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旋风李逵

黑旋风李逵

黑旋风李逵

           电视系列剧  原著:施耐庵

                                       改编:李兴明

                   主题歌 


 

        家住沂州翠岭东    坛酒豪饮倾刻空

        不搽墨粉浑身黑    似作朱砂两眼红

        闲向溪边磨巨斧    闷来岩畔斫乔松

        力如牛猛坚如铁    撼地摇天黑旋风


 

李逵家  夜


 

昏蚀的油灯下,展现出一个贫穷的家,土墙、茅草屋,一贫如洗,墙壁上挂有斗笠蓑衣,农家用具和劳动工具等。

一双长满长毛,茧疤、粗壮的手正在磨刀霍霍。不,磨斧霍霍,这是一对份量很重的大板斧,有铜盆大小,明晃晃闪烁着寒光,李逵一个长满寸多长络腮胡的黑脸大汉,敞胸露怀,胸脯上的一团黑毛,随着内心的动荡一起一伏,他怒目一瞪,射出两道寒光。

李  母:铁牛,饭都凉了,快吃吧,你看你,你都一天没有吃饭了,再大的事儿,饭总得要吃,不是娘说你,玉儿再好,也是别家的人了,娘也心疼。舍不得失去她,但有什么办法呢?唉!娘穷,你爹死得又早........

李  逵:娘,你别唠唠叨叨好不好,烦烦烦,都怪我自己,怪我自己没有本事替玉儿还清这阎王债,他奶奶的。(李逵说着又磨斧霍霍)

李  母:娘啰嗦,娘话多,铁牛,听娘一句话,这人活在世上,免不了坡坡坎坎的,有些事该让则让,该忍则忍。

李  逵:忍忍忍!我要忍到什么时候,那老狗都把刀架在我有脖子上了,都蹲在我的头上拉屎了,我还忍?他奶奶的,我........我....... 唉!你叫我怎么忍啊?钟员外,你.....你奶奶的。

    李达进来 

李  达:兄弟,我说你这个死脑筋,榆木脑壳,这天下的好女人多的是,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这玉儿走了,还有琼儿,这琼儿走了,还有秀儿,我看你也太认真了。

李  逵:哥,你说的屁话,这讨老婆,又不是上市场买鸡婆,把那屁股一摸,只要是母的就可以了,我不是动物,是人,人,懂吗?

李  达:嗬,看不出来哦,你还懂得起自己是人,是高级动物,有感情。呸!

李  逵:我不配?我驴马不如,我他妈的啥子哟,哥,你说,你说......

李  母:铁牛,快去吃饭,你兄弟俩争这个有啥子用,这人也好,马也好,驴也罢。总要和得来,这人不和,还不如那驴马懂事、听话、有感情。铁牛,你不要老把玉儿这事放在心上,这明天,玉儿就是人家钟员外的人了,你就死了这份心吧。过几天,我找那桥头过的王媒婆给你说一个媳妇,你哥说得也有点道理。这天下之大,女子之多,背蓑衣的走了,这戴头蓬的又来了,还怕没有一个好的?铁牛,你说喃?唉!要说难过,娘比你心里还难过,这玉儿我是看看她长大的,你心疼、娘比你还心疼,鸣.....

李  逵:(站起来扶住娘)娘,你不要难过,我、我、我......他奶奶的。

李  母:铁牛,听娘一句话,可不要       

        做出什么蠢事来。

李  逵:娘,你放心吧!我知道。

李  达:娘,吃饭了。

李  母:好好好,铁牛,我们吃饭去。

李  逵:娘,慢慢走。

饭桌旁

三人相对无言。李逵抱过酒坛,倒满一碗酒,一饮而尽,又将酒碗倒满,一饮而尽。再次倒满酒。

李  母:别喝了,铁牛,别喝得太多   

        了。

李  逵:没事,娘。

将满碗酒又一饮而尽,把酒碗重重一顿,酒碗破成几瓣。

炕上

李逵翻来覆去睡不着,两眼直瞪瞪地望着茅草房顶,一支老鼠顺着竹杆溜了过去。

李逵直瞪瞪的眼。

山林中(回忆)

