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是中国战略大师

毛泽东是中国战略大师

 

毛泽东是中国战略大师

王鲁湘:1857年恩格斯在《英人对华的新远征》一文中曾经说过,在一切实际事物中,而战争是极其实际的,中国人远胜过一切东方人,因此毫无疑问,英国人一定会发现中国人在军事上是自己的高材生。进入21世纪以来,东方的战略文化也越来越受到世界的重视,什么是东方战略,东方战略和西方战略有什么差异,中华传统文化构建出了一个怎么样的东方战略体系,如何研究并加以应用。有关这些问题,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战略研究专家洪兵教授,他给我们演讲的题目是《东方战略学》。

解说:洪兵,战略研究专家,曾担任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室主任、战略学博士生导师、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副会长。洪兵教授多年从事专业战略研究工作,主持过国家和军队多项重大战略课题研究,提交战略研究报告上百份,具有深厚的战略理论功底和丰富的战略研究经验。出版的专著有《走出战争迷宫》《国家利益论》《剖析“美国利益”》《中国战略原理解析》《孙子兵法与经理人统帅之道》《毛泽东战略智慧与现代商战》《克林顿》《第一野战军》《美国要打太空战》等。近些年来洪兵教授非常关注经济领域的战略研究,全力推动“向东方学战略”“向军队学管理”两大工程,提出了“真正的战略在中国”的观点。

王鲁湘:洪教授,一谈到战略我们就,至少我们这些男人们,一个个就热血沸腾,认为这应该是一个男人展现自己大智慧的一个专业的领域。那么大家也都在谈战略,可是又很难说清楚战略,因为战略毕竟我们研究的是一个很宏大的一个问题,是吧?那么我们怎么理解,比如说什么层次的问题才是战略问题,什么层次的问题才是战术性的问题或策略性的问题?

洪兵:它这个战略问题,它是一个全局性的问题,是一个长远的问题。一般来讲,战略讲统帅之道,它是上智者的学问,需要大家,特别是这个高明的统帅(来把握)。那么战术问题一般都是讲细节问题、具体问题、眼前的问题,那么战术问题是在战略问题之下,它是受战略指导,跟着战略走的。

王鲁湘:那么战略思维或者说战略学发不发达,可能是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国家的软实力的表现,或者说集中的体现了这个民族高深的智慧,那么这种智慧是深刻还是浅薄,可能看这个民族或者这个国家的战略学,是不是有很多的系统性的,出过一些大家,或者说有没有这一方面高深的专著,那么在这一方面咱们中国怎么样?

洪兵:中国应该是发达的。很多的中国的大量的专著,像《孙子兵法》《尉缭子》还有《李卫公问对》《六韬》等等,像毛泽东还有一系列的战略著作。

王鲁湘:对。

洪兵:这些战略著作从解析战略理论的深度和广度,我认为都远远超过西方的一些战略著作,应该说中国的战略学还是很发达的。

王鲁湘:很发达的。那么我们熟悉中国军事史的人,就知道再往远一点说,像鬼谷子、吴起、孙膑。

洪兵:你对战略很熟悉。

王鲁湘:孙武,再往中间一点说,像张良、诸葛亮,往近一点说,当然就是比如说像毛泽东、像刘伯承,包括像白崇禧,这是不是都算得上?

洪兵:怎么说呢,我对毛泽东这肯定是(算得上),因为他这个战略下边有战役,还有战术。

王鲁湘:分层次。

洪兵:我认为在中国称得上战略大师的是毛泽东。

王鲁湘:毛泽东。

洪兵:那么这些人像我军的将领,他是在毛泽东的战略指导下组织这些战役,当然他对毛泽东的战略思想,还是有深刻的理解,深刻的一些展示,包括在战役当中做了一些发挥,这个是都有的。

