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瘟轶事(2)

老瘟轶事(2)

 

老瘟轶事

2

 

      老瘟去到 OK厅,到处没看到张铃铃,就问大堂经理何健:张铃铃今天是不是没上班?因为是老熟人,何健就悄悄告诉他:曾大财曾老板请到楼上去了。接着又热情给他推荐,说昨天又新来了两个小姐,特别是那个刘娟,不仅年青漂亮,舞也跳得好,建议让刘娟来陪他。“曾猪儿”,老瘟脱口说了后,心里顿时就生出不尽的酸涩。曾大财四十多岁年龄不说,那五大三粗、一脸横肉的样子,看着就让人不顺眼;再说,这街上哪个不晓得老瘟在追求张铃铃,摆着那么多年青漂亮的小姐不找,你为啥就偏要找张铃铃?于是他就认定,曾大财这是有意跟他过不去。

       老瘟与曾大财(乳名曾猪儿)原本就有积怨。租门面做百货生意时,他与曾大财铺面挨铺面,由于他想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利润,因而,所有的货物——不管相同不相同,价格都比曾大财标得高。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买东西的人,自然就都朝曾大财那边去了。他对曾大财的生意打拥堂不但不眼红,反而认为,那种以微利而贱卖货物的做法,显然是不懂经济学的无知行为。西方国家的牛奶商人,宁可把牛奶倒在海里也不降价出售,为的就是确保获得高额利润。曾大财要那么做,纯粹是书读少了,是缺知识少文化的使然。他虽然鄙视曾大财的为利是图行为,同时也为曾大财的无知而感到可怜。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看在都是邻居的份上,他就产生了要帮助曾大财提高经济学基础知识的意愿。倘若曾大财因此而获大利发了大财,也是老瘟教导出来的,老瘟在茶店镇的名声就更好、面子也就更大了,不定正是这些名声和面子,就帮助老瘟成功地踏入了仕途。老瘟之所以要读那么多书,就是为了政治前途,现在做生意是为了追求张铃铃,一旦把张铃铃追到手,老瘟还是要去实现远大的政治理想。君子言义,小人言利。只有当官,才是读书人最崇高的理想!

      这天上午下雨,铺子里没有生意,老瘟就带了一本经济学专著去到曾大财的铺子里,一边翻着书,一边就耐心地给曾大财讲授成本与利润的经济学原理,又理论结合实际,指出曾大财现在这么做生意是贱卖货物,只能赚点蝇头小利,不可能获得高额利润,也就发不了大财;要想发大财,就要把货价也提高到跟他的一样,从而获得高额利润。

      曾大财本来就鄙视老瘟,但因为是邻居,加之天下雨又没有生意,就把老瘟那些莫明其妙的话当玩笑听,听不听得懂无所谓,左耳朵进去,右耳朵出来,图消磨时间。不想,老瘟却扯到了他的生意上,还侮辱他那赖以发家的薄利多销策略是无知行为,心里就产生了反感。曾大财是茶店镇街上第一个辞去铁器社工作做生意的人,就连已成了作家的李解放,开始也是跟着曾大财学做的百货生意,后来又才有了王金财。虽说王金财现在的生意比曾大财做得大,钱也赚得比曾大财多,还是镇上的个体工商协会主席,然而王金财是跟着李解放学做的生意,而李解放是跟着曾大财学做的生意,要说做生意,王金财还是徒孙,若论资排辈,曾大财在茶店镇街上,才是做个体生意的祖师爷!王金财在曾大财眼里尚且算不了啥,你老瘟又算个啥东西?他翻脸就骂老瘟:“爬爬爬!你娃娃算老几,也有资格在老子当面喳喳哇哇这些?”两个人转眼间就由争吵发展为辱骂。老瘟骂曾大财书读得少不学无术,教起不听是“朽木之材,不可雕也”;曾大财则骂老瘟是“球筋都不懂,也想当骟猪匠”。两个人越骂声音越大,引得两边街沿上,站满了看闹热的人。曾大财由于反映没有老瘟快,经常是一句话还没骂完,老瘟的第二第三句话又骂出来了,情急之下,他就凭借铁匠出身有力气的优势,抓起老瘟背上的衣服,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就把老瘟提出铺子丢在了街沿上,还训斥说:“给老了爬远些,没得球事就去洗茶壶,要说做生意,老子还没给你喂口水!”

