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鲁迅纪念馆感受幸福的大师

读鲁迅纪念馆感受幸福的大师

 

 

读鲁迅纪念馆感受幸福的大师

 

刘云

      本来计划先到齐白石纪念馆的,在白塔寺一带转来转去,齐白石纪念馆没找着,先看见了鲁迅纪念馆。

      我到馆里大约九点半,整个纪念馆陈列厅只我一个人在偌大的空间里走动,鲁迅的生活的确如同他生前一样,孤独而寂寥。

      没有读过鲁迅全集,因此怎么崇敬他也犹如只翻开了一本大书的几个页面。看了展厅的展品,对他的生命脉络才比较清楚。

      鲁迅1881年出生,1936年去世。他之前四代已经家道中落,太平天国以后更是日薄西山,虽然祖父也考过功名做过官,实际家庭颓势已定,与祖上辉煌时已不可同日而语。到鲁迅父亲,y因患病而致50亩赖以生存的家产也悉数耗尽,因此从经济上看鲁迅这一辈是穷人子弟谋突破,面临的是生存这样的重大课题。他对国家民族的大情怀完全是个人在社会上立身之后的大思考和选择,基本与家族的文化传承无关。

      鲁迅才华横溢。鲁迅小时候的绣像描的很好;他和他的弟兄在叔辈的指导下自己搞了个什么斋弄诗歌和文学;鲁迅看的杂书很多,思路开阔。少年鲁迅进南京水师学堂本来就是为了不交学费,还包吃包住,可他又有着性子由着见识改进了路矿学校,而后到了日本日语恶补毕业,心性大变,忽而又写信给驻日大使,在其帮助下进了医学专门学校学起医来;看了俄国人杀中国人,日本人杀中国人的幻灯片后,学医学得好好的鲁迅又决计要弄文学。而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成了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主将和旗手,有了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和人民最可宝贵的精神,成了骨头最硬的人。鲁迅的眼睛一直是那种求知和思考型的,灼灼生光,极具穿透力。少年鲁迅和青年鲁迅还有一种倔犟和敦实的可爱,比中年和老年更具魅力。

      鲁迅干什么好像都很在行。因为学过路矿,鲁迅写过一本书,大概是中国矿物志之类的,手稿在展厅里陈列着,据说是当时中国第一部最详实的记录和收集矿物图谱的书。鲁迅编纂的中国小说史略也是中国第一部系统研究小说发展脉络的东东。在我看来,鲁迅赚钱也很厉害,他二十年代初到1927年左右,一直在教育部任职,但好像随时都兼着教师的职位:教师,讲师,教授,他好像不择名称不择学校不择专业,日语也教,中国小说也教,外国文学也教,有五六年都同时在六至八所学校兼课,还要写文章进行文学的战斗,办杂志搞翻译,精力何其充沛,挣钱也真的不少。可能与他幼年和少年时代穷怕了也不无关系。他最终坚持与丑恶为敌,不惜孤独的与整个社会为敌,其超越物质超越自我的坚定,实在无人能望其项背。

      鲁迅从来不安分,他总是在探寻,在调整,在战斗。他累。以致累死。

     鲁迅放弃了同时代同条件的人所能拥有的许多,富贵名利;但他坚持,他绝不放弃对丑恶的鞭打和对良知的坚守。追求物欲无止境,一味妥协无底线,无根浮萍随水漂,断线风筝任风摇,鲁迅不同于同时代甚至他以后近百年来的任何一个所谓名人,他智慧的拒绝了飘摇,他是最有原则最有信念的,因此他幸福。

 

1,428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