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 谜

 

 赌    

 

作者:郭华悦  

杨欣几年前离了婚,丈夫只分给她一家小店,还争走了女儿的抚养权。杨欣苦心经营着小店,希望有一天能挣够钱,把女儿要回来。

可因为各种人力之外的原因,小店的生意还是每况愈下。越下去亏得越多,杨欣只好忍痛把店卖掉。

杨欣听一位顾客说,中缅边境经常有赌石。把大石头切开,如果里面有上等翡翠,那就赚大钱了。为了女儿,她只好铤而走险,带着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毅然来到中缅边境一个盛行赌石的小城。

这天,杨欣带着老师傅到当地的玉石市场。两人转了一圈,老师傅看中了一位缅甸人的赌石。那块赌石的外表平平无奇,可老师傅一口咬定,非同凡响!

如果那块赌石真的有利可图,没理由会为人问津呀!可老师傅经验丰富,也让杨欣有所动摇。为了慎重,杨欣并没有当场将赌石买下。

接下来的几天,杨欣和老师傅每天都到赌石市场转悠,两人的眼睛都盯着缅甸人卖的那块赌石。几天下来,依旧没有人注意到那块赌石。可老师傅经过几天的观察,更是一口咬定那赌石绝对有利可图!

经过反复思量,杨欣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将赌石买了下来。这块赌石花掉了杨欣大部分的储蓄,能否和女儿团聚,关键就看这块石头了。

第二天,杨欣就和老师傅带着赌石,来到赌石市场。赌石里到底有没有宝贝,就是神仙也难判断,只有切开才能明白。为此,杨欣特地从开石场里请来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开石师傅。几个人带着赌石往市场里一站,立刻有一大群人围了上来。

开石师傅小心翼翼地将赌石切开,从边角开始,慢慢往里切。很快,赌石坚硬的外表被切去了一角,露出了一小片白玉色切面!从白玉面的面积和色泽来看,赌石里很有可能有上好的玉料,而且数量不少。

人群一下子炸开了。旁边一位老板突然叫住了杨欣:“别切了!这块赌石我要了。你买了多少钱,我用四倍的价钱买下来。”

杨欣一下子愣住,没想到对方一开口就是四倍!她正想答应,却见旁边的老师傅连连朝她使眼色。杨欣心里一动,于是对那位老板说:“三天后,你到我住的宾馆来,具体的事项到时候再谈。”

回到宾馆,老师傅说:“才剖出一个玉面,那位老板就叫了这么高的价钱!现在只有一种可能,那块赌石中的玉料,可能远远超出了我们原先的预料。我们不妨先调查一下,再做决定。”

说完,老师傅就到当地的几间开石场里,去打听那位老板的底细。到了夜幕时分,老师傅回到宾馆,一进门就对杨欣说:“那位老板来自北京,自己开了间珠宝店,经常来这里淘赌石。他的眼光是出了名的毒,让他看上的赌石,没有一块不准的。”

杨欣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如果把赌石带回城里,卖给珠宝店,价钱可能会翻个十倍,甚至二十倍都有可能!

三天后,那位老板如约而至。可杨欣铁了心,怎么说都不肯卖。最后,老板只好无奈地离开了。

淘到了宝,杨欣的心情格外兴奋,决定多留几天。这天,她和老师傅从赌石市场回来。一进宾馆,服务员就走过来:“杨小姐,有人找您,在这里等很久了。”

顺着服务员指的方向看去,杨欣看到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人。那位中年人看起来斯文儒雅,他走过来说:“我姓李,在外面开了间珠宝店,对玉石也研究了很多年。我这几天刚好来这里,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玉石。听说你们淘到了一块上好的玉石,不知能否让我看一看?”

老师傅和李老板有过几面之缘,知道对方在这一行中颇有盛誉,不仅讲信誉,对玉石也很有研究。正好可借他的知识,对那块赌石作进一步的鉴定。两人于是将李老板请到房间里,拿出那块赌石,让他鉴定。

李老板凑近赌石,瞧了好大一会儿,又用手敲。最后,他面色凝重地说:“依我看,这块赌石可能有问题!”

