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圣城雪城(15)

我的圣城雪城(15)

 

走向荒原

 

 

A

穷其一生,我无法穷尽你的荒凉,历尽你的辽阔。

你似一位不老的村妇,朴朴实实,健壮地走向遥远,把我的视线折叠成不尽的远山,让生动无情地将我的眸子淹没。

春潮伴着鹰啸摇曳你的新枝,

夏日的浓绿繁茂地掩过你的年轮,漫成丘峦,秋的枯荣给你季节的栅栏一段稀疏,

冬的洁白让你悄悄地孕育……

年年岁岁,丰厚不衰,不老不灭是你呵,我的荒原!

你的博大,常牧虎豹的威猛;

你执著地磨砺狼的暴唳;

用深远养育狐兔的乖巧;

坦诚地纵容野牛的执横……

日月梭行,色彩更叠,因此泯灭不了你的生机,你的躁动,你的奔腾。

B

土豹自有昂头的时候,你有过么,鬣狗?

你猥琐地把“嗜腐”、“懦怯”、“欺病凌弱”的唾沫背向远古,背成愈加厌恶的身形,然后用久远的传名作盾,昼伏夜行,寻求怜悯又常躲避,拽误解之网捕捞强悍,喂养不倔,不息地演练八面埋伏,围击屈辱!

掀旋风于月夜,于黎明,

驴群惊叫,

牛群溃败,

斑马逃遁……

有庞大的躯体怦然倒地,被悲壮地放上祭台,

血浆喷射晨昏,祭奠血红的落日。

我,认识了你!

C

你将外貌卧成严冬,群兽萎瑟,蛰伏如蛇。

你轻翘鞭尾,晃成满足,陶醉成每日二十小时的睡莲,鼾声如潮,虎豹趁机施展自己的凶悍,血淋淋杀戮;老鸦卖力地修补嗓子,斑马恣意冲闯你的梦境,饥饿狼般窜出,才睡眼半开,守望弱小的咀嚼,遮遮掩掩又凄惶地望向夜色。兽们惊呀地避开,你便拾拣残骸毫无愧颜。

一次次,荒原之风沉重地嗟叹,羞惭地走远,而后缄默。

 

雄狮呵,你是早厌倦了兽中之王的美誉?还是尊崇太多,已莫辨自己的形象?

或许,“王”的封号,就因你的堕落,又有岸然的外表?

莫非,你本该这样,才如是亘古的夕阳,沉落,鲜亮不灭?

 

有诱惑的野草疯长漫涌而来,我状若惊鸟。

大自然,告诉我,我该开启棚栏抑或关闭栅栏?

你——说!

1,894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