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言万众生 恶语四人死

 

 

良言万众生  恶语四人死

 

 蒋吉华

 

      常言道:“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可见,在社会交往中,语言——“说话”就显得十分的重要。会说话的人,可以把快要死的人“说活”。反之,不会“说话”的人,把话一说出去,就像射出的箭,一发不可收拾,听话的人就会怒发冲冠,暴跳如雷,甚至置对方于死地。这两方面的例子,从古到今都有。

                                    入情入理化干戈

       有这样一个历史故事:

       西楚霸王项羽是个杀星,每攻占一城都要将全城百姓屠杀尽。

       魏相彭越联汉抗楚,连夺楚国十七城,恼得项羽眼冒金星,亲率大军围攻彭越占据的外黄城。彭越难支,半夜逃走,外黄城开门投降。

      项羽入城后,首先下了一道命令,城里凡15岁以上男子集结城东,准备全部活埋。号令一出,全城呼天号地,悲痛欲绝。

       这时,一个年仅13岁的儿童,长得面白唇红,眉清目秀,竟去楚营求见项王。

       项羽听说小儿求见,倒也惊异,问他:“看你小小年纪,也敢来见我?有何事?快快说来!”

       小儿说:“大王是人民的父母? 小儿就是大王的赤子,儿子见父母,有什么不敢呢。”

      项羽本来爱听夸奖,儿童开口就能动人,喜欢得项羽了不得,忙问他有什么意见。儿童从从容容,不慌不忙地说:“外黄百姓,久仰大王恩德,只因彭越突然攻来,无奈暂时投降,但仍然整天盼望大王来救。今天大王驾临,赶去了彭越,百姓感恩戴德。但大王宫中有一种谣言,说要把1 5 岁以上的男子统统活埋。我认为大王德同尧舜,威过汤武,不会这样做的。况且屠杀后,对大王有害无益。所以请大王颁布明令,稳定人心。”

      项羽听了,觉得入情入理,但又威胁说:“如果我坑死人民,即使无益,也不见得有害。你要能说出有害的理由,我就下令安民; 要说不出,连你也要活埋。”儿童听到威吓,并不慌张,反而严肃地说:“彭越守城,部兵特多,听说大王来攻,怕百姓作内应才紧闭城门,他见人心不向他,才夜里逃走。如果百姓甘心助逆,同心坚守,大王恐怕最少也得十天半月才能入城,今天彭越一走,百姓立即开城迎驾,可见人民拥戴大王。如果大王不察民情,反要坑死丁壮,外黄以东还有十几城,倘若那些百姓听到这些‘谣言’,还有谁敢迎降呢? 降也死,不降也死,抗拒倒还有一线希望。况且,彭越还可能向汉求援兵来攻,大王岂不是处处受敌吗,就算是处处打胜,也得把心力费尽。照此看来,这就叫有害无益。”

      当时的项羽本来就和大司马曹无伤约定好了半月回去,此时已过了几天,如果前面十几城遇阻,就会耽误时间坏了大事。于是,他反复考虑利弊后,终于答应了儿童的要求,还取了几两银子送给儿童。

      由此可见,“说话”是何等的重要啊。一个小孩竟能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杀人不眨眼的西楚霸王,挽救了黄城几十万人的生命,我们不能不佩服这个小孩的胆量,但我们更佩服的是他那一番“说话”——入情入理的分析。

      然而,在现实社会生活中,也有因不会“说话”而惹来杀身之祸的例子:

                                恶语伤人惹大祸

      中江县高店乡五松村10社,有一名叫宋琼霞的女子,于1998年与同乡的覃天户谈恋爱。现在的年青人谈恋爱,他(她)们马上就会回忆起在电视上、电影里看到的那些躲藏在小树林里所发生过的事情,其思想很快就会像玫瑰花一样盛开。据覃天户说:在与宋琼霞谈恋爱的两年里,起初我和她在天黑时一起到马路上肩并肩、手拉手地转耍,当看见有人时就把手放进各自的裤包并拉开距离散步。过了几个月,我就带她去永安镇、龙台镇和中江县城赶场玩耍。有时候在朦胧的月夜里,我和她还在一米多高的玉米地和山坡上的树林里谈情说爱,相互亲嘴拥抱,玩得只有那么安逸。