王鲁湘:都有的。

洪兵:但是我最佩服的还是毛泽东。

王鲁湘:还是毛泽东。那么战略思想的表达,你看东西方可能有一拨不同,你比如说我们集中体现中华民族战略智慧、战略思想的,像《孙子兵法》是吧,言简意赅,就那么一些字,几千个字。那么像西方这个军事战略思想,这个最有名的代表性的著作,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是吧?有几十万字。那么为什么这种表述不一样,那么像东方的这种表述,包括毛泽东,毛泽东他表达他的战略思想的时候,也是言简意赅的,要言不烦的,这种语言的表达,东西方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

洪兵:它是这样,中华文化它在表述一些高深的战略理念的时候,它都有一个特点,强调形象,强调意会。因为很深的道理的时候,恐怕用语言很难表示清楚,那么这种形象和意会在《孙子兵法》里边,在很多兵书里边体现得非常明显,你比如说有一个战略范畴叫“势”就形势、态势那个“势”这个“势”字是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概念。如果你要是研究战略,要进行战略运作,你不理解这个“势”,不把握这个“势”的内涵,恐怕你只是一个不及格的水平。

王鲁湘:对,很多的将军在打仗的时候,到最后都说,势去矣,就是不要再往下坚持了,是吧,势去矣。

洪兵:但是这个“势”字,很难有人给它下一个定义,讲不清楚,我找了很多定义,我也试图斗胆给它下一个定义,也很费劲,下不清楚,最后在《孙子兵法》里边,就是两个比喻,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转圆石于千刃之山者,势也。把一块圆圆的石头放在山上这就“势”,当你领会了这个比喻的时候,你一下就把它那个内涵,意思全明白了

洪兵:《东方战略学》总结出13个字  最核心的一个字是“柔”

王鲁湘:您也受到了东方的这种战略思维的深刻的影响,您把《东方战略学》也总结成简单的十几个。

洪兵:十三个字。

王鲁湘:那么肯定您一会儿要说到这十三个字,但是我想问一下这十三个字中间,您认为哪一个字是最核心的?

洪兵:这十三个字当中最核心的一个字是“柔”。

王鲁湘:“柔”?以柔克刚的“柔”。

洪兵:以柔克刚的“柔”。当然了,不同的专家也有不同的理解,有的认为是“胜”有的认为《孙子兵法》里边的核心思想是个“诈”,这个我都不同意。我认为是“柔”,因为什么呢?这个“柔”字它把整个孙子,东方战略所有的用兵的统帅的一些高深理念全部融在一起,你比方说《孙子兵法》也好,毛泽东也好,都强调避实击虚。

王鲁湘:对。

洪兵:强调以迂为直,强调兵无常势水无常形,那么这都体现了一个“柔”字,都体现了“柔”,而且这个“柔”字是最有力量的,是最有战略内涵的,你一旦掌握了这种柔性,可以说是战无不胜。

王鲁湘:老子早就说过柔弱胜刚强。

洪兵:对,就是这个意思。

王鲁湘:柔弱胜刚强。

解说:向东方学战略,什么是东方战略?它有哪些特征?《东方战略学》的四个层面是什么?如何看待毛泽东的战略艺术?《世纪大讲堂》《东方战略学》正在播出。

洪兵:这个《东方战略学》一开始大家进入首先就遇到一个概念,什么叫东方战略?东方战略实际上就是我们中国的战略,它是我们中国独创的,与众不同的一种战略理论和战略实践的综合的形态,它是我们中国上下五千年,中华文化的一种反映,它也是我们中国历史上众多优秀的战略家的思想的结晶。

那么说到《东方战略学》我这要推出,一定要特别崇拜的,要讲到的两个代表人物,一个就是孙子,他的名字叫孙武,孙子的“子”是个尊称,还有就是毛泽东,大家都熟悉。毛泽东的战略智慧,大家要注意,一定要把握它十一个辩证法,谈毛泽东战略一般地谈,不行,进不去,只有掌握它的十一个辩证法,你像主动、被动,全局、局部,内线、外线,持久、速决,你才能知道它里边的内涵和神韵。

