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英雄

一个英雄

 

 

 

一个英雄

  陈伯华

 

太阳

血珠子凝成的太阳

滴溜溜的转动在黑暗之上

我站在荒野里

拄着一柄断掉的枪

枪管还有余温

残存着搏杀后的激情

我撕开喉咙大哭

却发出野兽的怪叫

风起时

我直视冥河的方向

那奔腾的血色黄昏

双足沉滞

胸腔轰鸣

发出敲打铁器的声音

也许一万年

我被铸成铁锈斑驳的英雄

竖立在文化广场

目视红男绿女的歌唱

目视血滴子似的太阳无数次升起落下

1,815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