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圣地雪城(12)

我的圣地雪城(12)

 

宗山古堡

A

宗山,是一个民族的形象;

古堡,仍雄风漫卷。

你巍巍屹立不屈的铁骨,宗山如磐,峭壁如磐,耸立忠魂的英烈!

B

一九O四年,刻在宗山冷峭的铁壁,也刻在历史的梁柱上,让世代研读,长钙。

……日不落的铁伸入,血染年楚河,数月的战云召四方男儿奔赴宗山,捍卫高原民族和一个大清帝国的尊严,枪炮声轰然地响起,又沉寂下去,侵略者的铁骑无数次被砍翻在这块不倔的土地。

C

宗山骄傲地记得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江孜军民铁桶般围住一千多英军的营垒,推倒营帐,轮番冲杀,刀折枪断,血浆喷洒昏黄的高原月,风声鹤唳,让英军统领荣赫鹏尿了一裤子的羞辱!

C

炮隆隆,枪啸啸,江孜咆啸,雪域怒吼,日不落帝国的旗帜成了尿布,流几道惨白!

为了面子,有狼军扑来,红舌长伸重兵包围宗山,枪声,炮声合着喷涌的热血染红落日,浸染晨昏的血红。弹药库起火,烧红了宗山的岩石,敌军高挑枪刺近逼,滴血的壮士奋力搏击,血祭热土。

火在烧,敌近逼,不倔的军民投出刀矛,逼退敌兵,向东跪拜,然后纵身跳下高耸的绝壁,塑造不朽风骨。

整个大地在晃动,高原数天风雪覆盖,祭悼忠魂!

 

E

天地有日出月落,宗山,却一直巍然屹立成一种气魄,让人成为热血男儿,尔后长成雪域高原的防护林!

 

卡惹原始村落

 

没想到我驻守的荒岭,有这样一个辉煌的村落,从此,达玛拉,我们守卫你今日的炊烟,也守卫你远古的朝阳。

为着你的发现,这块不惹眼的雪原古土变得金碧耀眼,自豪的血液日夜地奔涌,我普通的枪刺上一层异彩,因你的久远,你的神秘!

考古学家走来,与古老的原始村落对话,研讨先人的风俗;

记者匆匆走来,为着这个新的发现——特提斯古海东岸之谜的宣示;

旅人游客走来,是为了那份好奇,那份满足;

我的驻守从此少了几分冷清,几分荒僻,常有羡慕的目光投入我的责任;无人问津的达玛拉有了远亲近邻的走动,有了情侣的光顾;

有了少男少女动听的声音;

有了首长风风光光的莅临!

这里本来就不该冷落呵,数千年就是一个热闹的镇落,这支从黄河,青藏高原迁涉来的人群,用石铲、石锄、刨绿过这里的沟坡,用石斧、石矛赢得过生存,用陶罐盛装过最古老的米酒,将黄河的涛声倒进澜沧江中,年年向东拜祭那轮太阳,那份与汉民族无法割舍的渊源。因之我们今天的守卫仍是那么亲密,

守卫黄河的落日沉入卡惹河,守卫蜀地的朝阳冉冉升上达玛拉山顶,黄河的红鲤,高原的牧歌,千里的麦香都在这儿汇聚。

我们驻守多了两分神圣;

远古的凝重,今日的鲜活!

 

沐浴节

 

江水温柔,山川静穆,草滩多情。

极地的山水这时最为圣洁、袒露、赤诚。

整个高原抛却羞涩,不用遮掩,也无须遮掩,赤裸裸地浸泡水中!