《东方战略学》它分四个层面,这四个层面我还想谈一下。第一个层面它要讲一些战略范畴,什么叫战略范畴?就一些基本的战略概念。你比方这个战略它讲它的特定术语,它和这个历史学、美学,比方说我们主持人你是画家,讲这个美学,它很多的专业术语,战略它有专业术语。在商战、军事还有其他战略通用的战略术语有哪些呢?我捋了捋有四十多个,像什么叫战略重心,什么叫战略格局,什么叫战略转折点,什么叫战略内线,什么叫战略外线?一说出来对方不知道,不清楚。我说不清楚这个战略范畴,你怎么进入战略学,你怎么来理解这个战略,怎么进行战略对话。那么掌握了这些战略范畴以后,要认识领会一些战略理念,这是第二个层面。什么叫战略理念?就是对战略它规律的一些原则性的,高度的认识,像以迂为直、避实击虚、知彼知己等等,这都是一些高深的战略理念。

再接下来到第三个层面,第三个层面叫做战略意识。这个意识有一部分是你学出来的,但是大部分是靠你修炼的,磨难,经历,去慢慢地提升,蕴含出来的。那么这个战略意识,当你有了以后和没有不一样,当你这个人有战略意识,我认为大家都能感觉到,这个人很大器,出手不凡,你愿意跟着他去做事情。当没有这个战略意识,没有这种战略感觉,他也没有这个战略上的气场,也没有这个战略上的魅力。

第四个层面就是战略的艺术,只有在这个意识当中形成一种艺术。这种艺术不是理论的东西,它是一种超凡脱俗、出神入化的一种发挥。毛泽东在他身上,就体现了这种艺术性,他是个艺术大师。这个战略达到艺术层面,他就有一种战略的灵性,他能够见常人所不见,想常人所不想,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下面我想谈一下毛泽东的两个例子。在四渡赤水,当时红军突破了四道封锁线,渡过湘江以后伤亡很大,八万,剩下的不到三万了。这时候(毛)主席就提出了一个建议,开始(毛)主席是受排挤的,那么后来他说话,避实击虚不能往前走了,再往前走,国民党在那已经有准备,按原计划和二路六军团会合,已经不可能了。那么击虚击哪呢?转兵进入贵州,占领遵义,所以四渡赤水,整个的精彩的画面就展开了,所以这是避实击虚。

那么就在四渡赤水当中,(毛)主席在遵义掌握了军事领导权以后,他的第一步就是指挥红军向北走,打过长江,北渡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没想到情报也不准,当时,判断不明。四川的(国民党)军队先其进入贵州,打了一个遭遇战,这个遭遇战在哪打的?就在赤水河边上的土城打的。越打越多,对方的战斗力越来越强,我军最后打到什么程度?朱德带着干部团都上去了,稳住这个局势,这时候(毛)主席又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马上脱离战斗,命令红军调头一渡赤水,进入扎西,然后又杀了个回马枪,二战遵义,整个很用意思。

大家熟悉这段历史可以看一看。所以在(毛)主席很多例子当中,避实击虚用得特别特别多。毛泽东总结的十六个字,这是他著名的十六字诀,叫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那么这里边有个什么例子呢?就是毛泽东当时在陕北,胡宗南三十万大军压过来了,(毛)主席当时就放弃了延安。我军只有多少?才一万多人。彭德怀的那个,当时西北野战军人很少,装备也不行。跟这么多人打,怎么打。主席就给他说,你呀带着这三十万人,在陕北这个地方武装大游行,牵着他转,肥的给我拖瘦,瘦的你给我拖死。最后彭德怀就牵着胡宗南鼻子,就这几个月就在这转,胡宗南那几十万大军,滚过来滚过去,最后累得是疲惫不堪,然后抓住机会,逮住一个吃一口,著名的陕北的三战三捷,最后把胡宗南给弄回去了。这战役叫它蘑菇战术,我军历史上叫蘑菇战术。