      老瘟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一百七十多公分高,五十多公斤重的身子,是如何就从屋里面到了街沿上。他站定身子,扶了扶眼镜,尽管满腔怒火,尽管两边街沿上有那么多人哄笑,也只愤愤然骂了句:“要你娃娃二天才认得到我!”就回自己铺子里去了。他本是要给曾大财补习经济学基础理论知识,好让曾大财从蝇头小利的劳累中解脱出来,殊不知,曾大财不仅不识好歹,反而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如此野蛮地羞辱自己。堂堂大学生,受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人羞辱,尤其是那句“要说做生意,老子还没给你喂口水”的话,简直使他感到气愤难按。曾大财如果是教授、或者研究生、甚至本科生,老瘟或许也就忍了受了,唯有是个连小学都没毕业的学历,老瘟就忍无可忍了。于是,他就决意要报复,否则,身为大学生的老瘟,就要被人家嘲笑一辈子。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必须把面子捞回来!你不是要薄利多销嘛,好,老瘟就要你一个月都卖不了一样东西,甚至从此就一败涂地!于是,他就把所有货价都降到比曾大财一半还底,摆出一副不把曾大财财挤垮就誓不罢休的架式。他的生意果然就好了起来,买东西的人打拥堂不说,甚至晚上睡了觉,也还有人来敲门说要买东西。他如愿压制住了曾大财。为了庆祝压制曾大财成功,他还包了三天张老幺大酒店的OK厅,免费让那些人唱歌跳舞,得意洋洋地向那些人宣称:他轻而易举就打败了曾大财。然而,尽管他的做法也不失为一种商战策略,却由于缺乏像江水一样滚滚而来的资金支撑,没过多久,他就不得不关了门,走了人。做百货生意血本无归后,他就以逻辑推理认定:曾大财如果不拒绝学经济学理论,他们两个人就不会翻脸;两个人不翻脸,他就不会去报复;他不报复,肯定就不会把价格降那么低;不把价格降那么低,就算赚不到大钱,也肯定不会血本无归,因而,老瘟根本没有错,一切都是曾大财造成的,并发誓要报仇雪恨。

      旧仇加新恨,老瘟气愤难按,似乎曾大财带到雅间去的不是OK 厅的坐台小姐,而是属于他的女人。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听何健说了后,气急败坏就朝楼上冲。到了楼上,他就一个雅间一个雅窥探,终于在10号雅间,看见曾大财搂着张铃铃,伴着音乐正一摇一摆在跳舞。他大喊一声“铃儿,我救你来了!”就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对着曾大财的屁股就是狠狠一脚,踢了后又急忙退到门口,蹲个马步,两眼死死地盯着曾大财,摆出一副进可以攻,退可以守,要血战到底的架式。 曾大财正聚精会神在学跳舞,老瘟那一脚使他骤然一惊,调头看是老瘟,大骂一声,丢了张铃铃,气急败坏就向老瘟扑了过去。老瘟一看曾大财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拔腿就箭一般朝楼下跑,直到跑出大厅才调头看曾大财撵没撵上来。当他确认了曾大财没有撵上来后,才气喘吁吁地放慢步子。虽然踢了曾大财一脚,但曾大财却还在雅间里抱着张铃铃跳舞的现实,却使他心里感到阵阵酸痛难于忍受,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报复心理,就骤然地生了出来。你敢搞我的女人,我就敢搞你的女人!他心一横,径直就朝曾大财的铺子走了去。走拢曾大财的铺子一看,没有一个顾客,曾大财的老婆正斜靠在货架上半闭着眼晴养神,他不由分说就走了进去,顾不得有没有音乐伴奏,也不商量跳哪种舞,抱着曾大财的老婆就跳了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嘣嚓嘣嚓”哼着,尽管曾大财老婆的身上散发着汗的酸味,他也不顾一切地用嘴在脸上、头上使劲地杵来杵去。只有做得越过分,报复得才越彻底。

