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奇遇(36)

 

 

城市奇遇

竹间

三十六

盛花生的头脑飞速地搜索了一遍,在成都这座千万人口的大都市里,他的脑海深处也只搜索出了老魏这个朋友。盛花生便激动地说:“我就去找老魏喝酒。”

盛花生狂喜得屁颠屁颠地就往住处赶去。盛花生准备今天中午破费一次。他在路上还买到了半斤猪耳朵和一包花生米,还买了一瓶老魏喜爱喝的卢州白干酒。盛花生走到老魏的摊子前时,老魏旁边摆着一瓶卢州白干酒,正准备打开一包花生米自斟自饮。他忽然看见盛花生走来,心里骂,这龟儿子盛花生的脚硬是洗得白,专赶他的喝酒台子。

老魏正待开口挖苦盛花生几句,一眼便看见他手上提着的卢州老窑白干酒,老魏脸孔顿时灿烂起来,眉开眼笑地对盛花生说:“龟儿子盛花生,你被人骗了还买啥子酒嘛,喝你的酒我也不忍心呀!”

盛花生由于中午跟小芹姑娘通了电话,心中十分高兴,今天买一瓶卢州白干酒来招待老魏是他心甘情愿的。他对老魏说:“走,找家茶馆去喝酒。”

老魏喉咙里也开始有酒虫在爬了,忙忙碌碌地收拾起他的耗子药摊子,就近来到了一家茶馆,要了两碗茶,就各自在茶桌上喝起酒来。盛花生说:“魏哥嘞,我既要感谢你借给我的钱,今天特地来请你喝酒。”

“龟儿子盛花生。”老魏喝了一口酒,将一片猪耳朵丢进嘴里,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正后悔把钱借给你咧。我不借给你的钱,你能破财吗?我想了想,你受骗上当,魏哥子也有责任。你喝呀!”

盛花生没有多余的话,只是说:“总之,我今天是要来感谢你的。”

老魏又呷了一口酒,说:“龟儿子盛花生,你再说感谢我,我都不好意思了。总之,你的那个……那个……欠款的事,麻烦你尽快解决。”

盛花生说:“魏哥,我决不会在你跟前拉稀摆带。我有钱了一定会还给你的。”盛花生暗想,幸好自己没有把在电脑城被老板炒了鱿鱼的事告诉老魏,他晓得我没有地方挣钱就更加不放心了。

老魏喝着酒,还信誓旦旦地说:“我相信你,不然,哪个龟儿子把钱借给你。”

盛花生很想在喝酒时问问老魏去浙江省要多少火车票钱,他要问清楚心里才踏实。盛花生的问话都涌到了嘴边上又咽了回去。他到底多了个心眼,他要是问老魏的火车票价,包子不是就漏糖了吗?老魏会认为盛花生为了躲避欠他的那九百伍拾元钱欠账,才去浙江省打工的。老魏这个老江湖一定怕盛花生远走高飞,要竭力阻挡盛花生去浙江省打工。现在,盛花生后悔没有先去成都火车北站看看去浙江省的火车时刻表和车票价。怎么这样冲动地买酒买菜来给老魏办招待嘞?盛花生觉得自己真是幼稚可笑,太不懂得如何使自己躲避灾难,保护自身安全了。他甚至暗暗指责自己的不醒事儿,难怪那么容易受骗上当呀!他刚才给小芹打电话时该问问火车票价就好了吗?盛花生想再给小芹打个电话问问,看了老魏一眼,说:“魏哥,用你的手机打个电话。”

老魏说:“你那部手机不是给了我那位朋友了吗?钱是在他那儿拿的呀!”

盛花生对老魏的回答很不满意。他只说用手机打个电话,并没有一定要用自己那部新手机打呀!他咋这么吝啬哦!他又想,要是小芹姑娘怀疑我问票价是因为困境所致就会被她小瞧,还是不去问小芹吧!只是老魏的表现真他妈不够意思。

盛花生由于心里起了微妙的变化,喝酒劝酒也没有先前那么豪爽热情了。两人这顿酒原本可以喝得昏头昏脑的,但因为盛花生的情绪不佳而失去了兴致。老魏也由于失去了爽快喝酒的对手,没有人硬劝他喝,所以,喝酒的兴趣也大减。直喝到后来,也只有二分酒量的样子便草草地收场了。

盛花生将剩下的酒和菜让老魏拿着,说是晚上再陪魏哥子喝个痛快。其实,盛花生在保守自己心中的秘密。他要去火车北站问清楚去浙江省的车票票价和车次。他不能同老魏在这茶馆里摆闲龙门阵。盛花生迫不及待想尽快溜之大吉。他跟老魏说自己要去电脑城了。在老魏还没有站起身来时,就已起身出了茶馆,独自往成都火车北站赶去。

盛花生在火车北站售票处问了去上海方向的车次和车票价,全身顿时冷了半截。虽然大厅里吹着冷风,但盛花生的汗水却止也止不住地往外流淌,最后竟然汗水满面了。盛花生擦了擦额头,还在不住地叹气,许久才平静下来。他衣包内现在已经没有一张硬坐车票钱了,盛花生几乎是双腿瘫软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盛花生一路从成都火车北站走出来,又上了公共汽车。他坐在车上,脑壳里还在飞速地旋转着。他现在上哪儿去找那么多钱买火车票呢?在这座千万人口的大都市里,惟一的朋友只有老魏呀!想想看,盛花生再也找不出别的人可以帮自己了。他的脑瓜子又飞速地转动起来:怎样才能把老魏的钱套出来呢?妈哟,老子二千多元的手机当一千元抵押给他,不找他找哪个!

3,791,764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