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奇遇(21)

城市奇遇(21)

 

 

 

城市奇遇

竹间

二十一

盛花生将顾主买的电脑拖到了小区,主人又要他搬到六楼上去。盛花生没有拒绝,现在他的心情很好,再过半小时,他所得的奖金十三万元就要汇到自己的卡上来了,盛花生就要成为“富豪”了。

盛花生将电脑搬上去后,看见这个家庭并不富裕,还买啥子电脑嘛!顾主似乎看出了他眼睛里的意思,不等盛花生开口,便说道:“要不是读书的娃娃喜欢电脑,我们哪个有闲钱买这个铁家伙。”

盛花生相信顾主没有说假话,他竟然也打算慷慨了一次,不向顾主讨要搬到六楼的血汗钱了,反正那十三万奖金马上就要汇到自己的卡上来了。这几元钱算个啥呢!盛花生也学一回雷锋吧!

盛花生告别了顾主,骑着三轮自行车走街窜巷,也不怕此时八月间小晌午的太阳暴晒,就这么在街道上顶着太阳骑车。上海三星分公司立即就会将十三万元奖金汇到卡上来了,他才不觉得太阳会晒人!天上忽然有十三万元巨款掉进腰包,盛花生马上就要成为富翁。十三万呀,那是好大一堆钞票!

盛花生摸出手机来,看看半小时已经到了,心里不禁“格噔”一声:怎么还没有给我来电话呢?也许,去银行办事的人比较多,也许再等一会儿电话就会来了。盛花生不断地在心里跟自己解释着。

盛花生又骑着自行三轮车往前走,又过了十多分钟,果然就有电话铃声响起来了。盛花生的全身顿时紧张起来,他跳下三轮车,迫不及待地摸出手机,还让手机在手掌中平躺着,银光屏上又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盛花生疑惑了许久,还是打开了手机翻盖,按下接听键。电话里忽然就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女声,从这声音的亲妮程度来判断,对方的确是一位软香温玉的女郎。盛花生刚刚“喂”了一声,“你是哪个?”还没有说出来,手机里便传来了问话的声音:“你是盛先生吗?我是三星公司上海分公司财务部的李小姐,我现在正在农业银行上海分行办事处给你汇那十三万元奖金。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不好解决。银行需要六百五拾元的汇款的手续费。奖金里没有这笔汇款费用。盛先生,这笔手续费用应该你付。”

盛花生想了想说:“这么远,我咋给你付钱?你在奖金里扣除呀。”

“盛先生,不行的。三星总公司要兑帐的,这十三万元一分也不能少,我们要凭指定的农业银行的汇款凭证才能报销做帐的。盛花生,你只有将这六百五十元先给我汇过来,这十三万元才能汇到你的卡上。”

盛花生摸摸自己的腰包,老实地说:“我没有六百五拾元钱呀。”

“盛先生,你想办法借一借嘛!你如果现在不办这十三万元我就回公司去了。如果你要汇这六百五拾元钱我给你发短信过来,银行的卡号也一齐发过来。”

盛花生着急了,忙说道:“好,你发过来吧,我就去想办法。”

“你要多长时间?那你快一点呀!我在银行里等你十分钟吧。”

那边的电话已经挂了,不一会儿,短信息和着那边的卡号就钻进了盛花生的手机里了。盛花生还握着手机出神。他关了手机,这才想到应该上哪儿去借这六百五拾元钱的问题。该不会受骗上当咧?这样的念头刚冒出来,盛花生又自己否定了。想想这道理也是正确的。十三万元奖金公司要有一分不少凭银行报销凭证报账,汇款的手续费难道不该你获奖的人出嗦?但盛花生该到哪儿去借钱呢?老魏的形象又跳到了盛花生的眼前。对,找老魏去借这六百五拾元的手续费。盛花生想到这里便着急起来,跨上自行三轮车便开始朝前猛蹬。

老魏正在原来的老地方摆摊卖耗子药,一副老诚持重的样子坐在摊子前。老魏见盛花生一头汗水地跑到了他的摊子前,就问道:“龟儿子盛花生,你跑脱三魂了还在跑,不怕跑脱了运气?”

盛花生心想,我不是运气来了还能跑得这么快来找你吗?盛花生要跟老魏借钱,但又不能说出真相来,要是把获奖的事告诉了老魏,他不来分盛花生的股子才怪咧!盛花生坚决不能要他分自己的股子。盛花生想到这里,便结巴地跟老魏说:“我在你这里借六百五拾元钱。”

老魏将盛花生深深地挖了两眼,才慢吞吞地说:“你要借钱,你借钱做啥子?”

盛花生当然不能说出来要借钱做啥子事。如果说出来,包子不就漏糖了吗?但不说出来,老魏怎肯借钱?不,坚决不能说出来。盛花生的脸上立即变得悲壮起来,可怜兮兮地说:“魏哥,我现在等着要借六百五拾元钱用呀。”

老魏也不说答应,就说:“你没有说做啥用呀!”

“魏哥,我明天再告诉你好吗?我给你双倍的利息好吗?”

老魏听说有利息,便说:“你明天还我时要给一百元的利息。一天一百元。”

“魏哥,我明天保证给你兑现。”

老魏知道腰包里的钱能生钱,便毫吝啬地同意借钱给盛花生了。

1,568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