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命运的节律

顺着命运的节律

 

 

 

顺着命运的节律

 

 

涂惠

 

夜潮,掀起五味杂陈

羁绊的心,在未完成的梦里游荡

行走的快乐和忧伤,被日子清空 
顺着命运的节律

那些绵绵散失的

最初的愿望和最后破灭的梦

成为月光的碎影

 

小鸟驮起蛙声

飞向熟悉的风景

一场暴雨过后,生命中不可逾越的索取

注定沉寂于逝去的时光里

当荒诞和丑陋被罪恶和垃圾带走

当精神赤裸得只剩下白骨

结局,应该早已存于宿命

 

2012年7月

噙泪的玫瑰

 

涂惠

 

你高扬万卷心扉

将一脉念想,根植于红尘

露珠,为你纵身殉情

血色忧郁,撩动我禁忌已久的心

从故事的结尾

逡巡故事的源头

 

噙泪的玫瑰

剔透着无暇的真

我沦陷于你大起大落的情感

饱尝着极大的快慰

谁会想到你灵魂深处的痛楚和

你枯萎后的萧瑟

 

也许,只有风才知道

渴望与期盼应该怎样复原

我,早因你而倾倒

我流血的手指,拂过你滚烫的胸襟

留下千年不改的誓约

让你我的爱,成为亘古

 

一二年五月

奔泊的河流

 

涂惠

 

你的梦将在哪里停靠

奔泊,掏光了全部的热忱

放荡不拘地挥霍日子

一厢情愿献出所有

无视时间的沉沦与复苏

 

徘徊、沦陷、曲折地攀爬

让疯狂远离理智

欢愉,危险越过风暴的顶点

灵魂刻下一道刀伤

顾不得献上一曲挽歌

 

这样的奔泊

是否可以拔掉骨缝里的刺

消隐旧日的疼

坚硬的肋骨与怀沙的心

残缺的年轮,千疮百孔

 

也许,只有经过多年以后

才能与一场粉身碎骨的春梦诀别

用足够的熟视无睹

修复一条河流被时光镂空的

岁月的伤痛 

2012年6月

一个人的黄昏

 

     涂惠


就这样站成

一个人的黄昏
远处,熟悉的石堤

沿湖边一直延伸

深浅的足印

隐约闪着光影

我收集着时光深处

那些遗落的感动

 

天空,血已流尽

风,依然轻轻

一种伤痛,侵入黑夜里真实

淬不及防的滑落

如雨,复苏着一种劫后

渴望,从伤口涌流

溅起几节断裂的月光

企图亮开辽阔的光明

 

2002年8月22日

 

1,333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