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奇遇(35)

 

 

城市奇遇

竹间

三十五

盛花生在成都街头中穿行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他走一走,站一站,在尽心尽力地寻找一个适宜他做的工作岗位。眼睛老在贴有招工广告的门口徘徊,却没有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岗位。他眼看着已经快晌午了,浑身累得想瘫软下来,坐在街道上自由自在地歇息一刻钟。但是,不能呀。哪一家店主看见盛花生坐在自己的商铺门口不走,都会怀疑盛花生是打探道路的毛贼。他们都会用怪怪的眼光看着他这个几乎像是穷光蛋的街头流浪汉。

盛花生现在才感到自己十分的孤独,这么一个千万人口的大都市,却没有盛花生能够落脚的地方。他想去“荷花池”批发市场替人背货,可又拿不准该拜哪个码头。他实在走投无路时只有进“荷花池”背货。盛花生恨自己这么无能,本该如此精明的人却被一个骗人的短信息给骗了。盛花生此刻认为,如果没有那个骗人的短信息,他不会接二连三地遭厄运。麻绳子都在细处断嘞!盛花生现在几乎走投无路了。小芹啊,这日子怎么过?我不能让你晓得我现在的生活状况呀!

盛花生忽然看见了一部公用电话就放在那家副食品门市的外面的桌子上。他忽然有了想打电话愿望。我要问问小芹姑娘,问问浙江省那边可不可以接纳盛花生这个打工仔!但小芹现在能接到电话吗?她会不会正在上班挡车咧?盛花生知道小芹姑娘在一家纺织厂里面当挡车工,也就是织布厂织布。她现在是不是正在上班,打电话他有空接吗?但是,现在的盛花生已经是“山穷水尽”了,现在正是中午,也许小芹此时此刻正在吃中午饭哩!他要问小芹她们那边的纺织工厂里可否接纳盛花生这个大男人?盛花生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但那双脚却慢慢地往那部公用电话放的位置移了过去。

店老板的双眼看着盛花生,还以为盛花生要买香烟。盛花生走拢商铺门口,沉闷地说出了三个字:“打电话。”盛花生没有等店老板允许,便拿起了电话,往小芹那家工厂里拨了那个号码。

那边接电话的人到底没有立即放下电话,他叫盛花生等一等,便放下了电话,喊小芹姑娘去了。盛花生耐心地等着,他晓得自己包里有的是钱,电脑城黎老板发给他发了一百多元哩!只要等到小芹姑娘,他花掉这一百多元也无所谓。那边终于有人拿起电话“喂”了一声。盛花生身上的血顿时在向头上涌来。他确确实实地听见了小芹姑娘那柔嫩的声音。盛花生一时不知怎样回答这个“喂”字,他的心脏也加速了跳动,手也微微地颤抖起来了。那边的小芹姑娘却有点急不可待地问道:“你是哪个?”

盛花生再也忍不住大声地回答道:“小芹,我是盛花生。哦,我是盛三飞。”

小芹姑娘在电话那头哑然失笑,问:“你咋是盛花生咧?”

“龟儿子老魏给我取的绰号。”盛花生脱口而出地说了原由。

“老魏,哪个老魏?”小芹不经意地问道。

盛花生解释说:“老魏是一个瘦猴儿,卖耗子药的男人。”盛花生也知道时间是多么的紧张,不能浪费时间了,那是要计费的。他必须尽快接触到实际的东西。盛花生想到这里,急不可待而结巴地问道:“小芹,你……你……现在好吗?”

小芹爽快地回道:“好咧,我现在很好咧!你在成都咋样。能挣到钱吗?”

“能……挣到钱,我都挣了两千多元咧。”盛世花生当然不能将自己现在的处境告诉小芹,他本来已挣到二千多元了,可是被骗了。双方都沉默了片刻,盛花生虽然有点碍口失羞,还是先问:“小芹,浙江省……也就是你们那儿好不好打工?我一个人在成都不安逸,我想到浙江省来找你们。厂里放了假好在一起耍。”

小芹笑了,说:“我伯伯不是也在成都吗?”

盛花生道:“你说袁伯伯呀?他那么大岁数啦,咋能跟我们年轻人在一起耍,我十天半月还难得见他一面咧!”

小芹说:“我们这里也有男娃儿,他们在厂里当机修工,你要来就来吧!”

盛花生心中喜不自禁,没有想到,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他这么简单地绕了一个圈子就把问题解决了。他就可以去浙江省找小芹姑娘了。从今以后,盛花生就能跟小芹姑娘在一起了。盛花生跟小芹约定了明天他就从成都出发前往浙江省去找小芹姑娘。盛花生放下电话,闭了一下双眼,感觉一下幸福时刻的到来。他随即很慷慨地摸出了五元钱,价也不问便甩给了店老板。这样洒脱地付账,盛花生在来成都后还是第一回咧!

盛花生满心喜悦地离开了副食品商铺,走在洒满阳光的大道上。此刻,盛花生觉得成都的太阳又变得十分柔和了。虽然这是八月间,是川西平原最闷热的季节,但盛花生觉得这里是最适合人居住的城市。盛花生要不是为了小芹姑娘,无论如何都会在这里生存下去。再倒霉也可以去“荷花池”批发市场替人背货。

现在,他最想找个人喝酒,来分享自己心中的喜悦。

369,431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