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奇遇(4)

城市奇遇(4)

 

 

 

城市奇遇

竹间

盛花生自从在电脑城找到了一个搬运电脑的“固定的工作”,每天都能挣上几十元现钞票,精神面貌也发生了显著变化,心中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新希望,走起路来再也不是先前那种萎靡不振的状态了。盛花生原来没有出门打工,总觉得很可怜而又充满了自卑。盛花生没有挣到钞票,连小芹家的门也不敢上,怕小芹的父母拒绝他求婚,更怕从此失去了心爱的小芹姑娘。

盛花生现在有了一个十分明确的奋斗目标,那就是,拼命地挣钱。盛花生只要有了钱,他从成都回到家去,就会腿直直往小芹家中跨去,他要向小芹的父母求亲,他盛花生这一生就只跟小芹好。

盛花生抱着这样的理想,苦干实干加巧干,积蓄开始多了起来。这天,又是一个女顾客买电脑,他看见这位女人也是可以让自己赚钱的角儿。盛花生现在已经对搬运工的活儿摸出了一些门道来了。电脑城老板在卖电脑时替他收了搬运费,盛花生站立在一边却旁若无人,也一言不发。老板收了钱,叫他送货时,盛花生殷勤地替顾主往自行三轮车上搬,自然也一声不吭。盛花生直到将电脑拉到了女主人所在的小区,看着那一栋栋高楼,心里就喜不自禁。因为,他又可以跟女主人讨价还价了。

技工又背着工具包先上楼去了,盛花生却在楼下故意拖延时间,女主人说:“请帮我搬到五楼吧!”

盛花生故意大惊失色地惊呼:“五楼呀,那么高。你得给我补点汗水钱哟!”

女主人说:“你这人怎么会这样?你的运费我不是给了电脑城老板了吗?”

盛花生不紧不慢地说:“是说好的呀,我已经送到了,你怕花这个小钱就自己往楼上搬一搬嘛,这可是苦力活呀!你也同情同情我们这些卖臭苦力的人吧!”

女主人穿一身靓丽的衣裙,虽然这是初夏,但那裙子早就在盛花生的眼前飘荡起来了。盛花生料定她不是搬东西的角儿,今天这五块钱汗水钱可是拿定了。两人在楼下对峙起来,这简直是意志和毅力的较量。最终,女主人说:“算了,算了,先搬上去再说吧!”

盛花生还不放心地加了一句,说:“先说断,后不乱呀!”

“搬吧,搬吧!”女主人好像有些不耐烦了。

女主人再没有跟盛花生争什么,只催促盛花生往楼上搬。盛花生有的是力气,上下来回几趟,跟跑大马路似的将所有电脑主机、银屏、打印机、电流稳压器等机件全部搬上了五楼。

女主人可能是觉得不该付两份足力钱给盛花生,很不愿意付这五元冤枉钱,就故意将盛花生凉在那儿,只管忙自己的事去了。盛花生在屋子里站了许久,见那女人竟然像乐山的大佛——稳起。他就有些火了。盛花生几次想开口问,但又忍住了,觉得这样子问她要钱有些不好,她自觉地给才拿得理直气壮。但是,盛花生等了好长一段时间,那女主人居然没有给他一分钱。盛花生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便拦住女主人问:“你给我工钱,我要走了。”

女主人耍赖说:“工钱你回去向你们老板要嘛!”

“你咋说话不算话?”盛花生气得咬牙切齿。

女主人说:“我怎么说话不算话呀?你不是看见我都付给了你们老板吗?”

盛花生看见女主人果真说话不算话,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但是,盛花生在别人的屋子里,也拿她没有办法。况且,那些机电设备全都搬了上来,总不能又将东西搬下去吧!盛花生也想到耍赖,直到将足力钱收到手才肯善罢甘休。盛花生看见摆在屋子里那套干净漂亮的沙发,眼睛忽然一亮,心想,要耍赖咱们都耍赖吧!盛花生一屁股就坐了下来,并摆出一副悠然自得的状态说:“不给也可以,我今中午就在这里吃顿饭也赚够本了。”

女主人看了盛花生一眼,又对那位技术人员说:“你看你们公司,怎么顾了这样一个员工?简直太不像话了,运费要收两次,这是哪门子道理嘛?”

盛花生毫不示弱地说:“你们这些有钱人才吝啬得很,尽跟我们这些下苦力的人过不去,真是为富不仁!”

盛花生几乎搜肠刮肚地将读初中时学的一些词语找了出来跟这位富姐儿打嘴仗。女主人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打工仔竟然这样“有文化”,盛花生今天赖着不走,真的是拿他没有办法。她暗自叹了一口气,自己跟自己在心里解释说,全当扶贫吧!她拿出钱包,却没有找到零钱,只得将钱包中那最小的一张钱取出来,很不服气地甩在沙发前的地板上。盛花生喜不自禁地急忙捡起来,一路轻快地走下了楼梯,推着自行三轮车走上大街,才情不自禁地暗自吹起口哨来。

1,984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