李逵与玉儿在砍着烧柴,一只野兔窜了过来,他俩包围过去,野兔东躲西藏,他俩穷追不舍,兔子从玉儿脚过窜过,玉儿惊叫,李逵大笑,追赶过去,逮住野兔,提起后腿在玉儿眼前玄耀,玉儿从行囊中掏出两鸡蛋塞在李逵手中。李逵分一个给玉儿,玉儿剥开蛋壳,硬将蛋塞到李逵口中。(回忆完)

李逵直瞪瞪的眼。

小河边。(回忆)

玉儿将水桶荡入河中,舀满水桶,挑水欲走,李逵从身后将两桶水提起便走,玉儿拿起空扁担追赶,咯咯咯地笑个不停。(回忆完)

李逵直瞪瞪的眼。

山坡上(回忆)

太阳暖洋洋的照在山坡上,李逵静静地躺着,闭上双眼,打好的柴担甩在一边,玉儿背柴过来,放下柴,悄悄地走在李逵身边,蹲了下来,顺手扯过一根野草,在李逵耳边搔痒,李逵误以为是蚊虫,用手去煽,稍息,这根野草又在李逵耳边搔氧,李逵又一煽,碰住了玉儿的手,玉儿一惊,吱吱吱地笑起来,李逵睁开眼,见是玉儿,一骨碌坐了起来,抓住玉儿的手,玉儿脸一红,甩开李逵的手,从怀中掏出一双绣花鞋垫,递给李逵,李逵惊喜接过鞋垫比试着,不大不小正合脚,直瞪瞪望着玉儿傻笑,玉儿不好意思跑开了,李逵追去。(回忆完)

李逵坐了起来,炕叽叽咕咕作响,隔壁传来声音。

李  母:铁牛,你还没睡?

李逵不语,又躺了下去。迷糊之中醒来,天已大亮,他翻身起炕,炕边板凳上早已摆好一大碗稀饭,两个窝窝头,一碟咸菜。他欲出房门,门被外面紧锁着。

李  逵:娘,开开门。

李  母:铁牛,你吃早饭吧,你哥早已下地去了,这两天活少,你就在屋歇着吧。

李  逵:娘,你开开门,我还要上山砍柴,你把我锁在家里干啥?

李  母:我给你哥商量了,今天你就不要出去,免得给我惹事生非,娘我今天就在这门边纳鞋底,陪你说说话。

李  逵:娘,我知道,今天是玉儿出嫁的日子,你怕我受不了,把天捅个窟隆。娘,你放心吧,开开门,我要上山砍柴去。

李  母:铁牛,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呆着吧,家里这几天的柴火够了。娘知道,你心里难过,你心里燃着一团火,可娘不愿你去闯祸,铁牛,听娘的话,求求你,求求你,呜......

李  逵:娘,你不要哭,你这一哭,我、我、我,唉!

玉儿家。

大红的双喜剪纸贴在了窗上,大红的对联贴在了门上。简陋的茅草屋门口、窗口,围满了看热闹的邻里乡亲,玉儿娘正在给玉儿梳着头,姐妹们帮着插着头饰。

玉儿娘:玉儿,从今天起,你就是钟家的人了,到了钟家,要多听老爷的话,和大夫人搞好关系,娘知道,你心里装着你铁牛哥,娘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我知道,你和你铁牛哥从小在一起长大,谁还不知道谁的脾气,个性。你铁牛哥性急、暴燥,好多事情,他都耐着性,让着你,现在你是钟家的人啦,可不能着性子,由着自己让人家说我们玉儿没教养,娘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过日子,有饭吃、有衣穿,你爹在九泉之下,我想也会放心的。

玉  儿:别说了,娘,我知道,我走了,你老一个人在家,有什么难处,还可以去找铁牛哥帮忙,孩儿不能在娘身过尽孝了。

玉儿娘:玉儿,娘委屈你了......

