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人诊所

 

                                        老实人诊所

 

                              作者:郭华悦  

最近,洪山镇上开了家老实人诊所。

这诊所,开得静悄悄的。某天的一大早,镇民们出门,就看到街上新挂了个招牌“老实人诊所”。就连消息最灵通的人,也不知道诊所是什么时候开始筹备的?更何况,洪山镇地方偏僻,怎么会有外地人来这里谋生?

开诊所的,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姓王。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对于洪山镇的人来说,有经验的老医生才是个宝。这不老不小的,能顶啥用?众人只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看着这家诊所如何在洪山镇站稳脚跟?

可正应了那句老话,酒香不怕巷子深。诊所开张没多久,生意就滚滚而来。王医生开这诊所,仗的就是就是家传的一种绝技,不管来者腰腿如何酸痛,只要经过王医生的手,没有不立马痊愈,全身舒畅。庄稼人,有啥腰酸背痛是家常便饭,一开始只是试着到王医生的诊所里推拿按摩。没想到,效果如此神奇。一传十,十传百,被传得神乎其技。

到了后来,王医生的老实人诊所,不看其他病了,专门治疗身体酸痛。不仅是洪山镇的人,就连附近一带的其他乡镇,闻名而来的人比比皆是。而且,老实人诊所,实至名归,不仅医术好,且收费公道,颇得人心。

这天,李老汉从诊所门前经过,却看到从里面走出一人,正是好一阵子没见的老王头。两人本是铁哥们,后来老王头去邻镇做生意,便没再见过。一番寒暄后,李老汉才知道,对方最近身体不好,回来静养一段时间。

老王头说:“还不是在外头落下的毛病。一个人在外,得过且过,也没注意保养身体。结果,老是腰酸腿疼的。前阵子,知道这里新开了个诊所,专治这毛病,才特地回来了一趟。你说神奇吧,不过推拿两三回,毛病全好了。”

话虽如此,可李老汉细看,总觉得老王头的脸色灰暗了许多,反倒比以前差了。听了这话,老王头说:“你老花了吧?这些天来,我可是吃嘛嘛香,身体倍儿好。”

和老王头分别后,李老汉慢慢往家里走。老王头的情况,令他有些担心,而且也让他想起了最近的一件怪事。自从王医生的诊所开张后,照理说,在他的妙手之下,洪山镇的人应该得益不少。可偏偏,自从诊所开张后,镇上的人们却刚好相反,病痛不断。

而且,王医生看病有个规矩,只在中午看,其他时间则闭门谢客。老实人诊所,每天都是中午开张,两个小时后打烊。其他的时间,哪怕病人敲破了门,里头也是从无回应。这个怪规矩,令洪山镇的人啧啧称奇。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正值农忙时节,地里的活多,人又少,李老汉成天忙得早出晚归。农忙结束后,多日来的辛劳让李老汉腰疼的老毛病又发作了。一开始,还只是隐隐作痛。可后来,疼得龇牙咧嘴,睡不好,吃也没胃口。

见状,老伴说:“这岁数了,身子不比年轻人,别硬撑了,去看看吧。”

李老汉点了点头。在疼了一个晚上都睡不着后,第二天一大早,实在忍不住了,便去敲了王医生诊所的门。可敲了老半天,不见有人来开门。李老汉这才想起,老实人诊所早上不开张的。本想晚点来,可腰疼得受不了,想了想,李老汉决定到里头看一看。

王医生住的地方,有个院子。前半截是店面,后半截是住处。李老汉忍着痛,翻过了围墙。再往里走,进屋的门却从里面反锁了。敲了敲,也没听到里头有脚步声。李老汉将耳朵贴在门上,细细地听,却听到了一种怪声音。

这声音,似乎是婴儿的啼哭声。可李老汉知道,王医生孤身一人,据说父母早亡,而且也没有结婚。这么说来,房子里的婴儿声是怎么回事?

越是听,李老汉越是坚信自己听到的,确实是婴儿的哭声。他叫了几声,里头并没有回应。过了许久,腰已经没那么疼了,王医生又不开门,李老汉便翻出围墙,回了家。

一路上,李老汉心里纳闷极了。既然没成家,哪来婴儿?王医生性格有点孤僻,独来独往,从不和镇上的人来往,也不见有朋友。这婴儿,显然不是别人托付的。而且,只是听到婴儿声,却不闻王医生的声音。难道,他有事外出,将小孩留在家里?

