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历的“5.12”什邡特大地震

我亲历的“5.12”什邡特大地震

 

 

5月12日2点28分之前的日子和所有的日子都一样,这之后的所有日子将会不一样!

这天中午,我和往常一样,下班后做饭,吃饭,午眠。

2点钟起床后,我打开电脑关注着600331这只股票,仍没多大气起色,我大失所望。

2点18分,我洗脸准备去上班。

2.点28分,我想我可能迟到了,一边准备换鞋一边想出门一定要坐三轮去上班才不至于迟到。当我正准备换鞋时,脚突然站不住了,象溜冰一样在地板上前后滑动,我的第一反映是地震了!于是我穿着拖鞋什么也顾不得想什么也顾不得拿,向屋外冲去。当我开门时,楼房摇晃得太厉害,门变得很紧,我心里一下慌了,心想一定会被打死在门下。说是迟那是快,我使出平身最大力气,门一下仿佛复了位被我拉开,我抱着头向外逃去。因为我家住在一楼,所以很容易地跑下了楼梯。我看见,天暗黄色,两边两岸间距很近的楼房象小孩搭在桌上的积木,左右摇摆,而我就象积木脚下的一只蚂蚁,随时可能被倒塌的楼房压为齑粉。在几秒种内摇摆速度加快,并发出火车高速行驶时的轰轰声。我抱着头惊恐地奔跑,看到世界在摇晃,感觉大地在震动。我此刻觉得脚下、身边没有一块安全的地方,我绝望地认为世界的末日就要到了。我不知道我的亲人是否安全。

当我跑了十多秒种停在一块相对的空地时,我仍抱着头无助地看着我周围摇晃的高楼,我感觉随之而来的将是轰然的巨响,漫天的砖头混泥土块、弥漫的灰尘。唐山地震的惨景一幕一幕地浮现在我眼前。

我在心里默默祈祷:别摇了!别摇了!

结果,大地真的奇迹般地停止了摇晃。我于是接着往街上跑。有几秒种时间我跑到建委门口停下,看见大街上的人们都象受惊的兔子打慌的鸡,一片“地震了,快跑!”的惊呼声。地面又摇晃起来,离我不远的一根高压线断了,但没掉在地面上。感觉没上次摇晃得厉害,时间也短暂些。此时电一下停了,通讯也中断了。大街上的人们回过神来时,纷纷拿出手机给亲人打电话,都打不通了。我借了站在我身边的邻居的手机,首先给在成都读书的女儿打电话,不通;又给在禾丰工作的老公打电话,还是不通。我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上:亲人们,你们一定要平安!

地震的时间前后持续了大概2分钟左右。大地暂时停止了摇晃,所有的楼房都安然无恙。我在大街上站了约莫10分种。一种孤独和恐惧的感觉袭来。我想起了老公平时对我说的话:我不在你身边时,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我想现在我要做的是卖矿泉水和食物。如果所有的房屋垮塌了,是很难找到干净的水和食物的。于是我返身以最快的速度进屋拿了包,买了矿泉水和食物,直奔向安全地带什邡广场。

沿途我看见一些地方的围墙垮塌了,但市区没有人员伤亡。人们都在忙着购买水和食物,有很多人涌向了什邡广场,准备迎接更强烈的地震。

时间在流逝,内心在煎熬,亲人们究竟是否平安?地震中心在什邡市区吗?究竟还有没有更强烈的地震来临?在通讯中断道路不通的情况下,什邡市区一下子象一个孤岛,一切都不得而知。

3点过,强烈地震的时间大概过了一时左右,便听见从乡镇向市区驶来的救护车的啸叫声,声音那么焦急,那么疼痛;一辆辆救护车间隔的时间那么短暂,这声音让我突然意识到乡镇的灾情一定很惨重。

“小灵通用户能打通。”我听见有人说。我便急切地拨通了使用小灵通的在什邡市人民医院当骨伤科医生的大哥。只听见大哥的声音已经嘶哑了,在电话里听见他正在指挥把伤员放到这放到那。我问他有没有看到禾丰的人,他说现在根本分不清是那里的人,住院部里不能住人了,医院的露天空坝也摆不下人了,原来灾情比我想象的严重得多。

4点过,什邡广场开始紧张地搭架盖棚,住不下的伤员被紧急地一批一批送过来,于是消息一下子多了起来。

陪同伤员的家属呼天抢地,央求医生救救亲人。医生护士忙得顾不上喘息,一边安慰着家属,一边给这个伤员检查处理了又给那个检查处理。只听得一个孩子的家长说:“快救救娃娃吧!好惨啊,还有好多学生被压在下面,湔底中学的房子垮了呀!”学生被埋!我的心一阵一阵地收缩,眼前浮现一幅幅惨景。

这时一个伤员一拐一拐艰难地走过来,好象是腿被打伤了。她左手输着液,右手高举着装着液体的玻璃瓶,缠在头上的绷带已经浸出血渍。我连忙过去帮她举着装着液体的玻璃瓶。我问她:“怎么没有人照顾你?”她悲切地说:“我的房屋倒了,被埋在下面,不知道被谁救出来送到这里来的,我要去上厕所,没办法,只有这样了。不知道我的亲人情况怎么样了。”原来着这个女伤员是洛水的,她说洛水倒了很多房子,埋了很多人。我对她说:“你的亲人一定没事的。”她沉墨不语,茫然地点点头。

举头看,满目是逃难的市民,满目是缠着带血的绷带的灾民,满目是地震后的人间灾难!

临时搭建的帐篷里的伤员越来越多,伤势重的转到了成都,伤势轻的留了下来。因为抢救无效而死亡的人,已经有十多个!

我不禁叩问哺育我们的大地母亲:你为什么发怒?你为什么把你襁褓中的婴儿扔给痛苦扔给死亡?

大约八、九点种,一辆警车开到什邡广场旁边停下,警车上的广播反复播放:什邡人民广播电台,调频92兆赫。5月12日2点28分,汶川发生8级地震,什邡发生7.8级地震,造成财产损失,人员伤亡……

伴随着夜幕的降临,什邡广场的灯光照出了沉重的雾气,很多人把毛巾打湿捂住嘴和鼻子。听说穿心店的灾情很严重,基本被夷为平地。厂址在穿心店的宏达化工和蓥峰实业公司的厂房完全倒塌,造成人员伤亡,液氨泄漏。隔着几十里章山洛水,什邡广场的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氨味……

明天,什邡人民究竟还有多少痛苦要面对?

明天,什邡人民一定要坚强!

 

 

                        二OO八年五月十二日晚

 

 

 

 

 

 



1,613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