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霞

小霞

 

 

美女小霞近日老见奶奶一人坐在阳台上,痴木的眼神望着北方的天空。一会儿,核桃壳脸上便挂满了沉而浊的泪水。

美女小霞十分爱奶奶,这是她唯一的亲人,这是她赖以生长的一株老树。十六年前,父母双双死在一个日本企业足手架下时,奶奶颤微微地接过了儿子儿媳的骨灰盒,又颤微微地将两岁多的孙女小霞搂在怀里,口张了几下,才说出了几个涩而沙的字:“这……是命!”老人的泪糊住了无神红肿的眼。

十六年,小霞在奶奶的呵护下出落成了远近闻名的美女,而奶奶却变成了一块枯木根雕。旅游学校毕业后,小霞被南城豪日酒店聘用。豪日酒店是五星级酒店,规模大,待遇高,小霞很快便适应了这份工作。

小霞将奶奶从伏牛山区接到了南城,想让老人过几天幸福日子。

怕奶奶寂寞,小霞将表妹也接了来,又买了一撂豫剧光碟,有表妹陪伴,有乡音听乡戏看,奶奶也渐渐习惯了。

小霞有些担忧,老人家坐在阳台,望着蓝天,一语不发,一望就是半天。奶奶还是想家么?八十多岁的人了,能熬得住?要不,辞去这份工作回老家去?

小霞却听见奶奶口中喃喃地说到,“姐姐,姐姐!”

奶奶也有姐姐?

 

伏牛山区的春季十分美丽,李白桃红莺飞燕舞,山风袅袅流水潺潺,一大块如白玉的山石旁,有一碧绿的深潭,潭水清纯,喝一口,淡淡的香甜十分爽口。山里人便在这儿取饮水在这儿洗菜洗衣。

白如玉的山石上刻着几个字:“伏魔潭”,传说许多年前,伏牛山小刘庄出了妖魔,妖魔毁树毁房,残害生灵,一日,小刘庄来了一男一女两个神仙,神仙一到便与妖魔交战,打了几天几夜,终于赶跑了妖魔。二仙为了让山民永远和平,妖魔永远不敢来犯,便在山间扎了一枪,扎枪处便成了这个潭。据说,心地不善之人到了这潭边便会心慌意乱神志不宁。人们便叫他为“伏魔潭”。

日本人占领了伏牛山,并在大刘庄建了据点。隔三岔五,日本人在一些中国人的陪同下来到小刘庄,或征粮派款或清剿八路,其中一个叫山田的大个子日本人特别凶狠,鹰眼鹞鼻梁,见了女人那鹞鼻梁直抽动,鹰眼陡露邪光,“约西约西”声中,女人便被扯进农户的屋子,便听见屋中撕打尖叫声,人们恨得眼冒火,但在明晃晃的刺刀下,谁也无法冲进屋救自己的姐妹。有人想:“伏魔潭”不是能伏魔?把日本人引到潭边,让他们心慌,让他们受到二仙的惩罚,岂不快哉?可日本人追赶到了潭边依然强横,依然猖狂。

伏牛山小刘庄便少了宁静。

小刘庄的男子汉都参加了游击队,他们恨透了大刘庄的据点,恨透了鹰眼鹞鼻梁山田为首的日本鬼子,他们发誓:一定要烧了据点,杀死这伙强盗。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大刘庄据点枪声炮声响了一夜,大火烧红了半边天。小刘庄的人知道:这是男人们与大部队在打大刘庄据点,在为女人们报仇为小孩们报仇。

天刚亮,有人回来报喜:昨夜端了大刘庄的据点,据点中的日本鬼子和为虎作伥的汉奸全被打死了。

人们欢声震天,敲锣打鼓抬着猪羊赶往大刘庄,他们去犒劳自己的男人,自己的儿子。

大刘庄,高耸入云的炮楼已垮了大半,炮楼下的住房全被烧毁。日本鬼子的尸体被弃置在炮楼边。

男人们在欢乐中不无遗憾地说:那个最可恶的鹰眼鹞鼻梁的山田不见了,搜遍了庄中所有地方,也不见这个最可恨的家伙。

大小刘庄又回到了往日的平静。

 