玉儿娘擦着眼泪,玉儿双眼含满泪珠。

姐妹甲:哎呀呀,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母女俩应高兴才是。

姐妹乙:玉儿你放心吧,你走了,我们是邻里乡亲的,有啥事,相互会照顾的。

姐妹丙:你们看,把这朵花插在这里,玉儿更漂高了。

山村小道上。

一行迎亲队伍缓缓而来,走在前面的是一匹高头大马,马上一六十开外的老者,胸戴大红绸花,头戴礼帽,银白色的胡须梳理得一丝不苟,迎亲的家人、家丁等吹着锁呐、抬着礼品、花轿朝玉儿家来。

家  丁:老爷,前面不远就到了。

钟员外:哈哈哈......赶路。

管  家:吹起来,吹起来。

一阵热烈的迎亲锁呐欢叫着。

李逵家

李逵象一头困在笼中的雄狮,坐立不安。摆在板凳上的早饭丝诧毫末动。

李  母:铁牛,快点吃饭吧,你平时间十碗八碗也不够你吃,这两天,你是一口饭也不吃,不要把身板子拖垮了。

李逵一言不搭,在生着闷气。

李  母:唉!现在这个世道。有奶便是娘,玉儿和你相处有好几年了,现在说变就变,心甘情愿嫁给一个年龄比她娘还大的富员外.......

李  逵:娘,别说了,玉儿不是那样的人,不是那该死的债。唉!他奶奶的,玉儿她能嫁给这老不死的吗?。

李  母:唉!人心隔肚皮......

李  逵:娘,你不要往玉儿心上插刀了,虽然玉儿不在你身边,但你说的话,玉儿会听到的。

李  母:好啦,好啦,娘不好,娘啰嗦,娘不说话了,不说了。

远外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迎亲的锁呐声,李逵将牙咬得格格的响,拳头都快捏出水了。

玉儿家

迎亲的队伍已到,玉儿搭红盖头,在姐妹们的掺拥下,走出生她、养她的茅草屋。

玉  儿:娘,我走了。

玉儿娘: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别哭、别哭,要高兴点,玉儿,到钟家后,有时间经常回来看看娘。

玉  儿:孩儿知道了,娘。

众姐妹掺玉儿上轿,鞭炮劈哩叭啦地响起,锁呐声吹起来,钟员外拱手问玉儿娘和众乡亲告别。

管  家:起轿。

迎新队伍返程,一群调皮的小孩和乡新跟着出村头,玉儿娘掩面而泣。

迎亲队伍渐渐远去,小孩们齐声唱着儿歌:

喜鹊叫,鞭炮闹。

大姑娘,上花轿,

哭哭啼啼离开娘,

嘻嘻哈哈伴郎笑。

喜鹊叫,鞭炮闹,

大姑娘,上花轿。

.......

李逵家

耳闻那一阵迎亲的唢呐声和一阵阵小孩子们的儿歌声,李逵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不停地摇打着房门。

李  逵:娘,开开门,求求你,娘,娘。

李母不再搭理,只是掩面而泣。

迎亲的唢呐声越去越远,渐渐地听不到声音,李逵环视这茅草屋,土墙,草顶蓬,小木窗,他将板斧挎在身上,跳上炕去,将那小木窗用力一拉,木方折断,泥土直往下掉,他纵身一跳,身子从那窗洞挤了出去。

山路上

天说变就变,刚才还上艳阳天,转眼天昏地暗,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这迎亲队伍飘飘然顶风而行。

管  家:老爷,这老天说变就变,我看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躲一躲。

钟员外:这前不沾村,后不靠店,上哪儿躲,还是赶路要紧。

迎亲队伍继续赶路,这唢呐声也没有了。

桠口上

迎亲队伍顶风缓行,正行间,突然,从山坡上跃下一黑脸大汉,立在路中,双眼一瞪,挡住了去路。

李  逵:(扳斧一挥),他奶奶的,留下新娘子在此,其余的螃蟹夹豌豆,给我连爬带滚。

花轿内,玉儿闻声探出头来。:玉  儿:铁牛哥。

钟员外:前面壮士可是黑旋风李逵?