这个什么意思?也是一种“柔”的体现,就是说你强大,我不跟你硬扛,我消耗你,我弱化你,我当你容易打的时候,把你的优势减杀完的时候,把你的优势变成劣势的时候,我再回过头来收拾你。我们有种习惯的说法,叫先弱敌而后战。在东方战略思想当中,这叫易胜,哪个易啊?就是那个容易的“易”,就是什么事情,我把你的优势减杀完了,把你磨得差不多,让你疲惫不堪了,我最容易胜利的时候,我再出手打你。所以这个毛泽东这几个例子,都很能够体现《孙子兵法》东方战略很多的一些思想。

下面我想谈一谈,东方战略的它的几个特征,这几个特征不一定表述得特别准确,大家可以去揣摩,一个特征它就特别强调整体,什么问题它不是看一个点,它是看一个面,它看一个高度,从一个整个大局来解决这个问题。第二个它是简约,简约就是它看什么问题,它不是洋洋万言,大理论,它是直接找到那个最本质的问题,然后把它提炼出来。像毛泽东打仗,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就是诱敌深入,就是四个字。然后呢,那个大的战略,农村包围城市。到了抗日战争,这个大家都知道,这个就三个字,持久战。所以真正的这个战略,东方战争,它强调就是最本质,最核心那个东西的一种传神的简约的提炼。

再就说东方战略,它还有一个什么特征,辩证性。你看那个西方战争有很多它就是一是一,二是二,到东方战略它都是一对一对的,迂直,敌我,内外,好多它都是从这个辨证关系当中,去找到里边最核心的一个东西,来运用自如。

这里边我有一个体会很有意思,我见了一位美国专家,他说积极防御战略是什么?我以为他可能很快就明白,其中积极防御战略有一个道理,就是把进攻和防御结合起来,在防御当中有进攻的行动,这是中国辩证思想,就是积极防御。那么给这位外国人,美国专家谈,我说把进攻放在防御里头。他糊涂了,他说进攻就是进攻,防御就是防御,它怎么能放在里头呢?所以我们中国人在思维这个,他把它两面都放在一起,一可能是一,也可能不是一,一和二也可能是二,也可能是一,它在中间那个地方既是一又是二。那么到了外国呢,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所以这个辩证思维里边,它是东方战略的一个特点,辩证性。

东方战略道高一丈  西方战略相形见绌

洪兵:下面讲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东方战略和西方战略有什么差异,大家肯定要问了,你说东方战略,说的这么神乎其神,那么我们学了很多西方战略,那么这里边它有什么不同,东方战略高深,高深在什么地方,我想讲这么几点,第一,东方战略强调以智克力,西方战略强调的是以力克力。智是智慧的“智”,力是力量的“力”。

记得有一位美国的营销大师,叫迈克尔森,他就学《孙子兵法》,学了以后就用,用了以后挺灵,他就把他的一些案例,整理了两本书,叫《孙子兵法的销售智慧》和《孙子兵法的营销智慧》两本书不同的名字。那么他在序言里边,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这种东方的用战略智慧击垮对手的这个战略和西方不同,西方的战略是什么呢?是强调行动,他加了一个括弧,譬如说大的战役来赢得胜利。他这句话就指出了,东方战略与西方战略的一个差别。

那么为了形象地来理解这个以智克力和以力克力。我想举一个小例子,这个例子是一个真实的案例,发生在北京外交学院,北京外交学院来了一位美国的留学生,这个留学生读博士学位,有一天他和中国的学生在一起自习,正在读书,非常安静,这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事,什么事呢?就在打开的窗子窗外,飞进来两只鸽子,大家想象这两只鸽子飞到教室里边,整个乌烟瘴气,混乱一团,这时候美国学生就站起来,要赶这个鸽子走,可是赶半天,赶不走,鸽子不听他的,他往东赶,鸽子往西飞,往南赶鸽子往北飞,最后他想到这个鸽子不该我来赶,应该是楼房管理员的事情,我就是学生就要读书,于是他就出去请了楼房管理员进来,进来以后他发现这个鸽子没了,飞走了。他就奇怪怎么回事,他就看了看,一看知道答案了,他发现在打开的窗子的窗台上,有人放了一些面包渣,他知道鸽子怎么走的,他对中国学员,他说你们太厉害了,中国人用脑子做事情,用智慧来达成目的,我们笨,只知道用力气。