夕阳西下,伏牛山的村寨习惯地早早升起了炊烟,伏魔潭边来了两个姑娘,姐姐在清澈的水中洗菜,妹妹在潭边桃树上摘了两朵花,悄悄地跑到姐妹身后,给姐姐插在头上,潭中,便映出了两张比桃花更艳丽的头脸。

“霞姑,别闹了,你看,家家都在煮饭了!”姐姐捋了捋花下的头发说 。

妹妹霞姑“嘻嘻”一笑,右手的花又向姐姐头上插去 。

忽然,姐姐发现潭中多了几张狰狞的面孔,抬头一看,鹰眼鹞鼻梁的日本人呼着粗气,乱叫着“花姑娘的!”已窜到了身边,后面十几个日本人也都眼露邪光涌了上来。

姐姐惊呆了,这个凶狠淫恶的山田又来了。

“快跑!”声音还未出口,霞姑已被山田按在了地下。

姐姐急了,端起盛菜的木盆兜头砸向了山田。山田一惊,手一松,霞姑从山田身下挣出来便逃跑。

几个同样凶恶的日本人抓住了姐姐,扯碎了身上的衣裤,扯散了头发,扯下并踏烂了两朵鲜艳的桃花。猛跑的霞姑听见姐姐的咒骂声,想回身去救,刚转身发现被姐姐砸过的鹰眼鹞鼻的山田追了上来。霞姑又回头猛跑,但霞姑气弱,几步便被山田追上抓住了。

霞姑觉得这个山田如魔鬼,眼血红,流着涎的嘴直往霞姑脸上奏,一股腥臭味熏得霞姑直想呕吐,山田“哇哩哇啦”乱叫,双手胡乱扯着霞姑的衣裤。

霞姑大急,张口将山田的手狠劲咬了一口。山田痛得“哇哇”大叫,一耳光打倒了霞姑,顺手去掏腰上的手枪。霞姑脸上火辣辣地,一截木桩刺得腰痛,但她顾不了,拼命向旁滚去,“轰隆!”霞姑滚下了山崖,“叭叭!”山田的子弹射向岩石。

次日清晨,晨风吹醒了霞姑,霞姑觉得头痛欲裂,慢慢地她想起了伏魔潭边发生的事,想到姐姐还在鬼子手中,便奋力站了起来,穿过乱石荆棘丛,顺着羊肠小道,来到了伏魔潭边。潭边不见一个人影,只青菜零乱地撒了满地。

家已夷为平地,四处冒着烟,未燃尽的房梁还闪着火苗,爸爸妈妈不见了,全小刘庄也不见一个人影。

 

小霞很奇怪奶奶的表现,时而仇恨时而思念,虽然核桃壳般的老脸已难以展示,但小霞从奶奶浑浊的眼中读出了这份表情。

小霞很忙,豪日酒店要接待日本的“百人观光团”,老板说:“这不仅是赚取大量外汇的事,更是让酒店上档次让员工上档次的事。”因而,老板对一百名漂亮的女服务员说:“一定要让客人满意,谁让客人不满意,我就砸她的饭碗!”

小霞不明白,一百名客人,就得一百名服务员?客人满意是服务人员的追求目标,这还用老板再三强调?

结果,小霞还真没让客人满意,还真让老板砸了饭碗。

小霞的接待工作是无所挑剔的,礼貌、热情、周到,可日本客人一见面就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小姑娘的,大大的好,我的,你的,这个这个的!”那动作,那鹰眼鹞鼻梁的表情,十分淫邪,小霞心中一悸:老板难道要出卖我们?

