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奇遇(28)

城市奇遇(28)

 

 

 

城市奇遇

竹间

二十八

老魏不管盛花生此时此刻心里有多么的痛苦,还在继续报怨:“龟儿子盛花生,我告诉你,我的手机里也来过好几个获奖的电话,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情。现在的人不把你往死里整算你的命大。现在而今眼目下,人心是大大的坏了,好多打工的农民年终不但拿不到工钱,还被黑包工头打得七痨五伤。这城里哪天不出几件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哟!”

盛花生当然清楚这些事情,只不过那时他昏头昏脑,总想着发了财,好去浙江省找小芹,好买房子,好正而八经地跟小芹姑娘成亲。那时候,要是有人稍稍提醒一下他,哪能那么容易受骗上当!现在,盛花生除了在心里骂那位李小姐将要被十个男人强奸,使心里多少有点儿平衡外,知道毫无报复的机会与办法。

老魏没再说啥。盛花生欠自己九百五拾元钱的现实问题再也没有办法解决。老魏感到自己也遇上倒霉的事了。但是,老魏心里也十分清楚,盛花生遇上这样的骗局,怎么能还那九百五拾元钱的欠款呢?但老魏也不想憋闷在心里吐不出来,他默思了许久,才说道:“龟儿子盛花生,你受骗上当是一回事,我们亲兄弟明算账又是另一回事。我借给你的钱啥时候还我?也算我倒霉透顶了,利息就不说了,你把本钱还我就行了。”

盛花生无可奈何地说:“我现在哪里有钱还你。”

老魏看了看盛花生此时身上穿的只是一件白布衬衫,里面套着一个背心,再加上那床铺上的被子和那些卖了花生才置的家当能卖不出几个钱来?老魏现在好后悔,早晓得他这般傻,哪个龟儿子要他和自己住在一起。现在这个烂脚杆把我也连累了,老魏一时也没有了主意。

屋子里顿时就沉静下来,这时,外面不远处练歌场里的歌声毫无顾忌从窗户飘进屋来……“你说那是爱,我却深深地感到不自在……”这歌声恰如其分地表达了此时此刻老魏无奈与不太自在的心情。老魏在心里酝酿了许久,也没有找出解决的办法,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盛花生那一句“我现在没有钱”就一了百了吗?老魏现在也只能顺其自然了,总不能收了盛花生那条小命吧!想到这里,老魏再叹了一口气,说:“龟儿子盛花生,算我上辈子欠你的钱,这辈子你来收我的债。我晓得你现在没得钱,但我也相信你能够翻身得解放的,不说将来成为大富豪,挣些散碎银子也是没问题。你给我写个借条,一个月内还我就是了。”

盛花生一听老魏叫他开借条,心里轻松了一些。只要老魏不是像黄世仁逼债那种行为讨债,算老魏饶了自己。盛花生对老魏这一举动十分感激,喃喃地对老魏说:“魏哥,我会还你的钱。”

老魏对盛花生这个表白将信将将疑,觉得空口说话是毫无益处的。老魏就对盛花生说:“你还是给我开张欠条,免得久了忘记了。”老魏说完,便走进布帘子隔着的里间,拿出了笔和纸来,放在了盛花生的床铺上。

盛花生开始觉得老魏多此一举。说实话,开始他还觉得写张欠条简直不是什么问题,但真正要拿起笔来写时,盛花生的内心也就不得不多加思量了。盛花生还从未欠过别人的钱,写过这样的欠条,也不知将来这张欠条会给他带来啥子祸福。但此时此刻,盛花生又不得不认真地写这张欠条啊。

只能写。盛花生暗自对自己这样说。他拿起老魏放在床铺上的笔和纸,就着足膝盖上,认真地写下了这张欠条,然后交给了老魏。老魏接过欠条,很认真地看了一遍,又对盛花生说:“你没有写上一个月内还我呀!”

盛花生又拿过欠条,再写上一个月内还老魏,再递到债主老魏手中。老魏接过欠条,又认真地检查了一遍,然后才认真地收拾好,回到布隔帘子里放好了。盛花生觉得老魏心黑,万一一个月内他盛花生没挣到这九百五拾元钱咧?怎么还老魏呀?该不是空口说空话了吗?但是,老魏却一定要拿到这个形式的欠条,他要将这桩欠款用法律证明的欠条固定下来。因为,老魏觉得将来如果盛花生反应过来会变卦的。盛花生那部新手机是当初等着用钱时才折价贱卖给他的。老魏怕盛花生翻案,才硬要盛花生写这样一张欠条。

老魏藏好了盛花生开据的欠条,又从布帘子隔间走了出来。他如释重负,好像完成了一件要紧的任务。他今晚要主动煮晚饭,因为盛花生此刻还瘫软在自己的床铺上。其实,盛花生自从给老魏开据了欠条,便开始想着明天如何在电脑城多运几回货,并决定从今以后上五、六楼搬运电脑一定要收取汗水钱,不然,老魏这笔账如何还得清!

但老魏对盛花生平静的表情错误理解了。想想也是,那张欠条算个啥呢?到时他不还我的钱,我啃他的屁股吗?他的屁股臭不可闻,有屎哩!

1,535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