李  逵:知道就好,正是你爷爷,李逵。

钟员外:小兄弟,有什么话对我说,咱们好商量。

李  逵:给你有什么好说的,你只管留下玉儿,走你的路,咱井水不犯河水,如其不然的话,小心要了你的狗命。

钟员外:壮士此话差也,玉儿是我娘子,我怎能将他一人留下的道理。

李  逵:老狗,你的娘子?亏你说得出口。

钟员外:我与玉儿明媒正娶,你和玉儿是什么关系,我劝你赶快让路,如其不然的话,我在官府告了你,拿你去蹲大牢。

李  逵:呸!明媒正娶?老狗,你也不拉堆稀屎照一照镜子,土都埋在你脖子上了,还明媒正娶?你仗着有几个银子,你爷爷我从小就跟玉儿在一起,这村里,邻里乡亲,谁个不知,那个不晓。你竟夺了我的玉儿,玉儿,快快跟我回去。

众家丁拦住玉儿,玉儿哭泣着。

玉  儿:铁牛哥,你来晚了,你,你回去吧。

李  逵:玉儿,你,你.....

钟员外:(哈哈大笑)我看今天是个吉日,不想与你计较,要在平时,我告你个拦路抢劫,杀人大罪。

李  逵:抢劫、杀人?这样的罪名要安在你身上最好。

钟员外:此话怎讲?

李  逵:你抢我玉儿,你杀人不见血。

钟员外:(冷笑)玉儿,你说,你是我抢来的吗?我怎的杀人不见血?玉儿,几个月来,你娘为给你爹治病欠下的一大笔银两都是我钟某掏银子替你家还债,就连你爹下葬,都是我派管家一手帮着操办,你嫁给我,也是媒言之说,你妈答应我的,我钟某在这方圆几十里地,也是有头有面的人物,做啥事讲个光明磊落,怎落个抢劫、杀人?

玉  儿:铁牛哥,你快回去吧,今生今世你我恐怕无此缘份了。

李  逵:玉儿,你跟我回去吧,咱欠他的债,我替你慢慢还。

钟员外:(哈哈大笑),两百两银子,慢慢还。李逵兄弟,我念你与玉儿有过一段情份,不曾与你计较,这里我赠你的白银一百两,你再去寻一个好姑娘,你我之间恩恩怨怨从此一笔勾销。管家,取一百两银子给他。

管  家:是。

管家去箱中取出白银一百两给李逵。

李  逵:老狗,谁要你的银子,你爷爷我穷得新鲜,饿得硬撑,不曾需你半点施舍。

钟员外:李逵兄弟,你说此话差也,我这不是施舍,是帮你一把。

李  逵:帮我一把?哈哈哈......天上掉大馅饼,世上竟有这样的好事,谁不知你这老狗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仗着你们有钱,有钱就能使鬼推磨?今天你爷爷谁稀奇你的臭钱。

李逵手一挥,将银子掀了一地,管家、家丁慌忙去捡。

钟员外:话已至此,我也无话可言,玉儿,你都看到了。我钟某做到仁慈义尽,是留下跟我回钟家庄,还是跟你铁牛哥你自己作出决断,老夫决不勉强。

管  家:老爷,你......

钟员外:休得再言,家丁,闪开,让玉儿自己作出决断。

众家丁闪开,玉儿木然不动,饱含着泪珠,李逵伸手去拉玉儿,玉儿不动,一把挡住李逵的手。

李  逵:玉儿,跟我回去吧。

玉  儿:铁牛哥,我已经是钟家的人了,你回去吧。

李  逵:玉儿,想不到此话出至你的口,想不到你也是贪图钱财的女人,把你我十多年的感情全抛至那十万八千里外,罢罢罢,算我李逵有眼无珠,竟看错了人。天啦.......