这句话说得杨欣心里七上八下。会不会是李老板故意危言耸听?可他是出了名的童叟无欺呀!见杨欣和老师傅半信半疑,李老板于是说:“这样吧,既然你们决定将赌石带回去,那将外面的赌石表壳多切开一点,也没有影响。明天,我们将赌石带到市场上,我请一位技术熟练的开石工人,将赌石多切几个面,这样就可以一清二楚了。”

隔天,杨欣和老师傅带着赌石来到约定地点。李老板早就带着开石的工人等在那里了。杨欣让工人小心开石,没想到几分钟后,显露出来的玉料下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手指粗细、三四厘米长的窟窿!石头里怎么会有窟窿?

工人继续切开,除了表面一层玉料外,里面则有越来越多的窟窿出现。杨欣的心一下子凉了。接着,赌石又被切开了五六个手掌大的面积,结果全是窟窿。

前几天构建的美梦,顿时崩塌!杨欣后悔不已,早知如此,前几天就应该卖出去!她赶紧叫停,接着说愿意将赌石卖出,可价格从前几天的四五倍开始,一路讲到了原价,最后杨欣咬牙叫了个亏本的价钱,还是无人问津。毕竟外面全是窟窿,再往里切,估计情况也差不多。这么一来,就算有玉料,恐怕也是零星的,根本无法和本钱相抵。

杨欣身子一软,瘫坐在了地上。她真的一无所有了!

几天后,杨欣正打算打道回府,却有一位商人模样的人找上门来。那商人说:“我愿意用你最后喊的那个价钱,将赌石市买下来,不知你们愿不愿意?”

事到如今,能捞回一点,总比血本无归好。杨欣刚想答应,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李老板打来的:“我那天仔细观察了那块赌石,后来用手敲石面的时候,发现里面似乎有空洞的回响。所以我猜想,石头里可能有很多窟窿。可从市场回来后,我觉得那些窟窿太奇怪,以前也从来没见过石头里有窟窿的。前天,我问了个精通此道的朋友,他告诉我,那些窟窿里可能有玉虫。我现在马上带这位朋友过去,让他看看。”

杨欣一听赌石里可能有玉虫,心里又燃起了希望。那位商人似乎瞧出了端倪,马上要交钱买赌石,杨欣却说:“不好意思,我们暂时不卖了。”

商人一听,顿时急了,提高了价钱,可这更让杨欣觉得可疑,于是果断地拒绝了。那位商人只得悻悻离去。

没多久,李老板带着一位白发苍苍的教授赶到。教授拿着开石的工具,小心翼翼地顺着纹理一点点地剖。十几分钟后,竟然在石头上剖出了一条完整的虫子!然后接二连三,又在石头上剖出了几条长短不一的“玉虫”。这些“玉虫”颜色各异,姿态也不一样。

教授兴奋地说:“果然是虫化石!赌石里的虫化石应该是这样形成的:在远古时代,由于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大灾难,将虫子和树木瞬间埋在了地下。经过几千万年的演变,昔日被埋在地下的树木和虫子,混合其他物质,变成了今日的赌石。赌石里的那些窟窿,就是昔日虫子在树干上蛀出来的洞。因为树是突然被埋的,所以虫洞根本没时间被填满,依旧保持窟窿的原样。至于那些虫子,则成了虫化石,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玉虫’。一条‘玉虫’最低也可以卖到十万以上。”

杨欣乐得合不拢嘴。教授粗略估计了赌石里应有的虫化石数量,并制定了一个较为合理的价钱。杨欣说:“这样吧,我看李老板您对这块赌石也很有兴趣,我就以定价的八折卖给你。一来感谢你的帮忙,不然我可就血本无归了;二来,经过这段时间的提心吊胆,我实在不想再因为贪心而给自己增添烦恼了。我来这里的目的,本来就是挣够钱,把女儿要回来。现在这块赌石的钱,已经远远超出我的目标。我不想再带回去,以免夜长梦多。我只想和女儿团聚,过平平淡淡的日子。这种玩心跳的日子,实在不适合我。以后,我也不会在沾染任何和赌石或赌博有关的东西了。做人呀,还是安安分分的,才能活得轻松一点。”

李老板求之不得。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杨欣付了老师傅应得的报酬,又包了个大红包给他。

回到成立后,杨欣请了律师,并最终要回了女儿的抚养权。不过自此以后,杨欣一听到和赌博有关的事,都心有余悸。

114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