      曾大财的老婆比曾大财还大两岁,将近五十岁了,原是棋盘村的农民,生育了三个儿女,由于曾大财在铁器社上班早出晚归,她不仅要到生产队挣工分,还要做家务活路,过度的操心劳累,加之生活质量又差,三十多岁时,走在外面不了解的人就喊她“老婆婆”了。农村实行了包产到户后,她就到街上来帮助曾大财打理生意,赚了钱后,他们在街上买了房子,全家人都搬到了街上。虽然家里富裕了,但是,她因为从年青时就穷惯了,花钱特别吝惜,加之人又上了年纪,那些花钱美容,打扮年青的事,简直就与她不相干了,就是偶尔朝脸上抹点护肤霜,也是偷着用女儿的,自己从来舍不得花钱买一瓶,所以,尽管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遭受日晒雨淋,生活质量也比以前好多了,她却十多年如一日,顽强地保持着那个“老婆婆”样子。她看老瘟连招呼都不打就径直朝铺子里面走,虽说是熟人,也感觉奇怪,正站起身子要问话,却被老瘟莫明其妙就抱住了,惊慌之中,一边挣扎就一边大声质问老瘟:“你要咋子,你娃娃要咋子……”左邻右舍的人听到惊呼声,都纷纷跑来看究竟。她看来了人,拼命推开老瘟,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边哭边指着老瘟的鼻子就大骂:“你狗日短阳寿的,老娘一没惹你,二没绊你,你凭啥子要来欺负我?你短命娃娃二天要遭雷打,要断子绝孙……”

      老瘟这才看清楚曾大财老婆的模样,顿时感到恶心反胃,“哇哇”地呕了几声又没吐出来。看到那么多人站在街沿上,他怕引起众怒,就申辩说:“你屋曾猪儿都敢抱到张铃铃跳,我就要抱到你跳……”左邻右舍那些人,虽然都认识老瘟,却也无法接受光天化日之下,一个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的事实,有些人谴责老瘟“太莫明堂了”,有些人则喊曾大财的老婆,把老瘟拉到派出所去解决。老瘟听说要把他拉到派出所去,心里不由得一震。抱曾大财老婆跳舞虽然并无刻意侮辱的意思,然而未经同意就抱着人家跳却是事实,进了派出所,只怕就由不得老瘟辩解,侮辱妇女的污点,就一辈子都要记录在案了。虽说当了官的人身上污点再多都不怕,但想要当官的人,身上哪怕有一点污点,也不要想当官!惹不起就躲,总之,身上不能留下哪怕一点点污点。于是,他就趁着那些人还在七嘴八舌,君子动口不动手之际,瞅个空子夺路就跑了。虽然那些人并没有来追赶,他还是一口气跑出街后,才在路边一块石头上坐下来喘气。

       他在石头上休息了一阵,正起身要朝家里走,却又突然犹豫了。报复是人的天性。老瘟都要报复曾大财,曾大财莫非就不报复老瘟?曾大财在街上虽然算不得有好大的面子,却也不失为一个有钱人,老瘟今天不仅当着张铃铃的面踢了他一脚,还欺负了他老婆,这么伤脸面的事,他莫非还忍受得了?曾大财是铁匠出身,有的是力气,就是亲自出面,两个老瘟也未必就是他的对手;再说,他家里有的是钱,若是花几个臭钱买通黑道上的人,把你打成残疾还能捡条命,倘若打死了,这一辈子不就完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家——肯定不能回了,三十六计走为上,先到外面去躲一段时间再说。

1,887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