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的风景

 

岸边的风景(诗歌八首)

 

○李惠艳

 

秋天的步履

 

穿越如水的琴音

岁月的燃烧在枝头日渐苍老

寻找不到

最初琴瑟轻盈的美妙

如同面对这低矮的黄昏

总会想起退去海潮的沙滩

还残留着生命的清新

还残留着脚印的渴望

 

被季节折断的羽翼

在醒着的日子隐隐作痛

是怎样一种的凋零

衰败了最初的誓言

让泣血黄昏的沉寂

成为岸边唯一的风景

 

一路踏歌而来的步履

如今还在伸向广袤的田野

流向耀眼的远方

仿佛轻柔的飞翔

把整个晴朗的空间

装点得格外的碧空如洗

分明聆听到大雁的窃窃私语

成为季节最后的表白

 

季节深处的涛声

 

漂泊的灵魂

还在河的对岸徘徊

急促的马蹄

已沿着故乡的走向奔驰而来

在虚构的流淌中

直抵爱情的相敬如宾

让搁浅许久的往事

依旧流淌在生命的原野

 

在天空与大地之间

草原上所有的呼吸和感慨

都因为浪漫的足音

而没有了距离

所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

都因为虔诚的诱惑

而没有了冬日

 

旅途中的疲惫

沾满岁月的尘土

依然能够听到格桑花的柔情

在生命的底层独自绽放

总有一种淡淡的馨香

来自你灿烂的眼眸

总有一种幽幽的感动

被你深深地牵挂

 

无论此刻的言辞如何表达

最真的梦和游子的歌

总会一如既往地

漂泊在多舛的海面

让季节深处的涛声

一次次拔节

被风风雨雨弹拔的一曲曲忧伤

 

在泥土的浑厚中成熟起来

 

其实,原本在你的眉间

蕴藏着的就是一幅亘古画

当月光洒向山坡的时候

这灵魂的相约

就已在皎洁的月色中

蘸满秋天泥土浓郁的气息

 

很久的日子

被山峦叠起的诗句

成为一段亘古的风景

深深地植入青春的视线

一如那首熟悉的歌谣

在泥土的浑厚中成熟起来

 

童年的身影

无声地自水边掠过

一些过往的大雁

早已远离诗歌的苍白

走进这季节的温馨

静谧的忧伤便有了一份感动

在生命的旅程中

越发显得有几分沉重

 

走过思念萌动的季节

思想的光芒和瀑布一样壮观

宛如千年的蝴蝶和爱情

宛如千年的期盼和等待

穿越万水千山

停泊在黑夜醒着的梦中

 

眸子中的秋水之波

 

被岁月打造的城堡

让所有的梦幻

掺杂不进一缕风雨

掺杂不进一丝辛酸

唯有那缕轻盈的秋风

在日月星辰的交替与轮回中

成为一种暂满汗水的图腾

盛开在嶙峋的空谷

 

当汽笛的长鸣

再也挽留不住瑟风中的道别

时间的指针

已在光阴如梭的唇边

长成黑色的森林

让风雨一茬一茬的收割

让历史一遍一遍的承载

 

曾经牵过的手

还残留着昔日的温情

走过记忆的斑斑驳驳的履痕

所有的风景中

唯有那沓在风中散落的照片

成为一路走来最好的见证

 

眸子中的秋水之波

依旧在风清云淡的远空

漾起圈圈涟漪

寻找不到被波涛磨砺的孤独

就像在家园的背后

聆听不到被爱掀起的琴韵

 

选择这一刻的宁静

 

是谁点燃的红烛

成为忧伤琴弦中的哭泣

在没有愈合的伤口

有一种震颤

被时间轻轻地抚慰

在瀑布的倾泻中

有一种思想的火花

甜甜地流出醉人的呓语

 

是最初的冲动

感化了月光的枯萎

还是长长的期待

融化了缄默中的深沉

只是,那片褪色的枫林

依旧在生命闪烁

将时光的流逝一次次感动

 

当最后那轮夕阳

被秋风拉进地平线时

北方的天空

一下子变得凉爽起来

使得白昼与黑夜

有了明显的分界线

 

选择这一刻的宁静

走进生命独立的静默

远方袅袅升腾的炊烟

在不经意间撩动树林中的鸟鸣

仿佛还在纵情地歌唱

 

是想把这浓浓的乡土气息

编制进远山旖旎的风景

还是想把这星光下的祈祷

描绘成泰戈尔的诗句

轻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

 

生命的插曲

 

走进魂牵梦绕的胡杨林

有一种熟悉的身影

依旧坚守着相濡以沫的爱情

始终无法挥去的

是那心旷神怡的表情

总在一次次的等待中

放飞心灵的渴望

总在一次次的追寻中

变得坚忍不拔

 

没有什么可以

来诠释这命运的流放

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海枯石烂的千古誓言

其实,面对每一轮

鲜花绽放的季节

收获抑或放弃都会是生命的插曲

 

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因为命运早已注定

会用一种对峙来仰望天空

不是每一次的相逢

都会并肩而行

也不是每一次等待

都是一种无言的结局

 

置身于月光的港湾

是谁的船舶

停靠疼痛的码头

让往昔的潮汛

和着灯光的节奏

将往事一点点地地点燃

而后又一点点地漫过岁月的岸

 

在村庄的守望中老去

 

所谓的黑夜

只是一种过程

所谓的鸟语花香

只是一种过眼烟云

唯有放慢自己的脚步

才能真正感受到

身临其境的梦想

 

所谓的飞翔

只是一种过程

所谓的万紫千红

只是一种昙花一现

唯有共享心灵的旷野

才是心心相印

苦苦思念的青春节拍

 

你说,阅读从心灵开始

亘古的村庄

在幽幽暗暗中变得回肠荡气

伫立于村庄古老的槐树下

季节在轮回中循环归复

如同深深浅浅的脚步

总在涅槃中撑起一片天空

 

不经意的回首间

我看到父亲悠长悠远的目光

牵动我几多童年的遐想

牵动我几多青春的梦幻

直到有一天

父亲真的在村庄的守望中老去

却发现我的心依旧留在故乡

 

无法释怀的牵挂

 

被情感精心装饰的日子

是谁为我抹去

眼角的最后一丝泪痕

让阳光下的沐浴

堆积成季节不变的诺言

让风雨中的历练

融化了掌心所有感恩的洗礼

 

沿着村庄的走向

那是怎样的一种开始

在膜拜中坚持不懈

在歌唱中延续

一种蓄谋已久的原始力量

 

从贫瘠中走出来的生活

在长久的跋涉后

开始有了生命的绿洲

开始有了季节别样的风景

和风景中一串串美丽的音符

 

是历史带走了驼铃

还是驼铃摇响了历史

没有人告诉我

时间到哪儿去了

重返村庄,长夜如梦

寻找不到曾经弯弯曲曲的小径

是否还在沧桑中哭泣

 

井台上的青苔

长了一层又一层

如同一段故事

总也让我无法抗拒

如同生命中无法释怀的牵挂

如同风雨中无法放手的梦幻

169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