姑娘的秀媚,阿佳的丰盈,觉拉的健壮,布谷的柔嫩一起浸泡水中。

河水喧哗,碧波粼粼,欢声笑语,突然暴发的叫声和拍打水流的清悦是你们的语言。

姑娘半遮半掩,柳枝摇曳,面飞红云;阿佳安然,无须掩饰成熟的青春,骄傲地袒露;

布谷嬉戏笑闹,天真无邪,毫无顾忌;

觉拉欢悦地挥动手擘,搅一江碧水,掀一派赞叹,撩动姑娘的羞涩;

太阳艳艳的,江水莹莹的,绿水轻风,圣洁如天河瑶池的沐浴。

有彩裙、彩袖不时翩翩落地,

有光洁的胴体不时投进水波,

有嬉笑翻上堤岸又入水里,有各种曲线漾动树影,漾动江流。

江风柔柔地吹拂,阳光灿灿地照耀,

波光敛滟,熠熠闪闪,一派节日的祥和喜悦。

此时的高原晒满了花裙、彩衣、被褥,如是一天云锦;

一切都亲近自然,走向自然,融入自然,浪漫如五月邦锦的佳期。

又圆又大的月亮升起又落下,数天的沐浴是极地最骄傲的日子,世界引颈翘盼,人人期冀拾拣串串美丽的回味。

面对沐浴,你将是最坦诚的男儿。

谁想心地明洁,请勇敢地走进水中,沐浴!

 

八廊天街

 

你以三千六百多米的高度,邀阳光天天照临,邀祥云款款而至。

你将新颖朴实的藏式楼群站成迎宾的礼仪,招四方商旅云集。

你将大昭寺围成圆月,让我走进你繁华的小街天天读你,让千里迢迢赶来的旅人宾客天天读你如天上宫阙般的新奇神秘,挤进你的门市、围帐、地摊。

青海的皮衣,宁夏的枸杞,内地的绸缎,上海的服装,的印度的檀香,尼泊尔的首饰,瑞士的手表……你应有尽有,丰富得令四方咂舌!

陕西的土话,四川的方言,北方的京腔,南面的粤语都在这儿集结。

人挤人,肩挨肩如潮起落,英语、法语、俄语、藏语都在这里碰撞成藏刀的喜悦,银饰的希冀,木碗的圆润,玉器的晶莹,氆氇呢的厚实,藏族姑娘的红润俏丽。

转经的人流,朝拜的人流,购物推销的人流,绕你转动成日升月落。

千年古寺的钟声,佛香的浓郁,市声的唧唧,酿造迷离,酿造诱惑,酿造夜夜的灯火,白日的交易。

你街前的唐柳喜盈盈地伫立一旁,是欣赏祥和的气氛,繁荣的景象?是对当年的回忆,是聆听四方的新语?

八廊街,你从荒潭升起,在四方交流中繁荣;

明天,你又将给日光城增添什么样的欣喜?

 

寻觅苍凉

A

长居闹市,我常向往深山的居所、山中人家,因而一次次走进喜马拉雅。

让它的空旷、坚实、苍凉、冷寂冲刷一切纷忧,驱除俗利,多几分轻松,添几分脱俗!

B

我常面对山,苍苍莽莽的大山,重重叠叠的大山,走近它,聆听它的心音,感受它不动声色的深邃,千年万载凝聚成的博大坚毅的灵魂。瞬间’’.会觉得,一切的一切都可以看开些去,生生死死,别别离离,一已得失你会羞于提起,那些怨艾,那些凄切无以与苍凉的雪岭、千年的寒冰对视,就是辉煌成就也无须一提。

这时,你会心平如镜,任自流淌,返回原初的纯朴,多了人性;

这时,你会看轻生死,又注重生死,寻那种与苍凉对应的生存;

这时,你会对那些狂妄付之一笑,对那些浅陋以友善的一瞥;

这时,你会真诚地面对人生,哪怕被明枪暗箭所伤,也会拔下投枪弃之于地,让邪恶自己显现卑微的颤栗,而无须计较;

这时,你会紧紧拥抱每天新的太阳,将它轰然地投进生活,溅粒粒辉煌!

C

我常常走向荒原,走向大山,走向野岭,走向莽塬,与之对话、对视,进行默默地交流,寻觅苍凉冷却尘世沸烫的血浆,扩展心壁,补充山的乳汁,

面对时代,面对世人,使自己

多几分山的厚实!

1,798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