那么通过这个鸽子的故事,大家思考一下,就是西方的这个学生,他让鸽子怎么走,中国的学生让鸽子怎么走。西方学生是用一种外力逼着它,赶着它走。中国学生用一种鸽子的内力,调动它引诱它走,实际上东方战略的,它的以智克力和西方战略的以力克力,差别就在这,西方战略是外力推动型的战略,东方战略,我们老祖宗恭赞的是一种内力调动型的战略。如果大家再不理解,你可以看看太极拳,太极拳它就是用你的力,借你的力来战胜你,它的神秘的地方在这。

第二个差别我要讲,就是东方战略强调什么呢?它强调是全争全胜。《孙子兵法》有一句话,叫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那么“全争”什么意思呢?用理论的话说三句话,就是手段多样,资源无限,运用综合。

那么理解这个意思和西方的差别,我还要讲一些这个事例,因为这个东方战略刚才讲它的表述,必须用借喻(来)深刻的理解。我记得一本书,这是日本人写的一本书,它的名字叫《剑魂》,灵魂的魂。书里写了两个人,一个人他打遍了天下,他的剑道叫“剑是一切”它的关注点,注意点在剑上,他把这个剑造得非常好,也非常锋利,另外一个人也打遍天下,他追求的剑道是什么?叫“一切是剑”他的关注点在一切上,他会把所有的东西拿过来当剑用,用剑可以杀你,拿张纸也可以杀你,拿个麦克风也可以杀你,最后这两个人比试了一下,结果大家可想而知。“一切是剑”赢了,为什么“一切是剑”赢了?因为它的资源无限,手段多样,运用综合,这里讲到毛泽东,毛泽东有一个重要的战略思想,叫“人民战争思想”这个“人民战争思想”就是典型的全争全胜思想,毛泽东善于把人民群众的所有的力量,所有的资源,所有的手段集中起来把你战胜,你有正规军我也有,同时我还有民兵游击队。还有大家看到那个《潜伏》里,有那个余则成,所以他的手段多样,无形有形,上的下的明的暗的。

那么为了进一步理解这个意思,我想举一个中医的观点,我特别佩服中医,我也请几位老中医来给我看病,非常神。中医理论和西医理论这个差别,就反映了东方战略和西方战略的一个差别。西医讲什么?按照中医老专家跟我说,他说得很清楚,西医治病,什么叫治病?就是说你有病灶了,哪个地方疼了,我对着你那个病灶去,把你这个病灶给你消除了。这个地方高了,用化学的东西给你压下去,这个地方出来了,我给你割掉。他说中医不是治病,中医是治人,就是当你有病了以后,它不是给你对着病灶去治,它把你全身整个的系统,血脉经络给你调顺了,让你身体恢复健康的一种状态,那么他说那个病,病灶自然就消失。所以东方战略这个全争全胜,它是一种把握全局,综合运用的这么一个高深的战略。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我想,东方战略它强调制胜于无形,不战而胜。那么西方战略恐怕以力克力,它强调直接的对抗,血腥的拼杀,那么东方战略制胜于无形之中的那种高深战略,我认为是一种高度理性的战略,这种理性战略我们要弘扬,要研究,要运用。

那么接下来我想谈第三个方面,讲完差异的时候就是谈那个体系了,这个体系我归纳十三个字,第一个字是“胜”胜利的胜,这是战略目标,这个“胜”在东方战略强调是一种全胜。第二个字是“力”,力量的力,这个力量的力,它是保证你达成战略目标的一个物质基础,你没有力量你想求胜利,空谈,不行,那么怎么运用这个力量,这里边有两个字,反映了它的内在因素,一个是“利”利益的利,就是说你这个力量怎么用,要根据你的利益需求,根据条件是否有利来决定力量往哪用,用多少。还有一个就是“道”这个道,这个道字是讲什么意思呢?就是道义的意思,规律的意思,你运用的力量,一你要师出有名,第二要符合规律去用。

