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奇遇(3)

城市奇遇(3)

 

 

城市奇遇

竹间

盛花生晓得,自己终有一天会将炒花生卖完,家里再没有花生可以供他卖了。他如果要继续卖花生就得从市场中去买花生炒了再拿出去卖。盛花生十分不愿意:一则卖花生利润薄,也太麻烦;二则都是些老太婆和老太爷儿们的营生。盛花生是一个小伙子,肌肉发达,体格健壮,甩在冰河中也会冒一串烟儿的国防身体,怎么与这些老太太和老爷子们长期混挤在一起做生意?

盛花生这天将炒花生彻底卖完了,便顺街来到市中心的一家电脑城。一位老板谈妥了一桩生意,正要人帮着将电脑送走。老板是一位比盛花生长几岁的年轻老板。他一眼看见盛花生路过,便叫着帮搬运电脑。盛花生二话没有说,就推起老板放在那儿的三轮自行车。这车是自行车多加了一个轮子那种改装的三轮车自行车,老板用自行车改装三轮车就免了诸如交税办牌照等许多麻烦事。盛花生开始骑上车上还不自在,不多久就自如了,在技术人员指挥下给买主运送电脑。

盛花生骑车将电脑搬运到这家小区里时,一听说还得将所有的设备搬上六层楼时便面有难色。安装电脑的技工只是提着键盘往楼上去了,盛花生自言自语地说,刚才可是没有说要上六楼呀!主人见盛花生有畏难情绪,便说道:“你往上搬吧,不会亏待你的。”

盛花生看见这位女主人面善,相信她不会蒙自己。他试了试轻重,觉得这台主机就根灯草似的。盛花生晓得,电脑是精贵之物,得一件一件地往上搬。盛花生连续爬了几个来回,才将所有的电脑及其配件和电脑桌搬上了六楼。

安装电脑的技工在六楼上不断地指手划脚,吆喝着他这个苦力,盛花生心中虽然对技工很有些不满,但盛花生晓得知道自己下贱,是卖苦力的,跟他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就得听别人吆喝。盛花生只恨技工真不够意思,刚才上楼时竟然也该顺带个纸箱子上来,弄得自己来回跑了好几趟才全部搬上六楼。

女主人倒是没有失言,刚才说的话也给盛花生兑现了。她顺手就给盛花生拿了五元人民币。盛花生有些迷惑不解,这么点活儿就给了他五元钱呀?这是盛花生卖一天的炒花生的纯利润也就十多元钱,心里对女主人充满了感激。

盛花生刚要下楼来骑自行三轮车回到电脑城老板那儿去交差,那位技工好像忽然想起了啥事。他又对女主人说:“我得先回去,忘了一张软件光盘了。”

盛花生一路骑着三轮车往前走,技工慢条斯理地跟在盛花生的后面,当然不是盛花生的跟班,倒像是监督他别把那辆自行三轮车拐跑了。盛花生自然不晓得有人故意在监视他,还认为这位好心的技工害怕他走错街道回不了电脑城。盛花生心中对技工也充满了感激。盛花生竟然蹬得轻快起来,这运气和奇遇是去年腊月三十晚上把脚洗得干净才能这么走运。不然,盛花生刚卖完花生又奇遇上电脑城搬运的美差,就跟早就签约好了似的。

盛花生在不知不觉的被人监督下一路来到电脑城。盛花生感到奇怪的是,技工并没有忘拿什么要紧的软件,只是跟电脑城老板逗了一下耳朵,便又匆匆忙忙骑着自行车走了。盛花生顿时明白过来,这位技工是监视自己别把自行三轮车拐走了。盛花生想到这一层,顿时怒发冲冠。真是岂有此理,盛花生就是饿死也不会做那些盗鸡窃狗之事,咱们是穷得志气,饿得新鲜!

老板并不在乎盛花生此时的情绪,正在电脑上玩机器人“英雄救美”。盛花生看见电脑屏幕上那个女郎机器人,感觉得就跟真人一样,没有丁点机器人的影子,他顿时又想入非非,要是这些机器人哪天真的在酒吧当上服务员,不知会吸引多少人去喝酒呀!老板这时顺手摸出伍元钱递给了盛花生。盛花生刚才满腔怒火燃烧的情绪顿时灰飞烟灭了。盛花生万万没有想到,这送货两头都可以拿足力钱嘞!好不安逸,这一趟就尽落十元钱,要是每天跑四五趟那是啥子收入?盛花生再抬起头来,几乎觉得电脑城这位比自己大好几岁的老板就是他的再生父母。盛花生忽然发现,电脑城这位老板竟然这样和蔼可亲,简直是个善人伯伯嘞!盛花生忽然就勇敢起来,说:“老板,我长期在你铺子上当搬运工吧!”

老板抬起头来看着他问:“你?你有身份证吗?”

“有,有嘞!”盛花生忙从内衣口袋中摸出自己的身份证来,虔诚地用双手递了过去。电脑城老板接过盛花生的身份证一看,嘴里不由自主地念道:“盛三飞。你不是说你叫盛花生吗?”

盛花生急不可待地告诉老板:“那是龟儿子老魏给我改的绰号。”

1,344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