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鹅人李疤拉(中篇小说)

 养鹅人李疤拉(中篇小说) 中篇小说:         养鹅人李疤拉 李富燕   李有财绰号叫李疤拉,这绰号是和一段特殊历史分不开的。他的“疤拉”也因这段历史而光荣辉煌过。丑脸的疤拉有古怪的脾性:抗美援朝功臣、失败离奇的婚恋、因恋老鹅而丧命。人们却想窥视这不堪回首往事……   李疤拉如此殊荣却与他养的那群鹅分不开。李疤拉这几年一直都养着他的那八只鹅,一只公鹅七只母鹅。公鹅是一只白中带黑的头大脖子粗,身体胖壮的大鹅,叫太子。其余为清一色的白毛母鹅,分别叫“太子妃”“公主”,“格格”,“小公主”,“小仙女”,整整一院皇室大家族呢。李疤拉像一个忠诚奴仆,精

阅读全文 258 °

二花和她的儿子

二花和她的儿子 中篇小说: (《西南军事文学》2013、6期)·竹间· 二花和她的儿子 九 “噼呖啪啦”的鞭炮声在张林喜新修的楼房前爆响了,整整地响了个把钟头。 正在吃晌午饭的二花立刻放下饭碗,两手铁钳般地挟着脑壳,仿佛害怕她的脑瓜也像张家楼房前引燃的鞭炮被炸开。等鞭炮声响过之后,二花愣了许久,才把大女儿叫出来,说道:“给你大哥写信!” 女儿急忙找出信笺纸,等待母亲发话。 “写上,妈叫你拿钱回来修楼房。”女儿停住了笔,抬起头来,奇怪地望着母亲。二花心里好烦,凶道:“看啥子

阅读全文 707 °

二花和她的儿子

二花和她的儿子 中篇小说:(《西南军事文学》2013、6期)·竹间· 二花和她的儿子 五 得到领津贴的消息,刘一第一个来到了司务处,像饿得太久的饥童,眼巴巴地望着即将到嘴的食物。当刘一领到那张十元钞票,他的心尖尖都在打抖。他小心翼翼地将那张“大团结”塞进内衣的口袋里,便快步往城里走去。一路走得风快,当他路过一所小学校,脚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他的眼睛里顿时闪射出异样的光来,那个扎羊角辫儿的小学生多像他的妹妹呀…… 那是参军的前一天,刘一正从外面进来,便听到了小妹妹正在问母亲。 “妈,这鸡也杀么?”

阅读全文 1,211 °

二花和她的儿子

二花和她的儿子 中篇小说:(《西南军事文学》2013、6期)·竹间· 二花和她的儿子 一 东方渐渐地发白,S县火车站仍然沉浸在灰暗的夜雾之中。车站站台外的场坝里,站满了送行的人们。一列货车经过站台,长长的气笛声划破了黎明的寂静。黑夜被惊退了,两根锃亮的铁轨在人们眼前渐渐地清晰起来了…… 远处,一队新兵踏着“一二一!一二一!”的口令声跑步进入了火车站。站台上那些送行的人们像是相约好似的朝新兵们围了过来。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 喊口令的是接兵部队的郝指导员。他朝队列前跨了两步,继续说道:“同

阅读全文 898 °

Back to Top