果然,小霞斟茶时被这个鹰眼鹞鼻梁的日本人从后面抱住了自己,那手,那口,乱蹭乱摸。

小霞大怒:好你个日本鬼子,欺侮中国人么?奋力挣,铁箍一般,怎么也挣不脱,小霞气喘吁吁,日本人却哈哈大笑。

“小姑娘的挣扎的不要,跟我的玩,我的钞票大大的给!”说着便撕扯小霞的衣服了。

“禽兽,你们真是禽兽!来人!”小霞挣脱就大喊,可整个酒店死一般的寂静。

“喊的没用,你的姐妹都与我的兄弟大大的快活,钞票大大的挣!”鹰眼鹞鼻的日本人力气大,说着,已将小霞按倒在沙发上 。

小霞大急,挣扎中,手摸到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小霞抓过水果刀,日本人已猛力压了上来,小霞想用刀抵挡,可刀已深深地刺进了鹰眼鹞鼻梁的小腹。

日本人痛得“哇哇”大叫,小霞趁机挣脱,刚想冲出屋子,房门开了,进来了几个保安,略一踌躇,抬着日本人跑了出去。

小霞被老板叫到了办公室,老板的脸色十分难看,说九十九个姑娘都陪着玩得开心,就你的身子金贵?说小霞真是山沟的土疙瘩,没见过世面!气愤的老板通知将小霞扭进了派出所,并说:豪日酒店不能用你这种伤害顾客的人了。

 

鹰眼鹞鼻的日本人以故意伤害罪把小霞与豪日酒店告上了法庭,并要求赔偿人民币四十万元。

案子涉及到外国人,引起了新闻媒体的观注,报道后舆论大哗纷纷指责日本观光团 ,指责豪日酒店老板,说他为了赚钱丧失了国格,严重伤害了中国同胞的自尊心。两个中年律师愿意免费给小霞辩护。

法庭上争论激烈,最终法庭宣布:小霞的行为是正当防卫,驳回了日本人的诉讼请求。

小霞无罪,当庭释放。

刚出法庭,小霞 的表妹已风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小霞一惊,家里出事了?

 

奶奶在家看电视,表妹未放出豫剧碟子,屏幕上出现了小霞,出现了法庭上的辩论的场面,奶奶便盯住不放。

突然,奶奶惊恐地睁大了眼,张大了嘴想说话却说不出口,浑身哆嗦,猛烈抽动。

表妹吓得大叫,忙给奶奶推胸揉背,喂开水。可奶奶仍惊恐地手指电视,表妹以为奶奶心疼孙女,回过头,电视中却没有小霞,是原告及原告代理人。

表妹想:把电视机关了,也许就好了。关了电视机,表妹却见奶奶的口中白沫乱喷,一会儿,人停止了抽动 ,僵硬地靠在沙发不动了,表妹一探,奶奶已停止了呼吸。

 

小霞将奶奶的骨灰捧回了伏牛山小刘庄,在桃花纷飞的伏魔潭边垒起坟堆,桃花瓣纷纷扬扬,飘撒在坟前坟后坟上坟下。

回到了生养的故乡,奶奶该满意了?况且这儿山清水秀风光宜人,小霞跪在坟前,脑中飞闪了许多镜头,奶奶,爸爸,妈妈,日本人……可小霞却觉得全被浆糊蒙了一层。

手机响了,是豪日酒店新老板打来的,他说小霞捍卫了人的尊严,捍卫了中国女人的尊严,是好样的,还说小霞过去的工作得到了客人与酒店员工的赞许,原来的老板已被刑事拘留,想请小霞回去工作。

小霞对着手机静默了许久想了许久。

太阳快要落了,夕阳的金辉洒满了大地,也给小霞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光。小霞给奶奶重重地叩了三个头,夕阳下,提起行囊慢慢地朝山下走去。

                                                               业余作家网

2,621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