玉  儿:(哭泣道)铁牛哥,你喜欢我,你愿意和我白头偕老一辈子,可你昨晚上为什么不来见我?让我苦苦等待了一个晚上,你却没有来,没来带我远走高飞,带我到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现在一切都晚了。

李  逵:带你远走高飞?

玉  儿:昨天当着我娘的面,我送给你一个桃形香包,并一再提醒你香包里的“香粉”。

李  逵:香粉?

李逵掏出一个绣工制很美的香包,打开香包掏出一张小纸条,上书“今晚三更,接我远走高飞”十字,李逵懵了,不停捶打自己的头。

李  逵:我真胡涂啊,我猪啊,我蠢猪啊.......

李逵发疯般的拉起玉儿就跑,钟员外一见大怒,拖过家丁手中的棍棒骂咧咧的策马上前,朝那玉儿当头一棒,玉儿身子一歪,倒在花轿旁,钟员外大惊。     

李  逵:玉儿、玉儿......

玉  儿:铁牛哥,你我今生今世无缘作夫妻,只有来世了。

玉儿眼一闭。

李  逵:(悲愤地)玉儿、玉儿,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此时风夾着雨点,雷声大作,管家给员外递了个眼色,做了个杀的手势,员外回过神来。

钟员外:来呀,把这杀人的李逵给我拿下送官府。

众家丁早已持棍棒在手,听员外一声令下,齐哄了上去,将李逵团团围住,李逵一见,将牙一咬,放下玉儿,站了起来。

李  逵:他奶奶的!

 李逵从腰间抽出板斧一比试,众家丁一见有怕死的拨腿便跑,吹锁呐的早已逃之夭夭,剩下不怕死的举捧便打,被李逵用板斧挡住,不到几个回合,家丁死的死,伤的伤,剩余的弃棒而逃。管家一见,纵身窜进山林而逃。

雨点越来越大,狂风越来越急,雷声越来越响。钟员外见众家丁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管家也溜之大吉,一惊,翻身上马,逃命要紧。这李逵追赶上来,将一只板斧朝那马腿飞去,马腾的一下,一声嘶鸣,将那钟员外抛下马来。马嗒嗒嗒的朝前狂奔。

钟员外爬起来拨腿便跑,李逵拾起板斧追赶上前,钟员外绕到花轿后,与李逵兜圈子。

李  逵:老狗,你爷爷我要用你的头祭玉儿。

钟员外:饶了我吧,铁牛兄弟,老夫我是一时糊涂,冒犯于你。

李  逵:住嘴,老狗,我铁牛今天不开这个杀戒是天理不容啊!

钟员外:玉儿死了,我也是很心疼的,但人死不能复生,只怪老夫一时性起,手中少了轻重,要了玉儿性命。老夫自知有罪。

李  逵:你自知有罪,那我一命抵一命。

钟员外:(哭丧着)铁牛兄弟,你我原本无仇无怨,你就饶了我吧,我可以将我的财产一半送于你,感谢壮士不杀之恩。

李  逵:老狗,你表面上仁义道德,骨子里那一肚子坏水,你爷爷岂肯放虎归山,再让你祸害于人,你有钱,可以买绫罗绸缎,可以买美味佳肴,可以买楼台亭阁,美女成群,妻妾成堆,但你买不了你的狗命。

话音刚落,李逵象抓小鸡一样揪住钟员外,钟员外浑身筛糠似的颤抖着,无力瘫倒在地。

李逵:(飞起一斧),他奶奶的。

钟员外人头落地,一股血冒出,溅在花轿之上,李逵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血水,走向前去,抱起玉儿一高一低的一脚泥水朝山林走去。

山林上。

一屋新垒的坟前,李逵捧起一把把土。一块块石垒着。雨越下越大,天昏地暗,暴雨中夹着几声惊天的雷声、闪电声。

李  逵:(哭泣着)玉儿,我没有保护好你,我不配当你的铁牛哥呵,我有罪,我对不起你。现在,我已将钟员外这个老狗的头割下来了,为你报了仇,我求你原谅我,原谅我这头大心里木的愚人吧。

李逵哭丧着向坟磕了三个响头,额头鲜血冒出。李逵站了起来,趟着泥泞的山路,一脚高,一脚低朝村林里走去。

远处,一阵狂风将花轿摇晃着掀翻在地。

村口大树下。

李母正焦急地在村口张望,全不顾雨水打湿了衣衫,李达戴斗笠跑了过来。

李  达:娘,雨下得这么大,你在这干吗?

