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有如女贞子花的芬芳

大爱,有如女贞子花的芬芳

 

大爱,有如女贞子花的芬芳

 

                                                      邓如萍

 

      或许是因为对花最初的记忆中,并没有山茶花、山杜鹃、珙桐花或其他别的什么花, 唯有一年一季、满街盛开的女贞子花的缘故,让我对女贞子花钟爱有加,任它似水流年,却是与日俱增,以至于不可救约地认为,什邡的市花应该是女贞子花!

      我曾经作文赞美过女贞子花的朴实与无华,细腻与芬芳,感叹过女贞子花于什邡的深邃与悠久,沉默与奉献。每每女贞子花开的时节,我便会徜徉其间,欣赏那一片繁华,一地落英,一袭芬芳。

      而去年那个季节,不管你是不是有哀哀泣血的人间灾难,不管灾难后的人们是否居无定所,惴惴不安,疲惫之至,女贞子花在地震后,在人间五月天,在什邡的街头巷尾,在人们因为抗震救灾而浑然不知不觉的时候,固执地开放,固执地芬芳,仿佛是对一种不屈不挠的抗震救灾精神的诠释,又似对灾区人民血和泪的祭奠,对灾区人民顽强生命的礼赞!

      那些日子转眼就过去了,那些日子仿佛又还在眼前!谁能忘记呢?2008年5月12日2点28分,每个死里逃生的什邡人(或者说每个那一刻在什邡而现在还活着的人),都能说出一个关于这一分钟仓皇逃生或舍己救人的的精彩故事,而且心有余悸地不厌其烦,直到有了后代子孙,让他们围坐膝下,托腮聆听这千年不遇的过往。

      那些日子转眼就过去了,那些日子仿佛又还在眼前!地震让我们无家可归,或有家不能归;地震让我们黑夜无可选择地卷缩在毫无舒适度的阴冷潮湿、蚊虫叮咬的帐篷,白天毫无怨言地战斗在高达接近摄氏40度的帐篷里或其他工作岗位做抗震救灾工作。那样的日子生活很无常,那样的日子精神很倦怠,那样日子的心情很压抑。

      就在那样的日子那样的心情的一个中午,我在兴和酒店门口搭乘4路车,准备到离家很远的帐篷办公点去上班。过去,在什邡这个小城市搭乘公交车上班的经历我几乎是没有的,等待过程中的焦急烦躁与无奈可想而知。车辆和行人在恹恹的阳光中恹恹地来来往往。这时,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一列整齐的队伍由朦胧而清晰,不得不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一队飒爽英姿的特警沙沙沙地跑过来,他们的制服上印着“深圳特警”的字样,个个几乎一样一米七五的身高,一样的英俊一样的虎虎生威,他们是援什的武警官兵!是的,他们跑过来了,他们肩负着救民水火的使命跑过来了,跑在他们前面的,还有援什的几万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他们深入到山区和沿山区的极重灾区,吃粗糙的饭菜,住湿热的帐篷,却为挽救灾区人民的生命财产,不惜流血流汗,甚至牺牲生命!至今,我还记得他们撤离什邡时,什邡人民自发的送别队伍那十里相送,依依招手,挥泪惜别的动人情景!

      朦胧中,武警官兵从我身边一阵风似的跑过去了,却留下了一阵芳香。这是什么香味呢?这时我才发觉,头上是一树一树的女贞子花开!氤氲的香气在空气中回旋。

      尔后,一股淡淡的酸味飘来,这种味道压过了女贞子花的芳香。这时我看到,一辆军绿色的、过去我从未见过的车缓缓驶过来,过后,可看见从车后面碗口大的管道里,喷洒出雾状的白色液体,这便是酸味的来源————消毒药水。这是我迄今看到的最正规,最现代化的防疫车,车身上写道:中国防疫。

      这让我想到了震后入什的庞大的自愿者医疗队伍。为了救死护伤,为了大灾后防大役,他们怀揣着一颗爱心,远离父母,远离妻子儿女,仿佛一股爱的潮涌,从祖国的四面八方,从世界的各个角落,滚滚而来,向什邡人民伸出了温暖的手。这些援手中最让我难忘的,还是那个不知姓名的老中医。

      这个老中医,至今也没人知道他姓甚名谁,只知晓他是江苏人,五十多岁年纪。得知四川遭受重创的消息,他匆匆告别家人,背上行囊,赶赴灾区。飞机停飞他乘火车,火车不通他乘汽车,几经展转,历尽千辛万苦,五天后他终于来到什邡。他没在任何单位登记或报道,便同什邡的医务工作者一道,投入紧张和繁忙的救护工作。同行问他叫什么,在什么地方工作,他总是笑着说:我是一名江苏的老中医,就叫我老同志好了。累了一天的同事们都回帐篷休息了,他也默默地走了,而他究竟到那去了,同事们都不知道。为了不给灾区人民添麻烦,他找到一处露天茶座,把四张竹椅拼在一起,上面支着一把遮阳伞,盖上自带的毛巾被,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中医,就这样入睡了。好些天后,同事们才心痛地发现了他的秘密,强行将他扯入帐篷睡觉。不但如此,他从不吃灾区免费的“灾饭”,渴了总是喝自己买的矿泉水,饿了总是吃自己买的饭菜。他瘦了,他憔悴了!在什邡救治了无数个伤员的一个多月后,他没和并肩作战的任何一个同事告个别,便悄悄地离开了他洒下汗水播下爱心的地方,返回家乡。至今,人们也不知道他是谁,但人们永远记住了他!

      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正是有了千千万万象老中医一样知名的(如韩红、李连杰等)和不知名的捐款、捐物和献血的爱心人士和志愿者,才让灾区人民受伤的心灵得以抚慰,才让灾区人们滴血的伤口得以愈合。他们无私的大爱,象沁人心脾的女贞子花的芳香,驱走了灾区人民心中的阴霾,让芳华永驻心间。

      是啊,个体的痛就是民族的痛,中国子民的痛就是中国政府的痛!如今,党和国家派来的北京援建者,在什邡重建家园的号角吹响的时候,正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各条战线,各行各业中去。希望在什邡!未来在什邡!

       转眼间,女贞子花又要开了,今年的女贞子花开,是对“5.12”的纪念,还是对无私大爱的重温?

      有人说:大爱是无助时的援手,大爱是黑暗中的阳光,大爱是久旱后的甘霖,大爱是雪天送来的炭烧……,是啊!他们说的都不错,而我却认为:大爱,象突然间丢失,而后又失而复得的心底深处的那一缕清香。大爱,有如女贞子花的芬芳!

 

 

 

 

 

 

 

1,855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