那么运用力量还有两个外在因素,这两个外在因素也是两个字,一个字是“形”《孙子兵法》特别强调是形,能而示之不能,不能而示之能,这个形是什么意思呢?就把你的真实的意图和力量通过一种外在表现,把它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给它隐藏起来,让对方产生一种错误的判断,达到保护自己,战胜敌人这个目的,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是刚才谈到了,就是“势”,这个势是什么意思,也很难理解,实际上这个势,它可以让你有限的力量,有限的资源迅速放大,你比方说一百个兵,你会用这个势,它在战场上发挥的力量就是一万个兵,你在商战上一百万,你会用这个势,在商场上、市场上它就是一个亿,所以这个势,借势而强。

《孙子兵法》还有东方战略毛泽东战略它里边的一个核心思想是个“柔”字,这是一个核心的字,那么围绕着“柔”,还有知、专、度、奇、变、致这六个字,“知”就是知己知彼知天知地,“专”就是集中兵力的意思,我专而敌分,“度”是什么啊,把握平衡把握重心的意思,“奇”是指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变”就是怎么样应对这个变化,怎么样以不变去应万变,怎么样因敌而变,这个东方战略都有大量的一些表述,“致”是强调致人而不致于人,就是我左右你不被你左右,我控制你不被你控制,这是强调一个战略主动权的问题。

那么十三个字串来那个表大家注意看,核心的那个字是“柔”,那么什么是柔呢?这个柔字怎么来理解呢?讲到这个柔字,大家看看读毛泽东的书读过《孙子兵法》的书,读过中国古代的一些战略书籍,你看大量的一些表述,你看以迂为直,它就是个柔字的表现,还有避实击虚也是柔的表现,《孙子兵法》里边有一个率然,率然的比喻说这个蛇率然是蛇,击其头尾至击其首至,击其中首尾倶至,这个蛇的形象也是个柔,还有《孙子兵法》一个典型的比喻,他说始如处女,动后如脱兔,这个处女身上就体现了一种柔性。

那么在中国的战略很多大量的著作当中,都用水作比喻,这个水就是最有柔性的一种物质,老子曾说过天下柔莫过于水,那么我想作为结束语我想说这么两句话,一个呢就是大家要知道在这个大千世界茫茫宇宙当中,有这么一个绝对的真理,终极的理念,它超越所有的逻辑,那么作为规律的话它制约所有的规律,中国古人在仔细地不懈地在研究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在古文里边叫“天道”,你一旦明白了“天道”,你就掌握了一个解读认识和能动地适应世界的一个密码,我认为东方战略离这个“天道”很近,有这么一把钥匙,如果你对东方战略这些字这个体系它那个柔真正深入明白了以后,你就会很多东西都看清楚了,你就会在一个很高很高的高度看这整个世界。

我记得古人说过两句话,叫“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张载说的,那么这两句话也是我们今天去研究东方战略弘扬这个东方战略《孙子兵法》毛泽东战略思想的这么两句座右铭,好,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庄子《说剑篇》说清天下战略

解说:战略讲统帅之道,剑是象征统帅权的武器,庄子说剑描述了战略运作的三个不同境界,东方战略追求的是什么境界,如何运用《东方战略学》的理论解决南海问题?

王鲁湘:洪兵教授在演讲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因为我们都是读过一些这方面的书,包括也读过一些这个港台的武侠小说,像金庸的其实也经常讲一些战略性的东西,讲到这个战略思想的时候我们常常想到统帅一般不会上阵格斗,但是统帅会有一个象征他的统帅权的一件武器,就是剑,就是我们的剑,比如说这个庄子有《说剑篇》,它里头说到了天子之剑诸侯之剑和庶人之剑,那么当然天子之剑应该是什么样的,然后诸侯之剑应该是什么样的,然后普通的老百姓庶人匹夫之剑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也发现它这里头其实也是在讲一些战略性的东西,你比如说像诸侯之剑,其实讲的就是怎么治国,天子之剑的话其实指的是怎么样的决胜天下,然后给整个世界带来和平了,是这样一些东西,那我想请教一下洪兵教授,这三种剑体现了分别不同什么样的战略思想。

