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云天,黄叶地

碧云天,黄叶地

 

碧云天,黄叶地

齐眉

    对于范仲淹,记忆最多的就该属他的《岳阳楼记》中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句耳熟能详的话语吧。前段时间叔叔带我去看了所谓的范家大院(罗江的一个景点,据说是范仲淹后人所居之处。天晓得是否杜撰而出),感觉淡淡。没有想象中的侯门似海,也没有书中所写的庭院深深,就是一个简单的川西农家四合院。门口惨淡挂着两块牌子,遗憾的是我居然想不起上面写的是什么,依稀所能记得的唯有门前新修广场旁边那半塘未开的莲而已。

    周末无聊想起了那句“将军白发征夫泪”,翻墙倒柜却遍寻不着范仲淹的集子。一时兴起就给钢筋打电话,问他是否还记得范仲淹的《渔家傲秋思》,他半梦半醒之间说给我找找。良久,他才说家里只有本简装唐诗。自己辗转反侧半天,才断续想起那阙曾被老师在课堂上讲解得无比凄淡的边塞之作。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泪。

 在和叔叔聊天时说起了王实甫《西厢记长亭送别》中的句子,“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听到前面两句,让我想起了范仲淹的另一阕词《苏幕遮》。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虽然都写的是乡愁,可是曲风却截然不同。一个悲壮一个婉约;一个是英雄无名将军白发,一个是异客他乡儿女情长。站在那所谓的范家大院广场前,仰望着范仲淹的塑像,很难想象一个曾被西夏人称为“腹中有数甲兵”的龙图阁直学士居然也有这样的儿女心怀,也会有“酒未到,先成泪”的时候。

    无论他是铁面宰相还是清高文人,不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不会变的总是那心底浅淡的乡愁。“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只要离开了故乡,无论何情何景,总会拨动心底那根思念的弦,“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地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在白霜满地的夜里,也会时不时想起门前倚窗的那株寒梅,想它着花末?“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1,665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