的你不晓得。我有几回跟坐台小姐上了床都患了性病。那不跟杀手一样么?你说我怕不怕坐台小姐?但自从跟你好上后,我再也没患性病了。”吴财富说着,眼神里露出感激的目光来。

“不是有首歌叫‘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吗?”

吴财富立刻接口说道:“不采白不采。”

伍琳琳看了吴财富一眼说:“真的狗改不了吃屎。”

吴财富刚要说什么,只听下面包间中有人说话了。伍琳琳站起身走到窗前一看,只见那个戴眼镜的客人正在跟唐昌金说话。借着昏暗的灯光,伍琳琳几乎看着那人不转眼了。吴财富跟了过来,见此情景心中顿生醋意,他真恨伍琳琳有些见异思迁。今晚幸得自己还在这里,如果不在,还不知会出什么事情呢?他又站了一阵,见伍琳琳还在目不转睛地往下看,便讽刺道:“这楼上哪里看得清楚,就是有三千瓦的电灯也是看不清的,干脆下去吧!” 伍琳琳见吴财富吃这人的醋,心里反而有些高兴。“你是要跟这人学一点东西。听说这人是 城区粮站的站长。你看他哪像什么站长,简直就像个大学里的教授。”

“白天像教授,夜晚像禽兽。”他脱口说出唐小倩刚才说的话。

“你们男人哪个说得起硬话。你也是吃着碗里的,又看着锅里的,那颗色心好像永远也难满足。”说着,便往床边走去。吴财富也跟了过去。正在这时候,只听见唐昌金在下面对大堂经理说:“吴老板今夜又要在这里过夜了。你上去收他一百元的过夜费。”

伍琳琳说:“听到没有?你给我买了住房哪有这事。”她想了想又对吴财富说道:“不如这样,我们在邻县县城去租门面做生意,我们两个人不是可以两全其美吗?”

吴财富像是顿开了茅塞,笑着说道:“今晚这句话算是瞎子戴眼镜——聪(充)明。”伍琳琳见吴财富同意了自己的意见,撒娇地往吴财富身上靠去。

上楼来收银子的大堂经理听见里面的淫笑声,在楼梯上吐了口水,说声“倒霉”便转身朝楼下跑去。
                                  (待续)业余作家网,编辑部

11,082 ° 来自:PC 未知位置

13 条评论

  • israel escort girls israel escort girls 2014-2-5  10:26 | 未知位置
    Really Good Work…. You Helping People A lot
  • Lora Lora 2013-10-8  15:51 | 未知位置
    important information. It’s really useful. Thanks
  • Kate Kate 2013-9-29  22:47 | 未知位置
    Here a wealth of information here. Thanks! I’ll be back for more
  • 业余 业余 2012-2-17  20:52 | 未知位置
    很久很久以前,谎言和真实在河边洗澡,谎言先洗好,穿了真实的衣服离开,真实却不肯穿谎言的衣服。后来,在人们的眼里,只有穿着真实衣服的谎言,却很难接受赤裸裸的真实
  • 洲 2012-2-16  23:05 | 未知位置
    忙碌是一种幸福,让我们没时间体会痛苦,奔波是一种快乐,让我们真实的感受生活,疲惫是一种享受,让我们无暇空虚,愿你的生活多姿多彩,永远开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