回到家,和老伴说起这事,老伴皱着眉头说:“你也太失礼了!去找人家看病,也没得允许,就爬墙进了别人家。要是让王医生知道了,只怕不高兴了。”

至于婴儿的哭声,两人讨论了许久,没个结果,也就不了了之。

过了几天,李老汉去镇上赶集,恰逢隔壁村的刘二婶。两人唠着,说到了王医生的事。李老汉想起自己碰到的怪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哪知,刘二婶却说:“你听错了吧?上次,我背痛,实在忍不住了,半夜去敲诊所的门。没人来开,我就在门口蹲了大半夜。后来,好像听到里头有传来老人家的咳嗽声。可不管怎么敲门,就是没人应,最后只好等到第二天的中午了。”

一人说听到小孩的声音,一人说听到老人的声音,两人坚持己见,谁也不肯改口。可说起来,这事可怪了。王医生孤身一人,从不和外头的人来往,而且自称无亲无故,房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住。既然如此,小孩和老人从何而来?

李老汉事情多,忙得很,也没空整天琢磨这破事儿。没多久,就将这事抛诸脑后了。可不知咋地,腰疼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且一次比一次疼,每回都得把李老汉往死里折磨。跑了好几家医院,吃了一大袋子的止痛药,还是无济于事。

李老汉想到了王医生,觉得既然都传得那么神,不妨就去试一试,反正死马当活马医了。下定决心后,李老汉便朝着诊所的方向走去。

这回,正好是中午,诊所的门倒是开着,但王医生正在替人推拿。推拿间的门掩着,李老汉本来静静地坐在外头等,但腰间的疼痛一阵强过一阵,实在忍不住了。于是,他起身走进推拿室,本想问问什么时候能好,却看到了令人嗔目结舌的一幕。

只见病人躺在推拿床上,面朝上,眼睛紧闭,鼾声均匀,睡得挺熟的。王医生则站在病人身旁,双手仿佛有一股魔力,只要在病人的身体上一按,那里就会冒出一缕似有还无的白烟。白烟袅袅升起,被王医生吸入了鼻中,一脸享受的表情。

见状,李老汉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闻声,王医生回过头,发现有人站在门口,不禁大怒:“谁叫你进来的?出去!”

李老汉赶紧退了出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见王医生慢条斯理地走出来。王医生脸上还有阵阵红晕,口中说道:“家传秘术,不欲旁人围观,还请见谅。你第一次来,不知者不怪,也就算了。下次要记得,不要自行走入推拿房。”

李老汉点头如捣蒜,问道:“对了,刚才那白烟是什么?”

王医生说:“告诉你也不要紧。我王氏祖上传下一门秘术,通过按摩推拿,将人体内的疾病排出体外。那白烟就是病人积存体内的病根,在秘术推拿下,被逼出体外。这么一来,病自然就痊愈了。”

王医生所说的,在李老汉听来,无异于天方夜谭。不过,效果摆在眼前,也不由得他不信。既来之,则安之,于是李老汉说了最近腰疼的事,让王医生帮忙治疗。

说也奇怪,一阵推拿后,李老汉也昏昏欲睡,眼皮越来越沉重,最后沉沉睡去。等他醒来后,王医生已经结束了推拿。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李老汉发现浑身轻松,原先的疼痛竟然都消失了。

李老汉这才明白,为何这一带的人对王医生推崇备至!王医生的医术,果然不一般。言谢后,李老汉浑身舒畅地回到了家里。

一进家门,就看到老伴正忙前忙后,原来是儿子小李城里回来了。

听说李老汉身体不舒服,小李特地请了假回来。李老汉说,从王医生那儿回来后,人已经好多了,起码腰不疼了。但小李却说:“腰疼这病,可大可小。反正假也请了,干脆就带你去大医院,彻底检查一回,也好放心。”

李老汉本觉得没必要,但小李坚持,也就答应了。去医院检查后,回到家里,李老汉继续去王医生那儿推拿。去了几次,整个人感觉完全好了。

可这天,当李老汉从王医生那儿回来后,却看到老伴和儿子正抱头痛哭。李老汉走上前,看到桌上放着一张诊断书,上面的诊断结果令人触目惊心,是癌症!原来,儿子今天去医院拿报告结果,却被告知李老汉已经是癌症晚期,不久于人世。

得知这个消息,李老汉惊得说不出话来。

照医生所言,腰疼是癌症恶化转移后,压迫到神经才引起的。可李老汉觉得,明明已经好转,甚至这几天都完全不疼了,怎么会是癌症?见他不相信的样子,儿子又带着他,跑了其他两家医院,做了同样的检查。几天后,检查报告还是一样。

这下,李老汉才彻底相信了。

因为晚期,且已扩散,没有治疗的意义,李老汉索性破罐破摔,也不去医院,而是每天到王医生的诊所,按摩推拿一番。说也奇怪,推拿了一两个月,腰疼也没犯过。

这天,李老汉从王医生的诊所里出来,浑身舒畅。走在路上,耳边传来一阵哀乐。回头一看,原来有支出殡的队伍经过。看着那张遗照,李老汉有种熟悉的感觉。仔细一想,那不就是常在王医生诊所里按摩的那人吗?