洪兵:庄子他有一段话,这段话特别精彩,他说天下有三种剑,天子剑、诸侯剑和庶人剑,他说这个天子剑它用什么造的呢,是用这个“燕溪石城为锋”,是用什么还有“齐岱为锷”,一看全都是一些城市名造的剑,这个剑用起来以后是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天下服矣,这个剑用起来以后它的威力是个“服”字,就是我用这个剑天下愿意高高兴兴地性感请愿地跟着我走,他说这个诸侯剑是“以知勇士为锋”,这个“知勇士”他还说了很多这个人才的名称,那么这就是说诸侯剑都是用一些精英人才造的这把剑,这把剑舞起来上发圆天以顺三光,下发方地以顺四时,然后它的威力是什么,如雷霆之震也,四封之内无不宾服。那么这个威力是一个震字,就是我举起这把剑你可能不愿意给我走,但是你不敢不给我走。

王鲁湘:我有力。

洪兵:它是这么一种威力,这种方式,当然了从这个比较起来它的资源的培植,从它的手段的多样,诸侯剑要比天子剑稍微又低了一个层面,他最瞧不起的是那个庶人剑,庄子在形容这个庶人剑的时候特别有意思,他说“庶人之剑,蓬头突髻垂冠”,就是一头乱发,还打着缕,就那个形容那很有意思,然黑“然后之衣”,这个衣服是非常短的,大家想象这个披在身上露着膀子漏着肚脐,然后是“瞋目而语难”,就是瞪着眼不说话,他下边就说“上斩颈领,下决肝肺”,就是这把剑上来就是杀,然后就捅。

所以在这三种剑来讲,他描述得非常形象,它有不同的威力,也显示了战略运作当中的三个不同的层面。

王鲁湘:三个不同境界。

洪兵:一个境界,对,当然我们中国东方战略是追求的是天子剑的这个境界。

王鲁湘:对,好,我们下面开放给现场观众,有关于这个战略方面想要跟洪教授进行讨论的请举手?

现场观众:洪老师好,我是北京大学博雅总裁班的学员,因为现在国际形势纷争,冷战之后国际也不是说消停下来了是吧,南海问题是非常热点的问题,我想问一下就是洪老师能不能应用您所讲的《东方战略学》应用这个理论来解决一下南海目前这个纷争问题?出一个很好的点子和解决办法。

洪兵:《孙子兵法》还包括毛泽对(战略思想),它都是强调全争全胜,那么全争全胜这个意思刚才我已经都谈到了,那么在这个(南海)问题上它的提示我想有三点,一个就是看南海问题应该提高一到两个层面或到三个层面,因为提得越高越好,应该站到一个高度一个大局去看这个问题,不能就这个点就看这个点,第二个呢你要相信我们国家是个大国,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不仅仅是一个手段,我们会有很多的手段,解决南海问题我们也不仅就一个地方,我们也可能会在很多的地方全争全胜的思想就是这个意思,手段的多样资源的无限,空间的扩大,运用的综合。

那么再往下就是南海问题我想这是《孙子兵法》的一句话,也是东方战略的重要思想,叫“势险而节短”,孙子做了一个比喻,什么叫“势险而节短”,他就“势如旷弩,节如发机”,就是你把这个弓拉满了你这个箭射出去越有力,射得就越深,穿透力就越强,那么这句话实际上在南海问题也有指导意义,我们要造势,要善于造一个险势,那么一旦出售我们这就是利箭。

王鲁湘:下一位同学。

现场观众:洪老师您好,我来自工商银行,然后我们年轻人也好包括现在在座的各位都比较喜欢《三国演义》,而且在咱们中国已经形成了一种三国文化,我想问您一下就是您在当今世界把《三国演义》放在当今世界您比较推崇《三国演义》中哪位的谋略?还有刚才我听您讲课过程中您提到了中国哲学的“道”,您对“道”在东方战略中的地位是如何理解的?好,谢谢您。