李  母:达儿,你铁牛兄弟翻窗出走,已几个时辰,人影不见,娘眼皮直跳,怕他干下什么蠢事,闯下大祸。

李  达:娘,你放心吧,铁牛尽管鲁莽,我想也不至于干出什么傻事,娘,我们回家吧。

李  母:再等等、再等等。

李  达:没事的,娘,雨水这么大,咱们走吧,李达扶母亲回家。

李逵家。

玉儿娘正在他家门日张伸着。

玉儿娘:铁牛娘,雨水这么大,你上那去了。

李  母:哟,是玉儿娘,今天是玉儿的喜事,你老怎么舍得到我家闲聊。

玉儿娘:玉儿跟你家铁牛,一直相处很好,今天玉儿嫁给邻村钟觇外,我内心一直不安,因此前来表示欠意,这一节布料送给你老做件衣裳。

李  母:玉儿她娘费心了,玉儿出嫁,我家未送什么礼,倒让你破费,这怎是好。

玉儿娘:乡里乡亲的,我们孤儿寡母,以往多亏你家铁牛帮忙,担个水,劈个什么的,这个你家达儿也是看到的。

李  达:玉儿娘说的是。

玉儿娘:玉儿走了,我今后免不了有个什么相互照顾。

李  母:玉儿娘说的是,我心领了,这布料你还是拿回去,自己做件衣裳吧。

玉儿娘:铁捉娘,这你就见外了,布料一布,什不了几个银子,你就收下,也算是给我一个面子。

李  母:如此之说,那我也就收下了。

玉儿娘:这样就好,铁捉娘,我家还有几家远房亲戚,我告辞了。

李  母:也好,玉儿娘,有空常来串门。

玉儿娘欲走,李逵浑身血泥水、摇摇晃晃走来,玉儿娘,李母一见大惊。

玉儿娘:铁牛?

李  母:铁牛?

李  逵:(跪了下去)玉儿娘,我对不起你老人家,我没有保护好玉儿。

玉儿娘:铁牛,玉儿她怎么啦?

李  逵:玉儿她、她、她........

玉儿娘:她怎么啦?

李  逵:她、她被钟员外打死了。

玉儿娘:不、不........

玉儿娘身子一软,倒在地上,李逵,李达、李母慌了神,扶玉儿娘坐在板凳上。

李  母:铁牛,这是真的?

李  逵:娘,是真的,我已经把钟员外杀了。

李  母:(一惊)啊!铁牛,你可闯下大祸了。

李  逵:玉儿娘,我已把钟员外那老狗杀了,玉儿去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娘,我铁牛当牛做马,服待你老人家。

李  达:铁牛,你现在已经是菩萨过河,自身难得,还说这些干吗?你还不快收拾行李,到外面躲一躲。

    正说间,远外响起嗒嗒嗒的马蹄声。

李  母:铁牛,你哥说的正是,那官府想必已是来了,你还是躲一躲,逃命要紧。

玉儿娘:(有力天气),铁牛,你娘说得对,你快走吧。

李  逵:我......我....

李  达:你快走吧,玉儿娘和我娘有我,你逃命要紧。

李逵取了行李,来到二老面前跪拜再三,马蹄声越来近。

李  达:快走。

李  母:快走吧,铁牛。

玉儿娘:走吧,快走吧,铁牛。

李逵起身,绕过草屋,朝后山奔去,渐渐消失在茫茫细雨之中。

山林上。

李逵不时回望生他、养他的这片土地,不远处急促的马蹄声嗒嗒嗒的响起。

(定格)

剧本交易请与本站联系

13808108183

2,650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