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外五首)

 

地震(外五首)

汤云明

大地的内心压抑着不安和躁动

没跟我说  也没跟大家说

偶尔耍一下暴脾气来发泄

积怨  才一开始吐露或翻脸

走兽脚失前蹄  飞鸟折断翅膀

人心更是  无法平静

我相信  天不会就此塌下来

但我还是害怕生活会站立不稳

更可怕的是  这才只是个开始

传说中的大蛇一个摇头摆尾

沧海桑田  就得重新洗牌

今夜  没有见到地光和暴雨

只听到地动和山摇的呐喊

还有惊魂未定的呼吸

而那些  权威测定  严肃辟谣

以及对种种可能性的预判

都只是在  追着大蛇的尾巴

来证实自己还有半点价值

药与病

曾经因为憎恨病痛的折磨与无奈

选择和有几分毒的药  亲热和纠缠

当大把大瓶的药侵蚀着肌体

又只能选择  和一些小毛病妥协投降

一起对抗药物的殷勤和诱惑

我吃药  药镇病  病挠我

构成了解不开  走不出的怪圈

这些药  病还有我  如果还能

自主地选择三角之间的亲疏  远近

说明  我们的关系可以调和或平衡

也还可以在一个屋檐下相安无事

最怕人老珠黄时  谁也不再服谁

药和病都吵嚷着要与我翻脸

即使我愿意忍受种种痛苦

希望与药和病和平共处

他们却以我的肉体为战场

进行厮杀  非要打个你死我活

弄得三败俱伤  最后

玉石俱焚的下场

卢沟桥下永定河

卢沟桥上的石狮子  舞刀弄枪

嘶吼出血和泪的那年  那月  那日

永定河河水  断流三天  又咆哮了数年

七月七日  是一个耻辱的记忆

也是一个民族  怒吼和奋争的开始

有维护太平的大洋  在远处坐阵

有渤海  黄海的胸襟  在静静接纳

海河奋起呐喊  再多的委屈与艰辛

都如同逝去的东水  让他们

在大海的慰藉里得到终结

锦秀山川  中华厚土  母亲河作证

即使战火纷飞  一地焦土的境地  永定河

也流淌和传承着黄河  黄土  黄种人

文化自信  道路自信  民族自信的血脉

这条  永远安定和庇护京城的河流

流淌过五省市  四十余个县区的美好祝愿

也积淀着灿烂  丰富  悠久的河流文化

这条  曾经的卢沟河  无定河

已经把千年历史  浓缩在一座桥上

现在的永定河  正把

情怀和光彩  彰显在华北大地上

点燃一根烟

用激情点燃生命的长短

用双手握紧存在的价值

一些寂寞随烟灰燃烬  消散

一些困惑又重新明了  清晰

我不想抽吸烟  也不想装酷

只为这一点微弱的温暖和光亮

这一段短暂而脆弱的陪伴

好透过云雾看清自己的真实面目

在点燃一根烟的时空里

除了有素颜美女在眼前舞蹈

还有黑衣死神  张牙舞爪

青面獠牙地  在一旁等待

风吹来的时候

风吹过来的时候

一本书  就翻到了新的一页

那些成王与败寇的覆辙

定格成胜利者写下的白纸黑字

风吹过来的时候

一片曾经洁白无暇的云朵

就被铜臭与世俗的空气

熏染得四分五裂  没有表情

风吹过来的时候

这棵骨子坚硬的大树

被强势折断了脊梁和筋络

只有  墙头上轻浮的杂草

顺风得雨  伸曲自如

风吹过来的时候

寄存着乡愁的那一缕炊烟

早已经  飘摇散尽在

都市的喧嚣  霓虹中

风吹过来的时候

我正好在月光下写诗

晓风中的群山  残月下的思索

入诗入画  融进血液

心灵这片自留地

在心灵深处的这片自留地上

没有庄稼拔节的声响和风尘与喧嚣

只有  闲情逸致的小船

从宁静安详的港湾  扬帆出海

抒发情感与志向的诗词歌赋

可以自由豪放地表达和吟唱

只有现实与理想  还会纠结成

一声霹雳  一道闪电  一道彩虹

在梦醒时分时  一个又一个瘦字

爬满四季的樊篱  相思的窗棂

此时此地  不必有富贵和意外来惊扰

花满枝丫也好  孤芳自赏也罢

幸福的花儿开在春风里

任风吹雨打  世事无常

任潮起潮落  阴晴圆缺

77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