2     000年,覃天户为了多挣点钱就外出打工。在覃天户离开家乡几个月后,宋琼霞却与另一名叫黄中丙的小伙子又谈起了恋爱,不久就结了婚。

       2004年6月23日下午3时,覃天户去高店乡五松村10社找到宋琼霞,再次倾述自己失恋的痛苦,不仅没有得到一点安慰,反而遭到宋琼霞的挖苦讽刺:你覃天户一点本事都没有,屁钱都挣不到,家里穷得舔灰,世上哪有你这样笨的男人,我要是你的话,我就从地缝钻下去,你还有脸来找我,我八辈子都不愿看见你,给我滚远些!

这俩人舌战几番后,覃天户感到失去了男人的尊严,心中怒火熊熊燃烧,于是产生了杀人的念头。

                              买刀夜袭杀三人

       覃天户怀着十分愤怒的心情离开宋琼霞后,当天下午,他就乘客运汽车赶到龙台场镇购买了一把杀猪尖刀,并在街上买了卤肉和一瓶白酒乘车返回到宋琼霞家附近的山林里,等到天快黒时,吃完卤肉、喝完白酒,用一件衣服裹着杀猪刀,昏昏沉沉走到高店乡五松村10社宋琼霞婆家门外。屋内,宋琼霞与老公黄中丙及其母亲吴理贞正在家中吃晚饭,突然听见猛烈的敲门声,黄中丙起身走去把门打开,覃天户一个剑步跨过门槛闯入室内,举起杀猪刀分别朝着黄中丙、宋琼霞、吴理贞猛砍、猛刺几刀后,迅速逃离了现场。

      黄中丙、宋琼霞、吴理贞遭到突然袭击立刻倒在地上,身上鲜血直流,挣扎着爬向屋外呼喊救命。很快,邻居们就聚集到出事现场,结果黄中丙、宋琼霞当场死亡,吴理贞被送到永安镇卫生院抢救无效,于次日凌晨4时15分死亡。后经法医尸检发现,3人的颈部、胸部、手臂、腹部等多处受锐器伤,均系失血休克死亡。

                                逃躲被擒判死刑

       2004年6月23日晚上9时30分,笔者(时任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接到报案电话,立即带队冒雨前往高店乡出事地点作出安排:一、高店乡党委书记组织人员护送伤者吴理贞到医院抢救。二、成立专案组,由公安局长任组长,组织干警追捕逃犯覃天户。三、民政局长安排殡仪馆派车把当场死亡的两俱尸体运到殡仪馆。四、高店乡党委书记安排力量守护死者黄中丙家中的财产(家里无人了)。

      中江县公安局专案组在德阳市公安局的指导和给予警力支持下,分兵6路连夜开展现场访问、围追堵截、搜捕、现场勘查等工作。

      当侦查人员牵着警犬让其在事发现场嗅闻尸体后,指令一发,警犬就一直朝农家院子外沿着泥路低头一边嗅闻一边前进。因雨越下越大,行进到一公里左右时,警犬停步不走了,并沿地绕圈汪汪大叫,可能是雨水把逃犯留下的蛛丝马迹给破坏了吧。

       虽然警犬不知所措了,但是,各小分队仍然连夜冒雨追寻。德阳、中江警方上下一心,调集交通警察、巡逻警察和武装警察,多警协作,四面出击,广布天罗地网,在高店——中江——德阳——绵阳——成都等公路交通要道和车站设卡堵截。经过连续奋战,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梁恒涛、周阳及中江县公安局的王强等干警,在广汉市刑警大队的协助下,终于在24日下午3时,将躲藏在广汉市桃园路一出租房内的覃天户生擒。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覃天户最终受到了法律的惩罚,被判处了死刑。

 

 

1,620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