洪兵:《三国演义》我是看了,确实《三国演义》它把中国很多战略思想它很形象地通过这个一些故事小说形式反应出来,我觉得这里边有很多的战略思想可以借鉴,可以应用,但我觉得里边有一个比较让我推崇而且比较能够直接产生一种指导效益的就是诸葛亮的《隆中对》,那么这个《隆中对》呢第一个我感觉它比较像我们现在这个战略格局,大家如果看看三国这个战略格局和现在这个战略格局有点相像,所以正因为它有点相像它这个借鉴价值就比较大,那么在《隆中对》里面它有很多的东方战略思想体现出来,你比方避实击虚,战略平衡,战略同盟,还有以迂为直,有很多的一些思想。

那么我们可以在这里边去思考,在当今的社会在这种战略格局当中我们联合谁?对抗谁?这里边怎么样去运用,我们自身应该去把握哪些历史上的经验或者教训,刚才说到那个“道”,那个“道”字前面讲的时候我谈到了,十三个字里边有一个“道”字,这个“道”字在战略学里边它主要是两个含义,一个是什么呢,道义的含义,一个是规律的含义,它在这个战略学体系当中它是一个运用力量核心的要素之一,它两个内在要素一个内在要素是利,一个内在要素是道,它是两个核心要素,核心内在要素。

但是这个“道”要展开作为这些理解它还有本体的含义,在中国这个“道”里边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我刚才讲到“天道”,万物当中的一个密码,那就是超出了战略的一个更高深的含义了,它在这里边也是有它的价值和份量的,谢谢。

王鲁湘:下一位。

现场观众:洪老师您好,我是一名在读的硕士研究生,刚刚听您讲的这个(《东方战略学》),所以特别感兴趣有一个问题,其实听您讲我感触最大的就是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但是我们也不能避免“千里之堤”可能“溃于蚁穴”,所以我就想问一下作为一个战略家或者说像您一样作为一个研究战略的学者最应该避免或者忌讳出现哪些错误或者比较大的缺点?谢谢。

洪兵:这个战略它是一个高度避免忌讳低度,你要如果没在一定高度运作这个战略,老在一个低层面就事论事,恐怕你这个战略永远不会成功,第二个战略强调什么,先胜,真正高明略家他不是把他的精力放在这个问题发生以后怎么办,他把他的关注点他的精力放在这个问题发生之前,这个战争发生之前我怎么把它给避免掉,就像《孙子兵法》说的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就在你不管是什么时间,你打之前我这个问题早解决了,稳操胜券了,打不打你都是输。

所以一旦问题发生了说实在的,这是你在战略运作当中已经是失分了,所以战略当中有一个前置的问题,第三,战略上我特别强调弹性,这也是“柔”的一个表现,如果一个战略没有弹性没有回旋的余地那是很可怕的,我最忌讳是什么,战略运作到一个死胡同里,什么叫死胡同,就是他进入了一个两难选择,我要也不行,不要也不行,我打也不行,不打也不行,我进也不行退也不行,如果战略到那个里边了,那只能够通过一些战术解决,那时对战略来讲是个很可悲的事情。

王鲁湘:德国19世纪的战略思想家马克斯·韦伯在《民族国家与经济政策》一书中说过全球经济共同体的扩展只不过是各民族之间相互斗争的另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并没有使各民族为捍卫自己的文化而使斗争变得更加容易,而恰恰是使得这种斗争变得更加的困难,如今在全球化浪潮下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高速发展的中国将战略的观念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也有人提出2012年应该是战略规划年,洪兵教授通过多年的研究构建了《东方战略学》的体系框架,在他看来真正的战略在中国,和平年代的中国崛起处处需要渗透东方智慧,今天的中国不能只有庶人剑,也不能只有诸侯剑,还要有天子剑。

 

1,390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