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读柳(外一篇)

春天读柳(外一篇)

      

 

 

       (外一篇)

周道模

                                                 

      眼前飘着河边的柳丝,心中拂着春风的嫩绿。几张稿笺,一只诗笔,有闲茶陪伴,我阅读春柳的心语……

      是柳芽睁开了春天的眼睛。芽苞如米,舔着轻寒的薄雾。绽苞而出的细碎叶儿,像无数的小飞蛾在柳条儿上鹅黄地摇曳…… 柳叶儿渐渐绿了,叶片儿变长了,春风也就暖了,春阳也就笑了。就连垂钓的老人,也被柳丝拂出悠闲和恬静……

      在我诗意目光的照耀下,随风起舞的柳条儿上窜出了花苞,等着吟唱春天的恋曲。路过春水的少女,开始裸露薄袜妆饰的美腿。柳条儿就有些激动,学她们摇着柔柔的腰姿。青春的目光就发热,就粘糊;青春的心就想挽柳条儿起舞,饮春光儿而歌……

      河上的野鸭梦醒时,白鹭已把云朵扇落春水,鱼鹰也叼出了水淋淋的红日。孕育的诗意于是幸福地解开苞衣,柳絮儿轻轻地颤,盈盈地跳,无风时摹仿雪花飘飘,起风时就飞舞成活泼的精灵。借春风的名义,飘落的柳絮儿搂着抱着,在地上滚着团儿…… 稚声的儿童追哦,捡哦;花衣姑娘笑声如歌地捧哟, 吹 哟…… 寻春恋春的人们就步入漫天柔白嫩绿的梦幻……

      从美丽中醒来,我的思绪又飘进了历史,碰痛了读过访过的那些名柳。灞桥柳折柳相送,折出了多少情意诗句,也拂走了唐朝。曲江柳临池攀柳,攀出了多少凄丽的泪水,但拂不去大地上的阴影……

      也许是我柳下读柳春天咏柳,此时绿绿绵绵的柳条儿长发般飘来,抚爱我的脸庞,惹出这笔下的诗意……

 

 

 

       我面前这条河,人们叫鸭子河。河中家鸭唱歌、野鸭翔栖因而得名。河的上游是闻名中外的古蜀王城遗址三星堆,从上游到我眼前的粼粼水波总是闪射着古老的天光,这天光在我看来便是沉重的思考。

      我几乎天天面对的鸭子河,下游水闸放水时就袒露出清瘦的河滩。河滩上牛儿啃草,河滩上白鹭飞翔。河滩回水处便可见钓鱼的人们,他们栉风沐雨,持竿以恒;他们寒暑春秋,乐而忘返。河水流出了皱纹他们不知不觉,霜雾染白了头发他们也不管不顾。他们朝以新月下钩,晚钓含水的阳…… 

      鱼儿时时上钩,悲剧永恒上演。

      一天傍晚,我正在河边红房子处观看一位老人垂钓,忽儿又见一个撒网的人渐渐逼近,我真担心他一网连钓鱼的也网走。此情此景,我此生第一次遇见。夕阳、晚风,钓鱼人、网鱼人,水中的鱼、岸上的我,构成了人与自然的舞台剧景。这剧中有表演与观看的关系,有和谐与纷争的氛围,有收获和牺牲的内容,有欢乐和痛苦的感受。神思沉郁的我,时而跳进剧中时而跳出剧外。剧中的我,多是愚者和弱者鱼儿的感受;剧外的我,应是这部自然和社会媾合剧的解读者和解剖者。

      钓鱼的人静坐水边,利用鱼们的贪欲,凭历史和经验获得自信,用小小的鱼饵作代价,以生命的时间为成本,用原者上钩的“文明”方式获取“鱼利”。网鱼的人则亲涉水中,挥一网强权,铺天盖地,罩向那些游玩的、交尾的、产卵的鱼们……幸而鱼们不搞计划生育,人们才会有永远“吃鱼”的机会和生趣。

      钓鱼的只钓鱼的错误,网鱼的却网鱼的无辜!

      柳风送走了最后一抹晚霞,钓鱼的和网鱼的都已隐入夜色。脱钩的鱼痛着嘴,漏网的鱼悸着心,它们也逃向那安全的草窝了吧?这只是场间休息,明天这场戏还要上演,并且将永远上演下去。夜色夜风是水,时间空间也是水,每个活着的人不都是潜泳其中的一条鱼吗?既使你有识不贪或欲贪无胆地避开了钓钩,也很难躲过那命运的鱼网……

 

      

 

 

            

1,713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