最近,李老汉经常来王医生的诊所,自然也认识了一些常客。今天出殡的这人,最近也常去老实人诊所,两人还聊过几次。那人不过是普通的酸痛,且前几天还告诉李老汉,说情况好了很多。怎么才几天的功夫,人就没了?

送葬的队伍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老王头。趁着队伍停下休息的时候,李老汉将老王头拉到一旁,说了自己的疑惑,问道:“你知道这人怎么没的?”

老王头叹着气说:“谁知道呀!本来也不过是普通的酸痛,去医院检查,也没啥毛病。去王医生那里推拿了几次,说是好了,谁知道前几天夜里,一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这人呀,可真是脆弱。”

李老汉注意到,老王头的脸色比上次见到的,又差了许多。正想提醒他,老王头却说:“你也该注意一下身体。这次看到你,气色怎么差了那么多?说也奇怪,最近附近一带多了许多莫名其妙去世的人。本来好好的,也没啥毛病,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没了?”

老王头的话,让李老汉心里“咯噔”了一下。确实,经老王头这么一说,李老汉也觉得奇怪。最近,镇上三天两头就有人去世。更巧的是,那些去世的人,李老汉都知道,都是经常去老实人诊所里推拿的病人。

回到家里,仔细推敲琢磨,李老汉越想越觉得奇怪。而且,尽管最近每次去诊所推拿,回来后都感觉好了许多。但不知为什么,每回看到王医生,李老汉的心里总会有些发毛,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李老汉有种直觉,那些人的突然去世,似乎和王医生有关。想到自己也没几天可活了,李老汉一狠心,干脆豁了出去,决心查个明白。于是,他准备好了相关工具,隔天一早就悄悄潜入王医生的住处。一进屋,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屋里站着一个少年,咋看之下,还以为是王医生。可细细一看,虽然五官一样,但少年看起来稚嫩多了。难道是王医生的儿子?可从来没听说过呀!再说了,王医生不是说过,自己是孤身一人吗?

李老汉还在想着,应该怎么解释自己的不请自来?没想到,少年似乎毫不意外,冷冷地说:“怎么,有胆来,没胆说话?”

李老汉一皱眉,少年接着说:“别瞎猜了,我就是王医生。本来,你还有几天可以活。等到下一次推拿结束后,才会送你上西天。不过,既然你都迫不及待了,我就成全你。”

这少年就是王医生?李老汉一下子呆住了。

少年说:“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的岁数要是说出来,还能把你再吓呆一次。这世上有一种异物,叫‘老食人’,专门以人的寿命为食,用来增加自己的寿命。老实人,就是老食人,哈哈,这你们都不明白。所谓的推拿,不过是障眼法,利用其沉睡之时,吸取其寿命。今天告诉你这些,是因为你大限已至。”

李老汉这才明白,为何去过诊所推拿的人,都脸色奇差,且不久后就古怪离世!原来,这一切都是李医生所为。

李医生接着说:“可惜呀,这食寿之术,还有缺陷。吸人寿命后,每天都必须经历一个生命的轮回。凌晨时是小孩,慢慢长到少年,午后是中年,到了晚上,就成了老头子。如此周而复始,日复一日。为了避人耳目,我只得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个地方。”

原来如此!以往的种种怪事,都有了解答。李老汉心里发慌,想脚底抹油,但一接触到王医生的目光,脑子却一阵眩晕,接着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醒来后,睁开双眼,李老汉发现,自己还躺在王医生的家中。掐了掐手臂,疼得龇牙利嘴,不是梦!自己还活着?李老汉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发现王医生晕倒在一旁。更令他惊讶的是,王医生发须皆白,仿佛片刻之间就老态毕露。

怎么回事?正当李老汉云里雾里的时候,李医生悠悠醒来。看到自己的样子,他狂呼道:“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平静下来后,李医生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绝症?”

李老汉点了点头,说了自己是癌症末期的事。李医生听完,颓然长叹道:“天意,天意。自作孽,不可活。当初,师傅传授我吸寿之术时,再三叮嘱,不可吸食绝症之人的寿命。吸寿之法,是让寿命从有之人向无之人转移。若是吸了无寿之人,反倒会适得其反,使得寿命从施法者身上,转移到寿命将终之人的身上。哎,没想到,我多年来辛苦吸食而来的寿命,反而会便宜了你,救了你一命。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王医生寿命已终。说完,头一歪,一命呜呼。

李老汉呆呆地愣在原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没想到,误打误撞,却让自己捡了个大便宜。看来,世事难料呀。

走出王医生的住处,外头阳光灿烂。李老汉的心里,也是一片亮堂。他较快脚步,朝着家里走去。未来,还长远着呢!

16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